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临海支站
新闻热线:0576-85111333 新闻投稿
 微博频道:新华微博 人民微博 新浪微博 浙江微博 腾讯微博
  站内新闻检索
google
 您的位置: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最是难忘,此生烟雨江南情

——92岁伉俪傅克钧和项玉青的人生故事

作者:  来源:   时间:2017年04月27日 00:12:00 

    编者按:一本珍藏近70年的民国书画册页原作,引出了两位92岁老人一生的沉沉浮浮。在这些飘渺不定的历史尘埃里,有着可歌可泣的爱情、相濡以沫的亲情、天真烂漫的师生情,以及萦绕心头的故乡情。现在,就让我们一起走近傅克钧和项玉青两位老人,细细体味他们的百年人生故事。

    3月23日,当市博物馆新老馆长陈引奭、郑文斌,以及工作人员朱波趁着夜幕,急急赶到上海时,时针已近晚上7时。
    与两位老人联系好,在推开门的一刹那,只见傅克钧老先生拄着拐杖,一步步移到门口,“你们来了,终于来了”,脸上满是欣喜和笑容。
    屋内的沙发上,项玉青老人端端正正地坐着,安安静静的。在看到我们进门之后,她缓缓地站起身,从茶座上拿出一盒盒的糖果点心,握满拳心,硬是一个个地往我们手上塞。分了糖果之后,又拿出橙子,还是一个个地放在我们手心,这种老祖母般的贴心和热情,瞬间让我们从陌生到相熟,内心充塞暖暖的爱意。
    “我们一直坐在家里等,连午睡都没有睡。”项玉青老人轻轻地说着。这样轻轻柔柔地话语,从一位92岁的老人家口中淌出,又让我们分外地愧疚,竟然有点责怪起自己,怎么不早点来?如果路上不堵车该有多好啊!
    随后,傅克钧老先生从卧室里拿出了那本珍藏近70年的画册折页,郑重地交到博物馆馆长陈引奭手中。接下来,翻看画册、填写移交单、签订捐赠书,一项项手续按部就班,圆满地完成了书画册页原作的捐赠流程。陈引奭说,两位老人家捐赠的《冰清玉润》册页,填补了我市博物馆馆藏近现代多位书画名家作品的空白,其价值不可估量。

