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临海支站
新闻热线:0576-85111333 新闻投稿
 微博频道:新华微博 人民微博 新浪微博 浙江微博 腾讯微博
  站内新闻检索
google
 您的位置:临海新闻网 >>  周末特稿
字号:    [打印]

五十年琴韵丹心,峥嵘岁月不息

——访临海籍国乐名家傅丹女士

作者:黄倍倍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05月18日 23:30:51 

编者按:作为一个充满智慧和能量的群体,乡贤的作用越来越受到各级政府的重视。实现千年古城新辉煌的伟大事业,倘若有乡贤这支力量的参与,必将如虎添翼。因此,建立“乡贤档案”,构筑乡贤和故乡之间的联系平台,意义重大。《括苍周刊》以前推出过多篇报道,关注乡贤这个群体,从本期开始,又专门推出系列报道,旨在进一步挖掘乡贤资源,形成强大的集群效应。欢迎各乡贤组织机构和各位读者提供报道线索。

临海词调开启了我的琵琶人生

    1947年3月,傅丹出生在美丽的灵江江畔。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傅丹深得妈妈与外婆的喜爱。

    “外婆出身书香门第,从小就接受琴棋书画的熏陶,琵琶与箫演奏得特别好,我弹琵琶完全是受外婆的影响。”傅丹说。

    从咿呀学语开始,小傅丹就沉浸在外婆悠悠的琵琶声中。每当琴声响起,她就忽闪着大眼睛时而静静地侧耳,时而走到外婆身边试用手指拨弄一下琴弦。外婆总是笑着说,“看来阿丹很喜欢琵琶,再大一点我教你。”

    然而,生活的作弄,外婆的愿望被击碎了……不过,外婆的琴声,犹如一颗种子,深深地根植在了傅丹的心底。

    傅丹的母亲是女子师范学校毕业生,她一心期望把女儿培养成知书达理又有音乐造诣的大家闺秀,因此经常带傅丹去欣赏音乐演奏和戏曲演出。有一次傅丹随母亲去书场,尚未入场,就听到了琵琶声声,小傅丹惊呼:“妈妈,外婆的琵琶。”妈妈拍拍小傅丹的脑袋告诉她:“这是临海词调啊。”

    也许,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临海词调在傅丹的面前打开了一道大门,迈过门槛,看到的是精彩纷呈的音乐世界,而傅丹的音乐人生也就此开启。

    之后,每次和母亲进戏院和书场,都是小傅丹最开心的时候。由于琵琶,她渐渐迷上了词调这极富江南特色的地方曲种。为此,她加入了当时的业余词调剧团,成了一名小演员。

    1962年,刚满15岁的她跟随临海“词调乐社”参加在宁波举行的全省曲艺会演。正是那一次,生命之轨迹,无意中将傅丹与宁波联系在了一起;也正是那一次,傅丹认识了来自浙江曲艺团的琵琶乐手章婉萍。章婉萍弹奏的是傅丹听外婆弹过多次的《阳春白雪》。可是那天,她听出了琴音里万物知春、和风涤荡之意,以及凛然清洁、雪竹琳琅之音。儿时的记忆,一下子被激发了,傅丹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演出结束后参观天一阁,她俩又恰巧被安排在同一辆三轮车上。由于年龄相仿,两人一下子就熟了,傅丹问她“你能教我弹琵琶吗?”章婉萍当场拿出了一把小竹弓,开始演示轮指、弹挑……

    回到临海后,傅丹央求母亲向词调剧团的老先生借了一把樟木做的琵琶,开始不断摸索和练习。后来,母亲咬牙花了30多元,为傅丹买了人生第一把琵琶。

    有了自己琵琶的傅丹,简直是琴不离身、曲不离口,她一有空就往“词调乐社”跑,深得乐队老先生们的喜爱。过段时间,什么二胡、三弦、扬琴,她都能摆弄两下子,还挺像模像样的。

博采众长倾情入弦

 

