浙江在线 — 临海支站
新闻热线:0576-85111333 新闻投稿
 微博频道:新华微博 人民微博 新浪微博 浙江微博 腾讯微博
  站内新闻检索
google
 您的位置:临海新闻网>> 百姓生活>> 感悟生活
字号:    [打印]

花都开好了

作者:郁 燎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03月17日 00:22:20 

(一)
    春暖花开,春光正好。
    倪郝家破产了,曾经属于她的一切都在一夜之间失去。父母、男友、朋友、房子、车子……
    她的名字承袭了父母的姓,他们说,倪郝听起来就像“你好”,每当别人叫你的名字,都像在和你问候一样,多好玩。
    他们说,你是我们的宝贝,我们辛苦就是为了给你更多的爱,更好的生活。
    结果他们食言了,他们在她成长的过程中,给得最多是钱,而不是爱和陪伴。进去之前母亲对着她泪如雨下说:囡囡,爸妈对不起你,不过放心,小曲会照顾你的。
    或许是母亲对自己的自我安慰吧,她这样的一个生意场上风里来浪离去的人,怎么会看不通透这个世界的虚伪。
    小曲是倪郝的男友,他曾是一个多么体贴入微的人啊,朋友们都笑他是“二十四孝好男友”。很多时候,她话都不用说,他就知道她要什么,想干什么。好多次,她心想他一定就是她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否则怎么就这么心灵相通。
    但是,这几天他的闪躲和不耐烦让不谙世事的她瞬间明白了。她从来都不是他爱的那个人,他把她当上司伺候着,琢磨着,这样仔细地研究过她,才能如此投其所好,以至于让她有这样的错觉。
    他说,他会把她捧在手心呵护一辈子。这句话,随着他的变脸,成为最讽刺的一件事。
    望着自己一个又一个的家,被法院贴上封条,一辆又一辆车,被开走……所有的繁华均已落幕。所有爱她的人,都已离去。
    朋友来过几个,零零散散给了点钱。真的是只有一点哦,这些钱连他们平时聚会时喝的一瓶酒的价格都不到。他们说,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的钱老爸控得很严。
    倪郝说谢谢,不用了。她让自己忽略她们身上新款的某件衣服,限量的某个包。她问自己,如果他们破产了,自己会不会慷慨解囊?
    或许也不会吧,这个圈子都是酒肉朋友。谁不在,大家就聚在一起嘲笑谁。谁家父母生意亏空了,大家就把那个人慢慢挤出这个圈子,觉得晦气。这种势利,她也不是不懂,更何况她家不是生意亏空,而是家产被封,父母被抓的最惨痛的境地。