有客自台湾,聊以画册作纪念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本书画册页呢?它的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何以让老人家珍藏近70年,视为最珍贵的宝贝;又因什么样的原因,老人家要将它最终捐赠出来?
    这本册页是1949年,项玉青从杭州国立艺专毕业时,请时年86岁的黄宾虹、时任艺专校长的潘天寿、国画系主任吴茀之,以及郑午昌、汪勋予、潘韵、邓白、诸乐三等人亲笔画作的纪念册,内容涵盖山水、景物、花鸟等题材,十分难得。
    3月24日,陈引奭一行驱车来到杭州的浙江省文物局,经省文物鉴定审核办公室副主任周刃、研究员周永良等书画鉴定专家的鉴定,这本《冰清玉润》书画册页原作,大小在26cm×23cm,其作者都是当时国画界顶尖的画家,融合8位大师的作品在一本册页上,非常珍贵,有很高的收藏意义,而且封面“冰清玉润”还是黄宾虹的题词。
    两位鉴定专家小心翼翼地翻看这本《冰清玉润》册页,一一品味其中的书画意趣,有黄宾虹的《湖舍春光》、潘天寿的《石头八鸽》、吴茀之的《兰花》、邓白的《菊花秋景》等,更有郑午昌为赠玉青同学一笑的《西瓜》,其上落款:“去年冬天,天更寒甚,有客归自台湾,以瓜见贻,剖而食之,味甚甘脆。己丑春郑午昌为玉青同学写耳,赠其行一笑。”对于这幅《西瓜》画作,项玉青老人自己笑着说:“这是郑老师开我玩笑呢!”
    关于这本书画册页的来历,当是1949年初,项玉青从台湾回到杭州国立艺专,继续最后几个月未完成的学业,于毕业前夕,邀请黄宾虹、潘天寿等国画教师为自己题画的毕业纪念册。
    这些国画界的大师,也并不是每一位学生都能跟他们要到画,他们总是乐意与自己中意,且比较优秀的学生往来。因此,当年,项玉青必定是这一届学生中的佼佼者,所以,时年86岁的黄宾虹才会在画作上落款“玉青都讲属”,而潘天寿则提笔“玉青研弟鉴可”。当时,这一批国画大师的年龄,都在50岁上下,而项玉青毕业时才24岁。由此也可看出大师们的自谦及随和。
    此后,这本书画册页,一直陪伴在项玉青老人身边,时不时拿出来学习研磨,回忆诸位师长的音容笑貌和谆谆教诲,也被当作老人自己画画的范本,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珍藏70年,乡情满怀赠故里
    而现在,老人自己都已经92岁了,思来想去,这一辈子,离开家乡也有六七十年,为报答家乡人民的养育之恩,思虑再三,最终决定将这本画册捐献给家乡临海的博物馆,希望家乡爱好绘画的青年人们,多加学习仿效其中的色调笔法,若能对他们的绘画技艺有所帮助,自然是最好。也只有将这本书画册页收藏在博物馆,才能发挥册页本身的最大价值,传之后世,与人共享。
    作出这个决定之后,傅克钧和项玉青两位老人首先想到了原来的老博物馆长郑文斌。早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建筑设计见长的傅克钧便与郑文斌有所接触,当初,现位于东湖的博物馆,便是傅克钧所在的上海建筑设计院设计建造的。而项玉青的伯父项士元先生,更是临海博物馆前身台州专区文物管理委员会的筹建委员之一。
    因着这种种的关系,傅克钧便找人联系了身在临海的郑文斌。如今,已经84岁的郑文斌也老早退休在家,闲时裱裱书画。他们之间,已经有二三十年没有联系了。
    郑文斌获悉后,便赶紧将这一情况告知了新任的博物馆馆长陈引奭。对两位老人家的故事有所知晓后,陈引奭也是心生感动,于是,就出现了开头陈引奭带队前往上海接收民国时期文物的场景。
    3月24日下午,这本书画册页便顺利入库,从而成为我市博物馆的馆藏文物。至此,这本书画册页的收藏,便告一个段落,而两位老人家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一城南北望,成就青梅竹马缘
    事后,记者多方打听,分别找寻到项玉青和傅克钧两位老人家在临海的亲属,包括项玉青的堂弟项春晖、堂外甥林克智,以及傅克钧的堂侄傅昌武等人,从中梳理出两位老人家点点滴滴的人生脉络。
    傅克钧和项玉青自幼便相识,傅克钧出生在北固山下的樱珠巷,其父傅斌庚,字梦徵,毕业于有着“将军摇篮”之称的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后回乡任教于回浦学校,与该校创始人陆翰文是知交好友。项玉青出生在巾子山下的项氏大家族,家中四代同堂,大宅院前临杨柳巷,后倚河头直街。其伯父是台州近代文物收藏的极大成者项士元先生,其父亲项士襄曾任浙江省立第六中学校(现台州中学)的校长。据传,北京“五四”运动的第一封信,就出自于项士襄之笔。遗憾的是,项玉青才2岁,父亲项士襄便英年早逝。
    傅克钧和项玉青,同在1925年3月出生,一个生于城之北,一个生于城之南,两家早有宿亲,傅克钧的小舅妈是项玉青的小姑妈。于是,亲上加亲,在他俩10岁之时,便由傅克钧的外婆和项玉青的奶奶作主订婚。
    临海城小,这两家的亲事,邻里街坊自然多有知晓,可是,项玉青文静而内向,她对此事一直很害羞,即便两人从小认识,也不似小说电视剧中描写得那般“青梅竹马”一起玩耍,哪怕是两人一起在回浦中学读书,项玉青碰到傅克钧也从不打招呼,而是赶紧避让,免得又被同学们笑话了。
    不过,傅克钧倒是个乐观外向的人,从来直来直去。对于打小有娃娃亲这事,他从来不回避,任谁问起都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事实上,他早就对这位婉约清丽的女孩心生疼惜和呵护,因为项玉青从小体弱多病,父亲又过世得早,因此,傅克钧一直就以大哥哥自居,要终生照顾保护这位娇弱的玉青妹妹。
    项玉青因为身体的原因,比傅克钧晚2年读书。因此,1947年夏,当傅克钧在天津的北洋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时,项玉青还在杭州国立艺专(现中国美术学院)读书。1947年12月15日,两人22岁,正式结婚。