要成大器,必须走出去拜名家为师

    终于有一天,傅丹妈妈把傅丹送到上海的舅公家里。上海之行是傅丹琵琶航程中重要的转折点,遇上了第一位教她规范弹琵琶的孙雪金老师。第一次见面,他让傅丹弹一首自认最拿手的曲子。听罢,孙老师说:“乐感还不错,但指法太不规范了,得从头再来。”从此,傅丹告别了草根弹法,学院派的学习正式开始了。向孙老师学了一年多,傅丹的技艺突飞猛进,肢体语言合着乐曲内涵给人以美的享受。雏燕羽翼渐丰,可以放飞了。终于在1964年夏,她以出色的成绩考进了广州军区战士文工团,成了一名专业文艺工作者。

    傅丹的第二位恩师是蜚声海内外的国乐大师卫仲乐先生,他是上海音乐学院民族器乐系的创始人。1977年,傅丹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圆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梦,并成了当时已72岁高龄的卫教授的关门弟子。

    “弹奏琵琶最重要的是什么?”卫先生的第一堂课是这样开始的。

    “是技法。”傅丹认真地答道。

    “错了,是感情。只有演奏者自己被曲子感动,才能弹奏出让听众感动共鸣的曲子。”

    更让傅丹一生受用的是卫先生告诉她的“文曲武弹,武曲文弹”。比如《霸王卸甲》是著名的琵琶大套武曲,取材于楚汉相争的垓下之战。《霸王卸甲》表现激烈的战争场面,擂鼓声、呐喊声、马蹄声……悲壮沉郁;然而弹奏这样的武曲,不仅仅要用力度取胜,其中还须有情。项羽与虞姬分别时,难舍难分的感情,百转千回,如泣如诉。只有自己被其中的情感动,然后带着这种情去弹奏,才会有好的效果。

    与第三位恩师王范地的相识,是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期间。当时,傅丹恰好在北京参加会演,北京也有强烈的震感,她们被困在饭店。也就在那里,傅丹与王老师第一次见面。1978年秋,王老师受邀到上海音乐学院讲学。第二次见面,傅丹甭说有多高兴。未曾想王老师一开口就说:“小师妹,你好啊。”原来他也曾是卫先生的学生。这一亲切的称呼一下就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傅丹拉着“大师兄”的手,一定要请王老师为她“单兵教练”。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之后,她多次专程赴京接受王老师的指导。

    还有一位让傅丹不能忘怀的恩师,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殷荣珠教授。当时殷老师是卫仲乐先生的助教,傅丹求学期间,是她经常在琴房内为傅丹做示范指导。殷老师的演奏细腻、柔和,韵味十足,具有独到功夫。有这样的老师辅导,傅丹真是受益匪浅;在生活上,也同样得到她悉心的关照。每每提到殷老师,傅丹内心充满了感激:“她是我情同姐妹的师长。”

    在傅丹的琵琶航程中,恩师又何止前面提到的这四位。上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20多岁的她,遍访名师,学艺交友。她上北京、走南京、去武汉、赴广州等地奔波求学。当时有被称为“北刘南汤”的著名琵琶演奏家刘德海、汤良兴,有以一曲《赶花会》而闻名的叶绪然教授,更有琵琶界的前辈林石城、程午嘉、张萍舟等大师级人物,均成为她终生难忘的良师益友。

用心创作独树一帜

    傅丹认为,演奏不应该是音乐的全部,“乐匠”更不是她的艺术追求,真正来源于生活的创作和用心发挥出的演奏才是她的艺术生命。

    自1964年正式从艺以来,无论是在部队文工团还是回地方剧团,尽管人生道路上有很多曲折和坎坷,傅丹总把辛酸压在心底,始终不放弃的是她所钟爱的琵琶艺术。母亲为了让她能心无旁骛,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包揽了全部家务和承担养育小外孙女的重担。