(二)
    唯一真心实意来迎接她的,是父亲多年前的司机。
    张叔来找她,说没地方住,就先住我家吧。张婶给她做了这些天最好吃的一顿饭,小张哥也回来了,像个大哥哥一样安慰她。
    睡在张叔家客房里那张小床上,干净的味道,这是她这些天睡得最舒服,最温暖的地方。舒服得她想哭,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也不知自己哭了多久,想去卫生间洗把脸。
    她听到客厅里,小张哥和父母的争吵。
    “我不可能让你娶她,她是谁?倪大小姐,你小时候也知道她的脾气,谁都没放在眼里过。”张婶说。
    “经过这次,她会改的,你相信她,郝郝内心是善良的。”是小张哥的声音,她楞了一下,嫁给他,她想都没想过啊。
    “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她,但是她不行。倪总对我们家有恩,我们收留她,直到她出嫁都没关系,但是你娶她不行,倪郝是从小被惯坏的孩子。”张叔说。
    “对,家务活一概不会,估计连口碗都没洗过吧。从小学习差,说是海龟,其实大学都没毕业吧,这么大只知道花钱,不知道工作,她不是媳妇的人选。”张婶的一句话,直戳她心里。是啊,社会上所说的纨绔富二代,大抵就是她这样的。
    “妈,从小到大,我就喜欢过这么一个人……“小张哥继续哀求。
    倪郝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躺下,小张哥,她对他的印象有点模糊了,那时候张叔还在他家当司机,她只记得他儿子念书很棒,老爸偶尔看着她的成绩会“恨铁不成钢“地说一句:你看人家老张的儿子。
    也忘了是哪一年的暑假,老爸让小张哥给她补习过一阵子。她不喜欢他那种小大人式的稳重,总要恶作剧。无论她怎么闹,他总是笑笑,很没劲。后来,她干脆和朋友们出去玩了,让他在她家空等了几天。张叔辞职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们一家子,时隔多年再见面,给了她这些天来唯一的友好和温暖,她很感动。只是一个说要娶她,另外两个不让娶,谁来问过她要不要嫁。是不是她落魄了,她的意见就不重要了。想想真委屈,捂着被子哭到天亮。
    洗把冷水脸,她堆起满脸笑容地和他们一家三口吃饭。张婶做的菜真好吃,比她妈妈强多了。倪郝看着小张哥西装革履地坐着,温柔地看着她,还是印象中老实持重的样子。她第一次打量这个童年和少年时期偶尔会出现的哥哥,嗯,不帅,和前男友小曲比起来,确实稳重有余而俊朗不足。
    如果是以前,她对他的心意估计会不屑一顾,甚至会在朋友面前嘲笑一番。但是,现在他们一家子是她这些天内,唯一的温暖和色彩。
    吃完饭,小张哥去上班,她去门口送他。他问:“郝郝,你晚上想吃什么……”
    “嗯,我最爱吃新鲜的荠菜水饺。”倪郝尽量笑得很灿烂,谢谢你小张哥!她想,谢谢你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爱着我。
    张叔去上班了,张婶也跟出去,对她说:“婶出去一下,易彬打电话说自己特别想吃荠菜水饺,我赶紧去买一把新鲜的,这种小野菜很畅销,晚点就没咯。
    啊!原来小张哥叫张易彬,挺书卷气的,人如其名。
    再见,张叔张婶,还有小张哥。

(三)
    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
    倪郝看着那个号码拨了一遍又一遍,不用接她也能猜出应该是小张哥。算算时间,也该是张婶回家看到她的留言了。谢谢他们,真的谢谢。
    打了整整38遍才消停。她木木地盯着手机屏幕,身无分文,也不知该何去何从。
    忽然,又一个电话进来,倪郝一看,是“奢侈品保养中心”。
    “倪小姐,你半年前送了两个包到我店里做保养,我们催了几次,都没来拿。是否需要我们店员送到府上?”
    哦!倪郝依稀仿佛想起来,当初包包弄脏了,就拿去清洗保养,反正有新包了,一直也懒得去拿。
    看着手里两个大牌包,想想当初的生活,也不过是镜花水月过眼云烟。她所有的奢侈品都被封了,这两个包也算是漏网之鱼了。看着店员戴着白手套在精心包装,倪郝瞥见柜台上一个牌子:高价收购奢侈品。
    “这包你们能收购吗?”
    “能啊!”店员喜出望外,这其中一个还是市面上稀罕的限量版,很少见的。
    “能卖多少?”
    很快店长出来,亲自给了个数字,倪郝没还价,只要求现金。
    趁着店长去取钱,倪郝坐在店里打量着一室的奢侈品,其中三分之一,她都买过,果然如张婶所说,她除了买买买,一无所长。
    一个女孩捧着一束花进来,手脚麻利地换了茶几和柜台上的鲜花,临走时,和店员们打招呼:“不好意思,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店里供鲜花了。”
    “啊!为什么?我们店的鲜花,一直是你在换的啊。”店员很遗憾。
    “我要当妈妈了,我老公就让我在家休养,开花店太辛苦了。”女孩笑得满脸幸福。
    “恭喜你啦,不过也确实辛苦,附近好多商家都点名要你负责店里的鲜花设计。有人接手店吗?”
    “还没呢?不过我不担心,这个店我也是花了不少心血,客户也很稳定,很容易接手的。”
    “盘下你的店,要多少钱?”倪郝忽然出声问。花艺嘛,当年无聊,也有跟着名师学过一阵子,放到社会上,也算是一门手艺了吧。
    和女孩讨价还价了一番,正好店长回来,举着黑袋子说,倪小姐,你的钱取来了。
    倪郝指着那个女孩:给她吧,正好这个数!