风雨过尽后,人间佳话永流传
    从学校毕业后,傅克钧进入到上海空军供应总处工作,再调往南京空军总司令部工程处,1948年12月,随部队迁往台湾。当时,因国共两党战事吃紧,杭州国立艺专停课,于是,项玉青跟着去了台湾。
    1949年初,国立艺专复课,傅克钧通过私人关系,让项玉青搭乘空军的专机到上海,再转往杭州继续毕业前几个月的学习。而这本《冰清玉润》书画册页,就是项玉青从台湾回杭州毕业前夕,请艺专的老师们作画纪念的。
    谁知,世事变化太快,项玉青回到杭州后,却再也回不去台湾,傅克钧在台湾干着急,任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在那个特殊年代的特殊时期,即便是国民党高官,也有不少妻离子散的场景。
    很多随部队迁往台湾的国民党官兵,因为大陆这边的家属过不来,后来相继在台湾成立新的家庭,这也是时代所迫。而那时,傅克钧的姐姐和弟弟都已经在台湾,只留下年纪较大的父母和年幼的妹妹,以及新婚的妻子在大陆。
    因为对家人的不放心,因为要终生照顾玉青妹妹的誓言,傅克钧想回到大陆。恰好那时,国民党军队减员,傅克钧获准于1949年6月脱离空军前往舟山。
    回大陆的历程,艰难险阻,一波三折,傅克钧搭乘只有一根桅杆的小帆船,在海上颠沛流离,到了接近上海的长江口时,不想却遭遇海盗,船老大急中生智,身上披了3条被子来抵挡海盗的子弹射击,飞速逃离。海盗见船速飞快,料想船上肯定没有多余及贵重的行李,也便放弃了追击。
    1950年1月,傅克钧终于抵达上海,随后经老校友的介绍,进入上海市卫生局环境卫生处下属的清洁总队工作。1952年,由于第一个五年计划要求技术人员归队,傅克钧随即调往新成立的上海市建筑工程局,后来成立为上海市民用建筑设计院,即现在的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公司,并于1988年退休,后来一直返聘到1995年70岁,才正式离开单位,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和上海市退(离)休高级专家协会土木建筑委员会委员。
    工作期间,傅克钧曾与临海市政府多次合作,参与设计我市多条街巷道路的建设工程,并提出灵江两岸开发的建议。曾经椒江的物资大楼和石油大楼,都是傅克钧的建筑作品。
    再回过头来说项玉青。1949年毕业后,项玉青曾短暂到临海的台州师范学校教美术兼女生指导。1950年,去上海与傅克钧汇合,后进入同济医学院工作,绘制教学挂图。1952年,同济医学院迁往武汉,项玉青因武汉冬冷夏热,难以适应当地的环境,复回上海。之后,虽在傅克钧的单位有过临时工作,但终因体弱多病,从此未再参加工作,闲时于家中作画度日。
    两人婚后的生活,傅克钧一切都依着项玉青,所得工资全部上交,家里一切都交于妻子打理。虽然生活也是平平淡淡,但结婚至今70年来,两人几乎很少拌嘴,因为在家里,傅克钧都听项玉青的。即便是现在这么大年纪了,有时傅克钧上上网,时间一长,项玉青便劝他休息一下,别让身体累着。傅克钧便老老实实地离开电脑桌。
    这么多年来,虽然生活中也有很多不如意的事,但两位老人家从来都是一起面对,不管发生什么,谁也不离开谁,谁也不放弃谁,互相拉一把,静静地走过了70年的风风雨雨,成就了一段人间佳话和世间大爱。


 相关新闻:
 
  临海新闻
· 全面落实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 共筑...
· 4万吨级船舶顺利首靠头门港
· 从严执纪把好三个“度” 发挥派驻监督...
· 2017年6月19日临海图片新闻
· 你认识1922年出生的李咏棣或其家人吗?
  国内新闻
· 胡锦涛将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
· 局长接待群众市长接待局长
· G20财长缘何聚南京?省长笑称当地盛产...
· 党政一把手离任 要过生态审计关
· 王岐山分别会见美国财长、土耳其副总...
  国际新闻
· 外媒:泰国与“一带一路”接轨 盛赞倡...
· 共同奏响交响乐:“一带一路”图片展...
· 也门成“基地”最活跃的之所 美国酝酿...
· 驻阿富汗美军基地遭自杀袭击 至少8人丧生
· 炸机事件或与也门"基地"有关 美在也增...
  本网快照
2013年9月2日本网快照
2013年8月2日本网快照
2013年7月17日本网...
2013年7月3日本网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