(四)
    倪郝从小货车上跳了下来,手脚麻利地卸货,抱着成捆成捆的白玫瑰冲进酒店,嘴巴喊着:让一让,让一让……
    “小倪子,你再不来,我们要退货了。”说话的是一家花艺公司的店员。
    “你们这回要得太多了,我们全家都下花田都来不及摘。谁啊,这么壕,婚礼布置要那么多鲜花……”话音未落,她就看到新郎新娘的照片了。哟,新郎不就是那个说要把自己捧在手心一辈子的前男友小曲吗?新娘也很眼熟,不就是自己曾经纨绔帮的“好闺蜜”吗!
    背景台上有婚礼主题,亮瞎人眼的施华洛世奇水晶拼凑了几个字“捧在手心的爱”。恶!倪郝翻了个白眼,还能更没创意些吗,台词都不知道换换。
    “小倪子,要不要帮忙?我们老板说了,说到花艺,她认识的人里,你最强,可惜你受骗后,甘愿当个花农,也不当花艺师了。”
    本想走的倪郝,忽然就转过身来,大眼睛闪着狡黠的精光:好吧,好久没练手了,婚礼台上的主花我来帮你们布置。
    好歹小曲同志当她男友也有一年半,某些小小的弱点,她还是知道的。布置好婚礼台上的主花束,她潇洒地转身离去,上了小货车,还是止不住笑意。啊!晚上喷嚏不断,流着鼻涕的新郎该有多帅啊,她完全可以想像。哈哈哈……
    春暖花开,对他们花农来说,是最好的季节啊。
    那天,盘下那女孩的花店,本以为有了落脚的地方,也有了吃饭的饭碗,她不再是张婶口中什么都不会,只会买买买的刁蛮大小姐。
    不过终究是她对这个社会认识不清。老天留给她两个包,本是最后的恩赐,结果她那两个包换来一家店,在一个月后,就倒了。是真的倒了,房子拆了。那个女孩不是因为怀孕,而是知道这个地方即将被拆,另谋出路去了。临走,还吭了她最后一笔钱。
    倪郝经营了一个多月,每次都去城外老夫妇的花田里拿货。花店被拆了,她没能还上老夫妇的花钱,内疚地去道歉。老夫妇心疼这个小姑娘,留她在家里,就再也没有离开。
    几个月间,她从大小姐到无家可归的小可怜,到花店老板,最后成为一个花农。
    在田间地头,倪郝慢慢找回了人生的意义。她陪伴老夫妇,承欢膝下,帮他们种更好的花,扩展种植规模,慢慢成了一名优秀的花农。
    三年间,那个皮肤白皙,眼角眉梢略跋扈的富家千金,成为一个做得一手好农活的乡下黑妞。
    但她觉得快乐!
    回家路过菜场,许是那天窗外吹来的春风特别缠绵,她忽然特别想吃荠菜水饺,鬼使神差地停了车。
    走遍整个菜场,发现还有一摊还有荠菜卖。老板说,小姑娘,你运气好,这个时间也就我这里还有野荠菜了。有个客人每周都要买,让我给他留着,今天留得多了一些,正好分你一半。
    “哎呦,这位顾客有品位,有机会认识一下,和我一样爱荠菜哦。”倪郝笑着给了老板钱,打个招呼准备走,忽然有人轻轻扯住她,蓦然一回首,看到一张记忆中温柔的脸。
    “听说你想认识我一下!其实我以前不爱吃荠菜的,但我一直寻找的那位姑娘,她很爱。”(THE END)


 相关新闻:
 
  临海新闻
· 2017年3月17日临海图片新闻
· 市十六届政府召开第一次常务会议
· 全市安全生产工作会议昨召开
· 永丰镇:以项目撬动建设 借特色助推发展
· 我市将加大交通乱象整治力度
  国内新闻
·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京闭幕
· 总理记者会10大妙喻
· 最完整!25个关键词速读总理记者会
· 聚焦丨100个问题,全是精华!15场部长...
· 【专家谈】民法总则:一部开启一个时...
  国际新闻
· 瑞士联邦主席多丽丝·洛伊特哈德:中瑞...
· 应势而为 勇于担当 世界经济论坛年会...
· “我永远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 瑞士期待聆听“中国声音”
· 德国安联集团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将...
  本网快照
2013年9月2日本网...
2013年8月2日本网...
2013年7月17日本网...
2013年7月3日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