    傅丹十分清楚“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句话的含义。为了弹好琵琶名曲,她不断学习这些曲子的历史背景和相关书、文,了解其中的文化内涵;为了创作出让听众感动并能引起共鸣的曲子,她下矿区,上茶山,访老区群众,汲取生活营养。早在1979年,她刚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不久,就到赣南体验生活。在与当地老乡上山打茶籽的路上,老乡们边敲打扁担,边哼唱着节奏欢快、充满浓郁劳动气息的山歌。她被这动人的旋律深深感染,与人合作创作了琵琶曲《上茶山》。该曲一经演奏,便得到音乐界的肯定。此曲发表在1981年《人民音乐》杂志上,并由上海唱片公司录制出版。2009年,《上茶山》与她创作的另一首表达宁波秀丽风光礼赞的琵琶独奏曲《秋水夕照》一起入选《中国琵琶名曲荟萃》。1994年,她感动于几代路桥建设者的默默奋战,以小草为素材,与人合作创作大型琵琶协奏曲《路魂》,曾获宁波市戏剧节创作、演奏两个一等奖;2005年,她被残疾人王延勤事迹所感动,呕心创作了《你能读懂我的心》,深沉的韵律催人泪下;2007年,她投入“和谐家园万人唱”活动,作词《爱心宁波》,成为市民耳熟能详的社区晨练曲目。

    傅丹勤学苦练,博采众长,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她的指法娴熟自如,音色优美动听,感情真挚奔放。

    1981年,江西省音乐家协会为她举办了个人首场琵琶独奏音乐会。1988年、1995年,她又分别在福州、南昌、宁波成功地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她创作并演奏的琵琶曲在全国及省级以上的音乐比赛中曾11次获奖,其中琵琶曲《上茶山》《秋水夕照》《出征曲》《滕阁秋风》《盼归》获创作奖,并为北京、广州及香港等地唱片公司录制音带和唱片出版。1990年,在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第三次艺术研讨会上,提交的论文《当代听众对民族管弦乐的心态变化和需求》获得好评,并在同年的《南昌文化》期刊上刊出。论文《关于琵琶演奏技巧的探讨》,刊于1990年的《中国音乐》。1995年,她作为中国艺术团的演出成员,赴日本参加国际民间艺术节,以一曲由她本人作曲的《秋水夕照》引起轰动。2007年,《上茶山》、《秋水夕照》两首作品还被收录进《中国琵琶名曲荟萃》曲集出版。

    傅丹之于琵琶,犹如对于爱情之不离不弃,而且随着岁月推移,这种情感坚如磐石。可以说,在她的每一个创作曲目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她的乐曲记录着她对社会、对生活、对生命的感动和激情。

推广普及使命所系

    在傅丹看来,音乐从来不应该是曲高和寡的。看到越来越多的古典音乐、民族乐器渐渐为大家所遗忘,她更有一份推广和普及民族艺术的责任心和使命感。

    2005年,傅丹担任宁波市政协副主席兼文联主席。上任没多久,她就召集了22名艺术家,提出举办“百场经典”赏析会,进社区、进校园,讲析文学艺术经典作品,让艺术融入社会,让民众提高提高艺术鉴赏素养。如今,“百场经典”已成为宁波市文联的一个活动品牌。数年来,她的足迹遍及宁波的高校、社区、图书馆、音乐厅,一张椅子、一把琵琶,她就能为观众奉上一台精彩的琵琶赏析课。她还应杭州、温州、台州等地音乐界的邀请,为当地文艺工作者及干部群众作专题讲座。

    2007年,时任宁波市文化局副局长的她在宁波市音乐厅组织策划了一场免费的古琴欣赏会,邀请我国著名的音乐教育家、古琴演奏家杨青及他所率领的享誉海内外的古琴艺术团体“雅韵华章”演出。她还主办“三江艺谭”古琴演奏班,邀请杨青先生传授琴艺。2009年新年伊始,她再次邀请杨青先生到中国最古老的私家藏书楼——“天一阁”,为甬城观众奉上一场名为“雅韵清音”的古琴艺术鉴赏会,并与杨青同台合奏。

    傅丹现任宁波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现在的她,更多的时间用在弘扬中华文化,推广优秀民族音乐上了。她自称文艺志愿者,公益推广民族音乐。她说:“我的目标是在有生之年完成‘百场经典名曲赏析会’,让更多的人了解、熟悉中国民族音乐,愿更多的朋友在中国民族音乐的浩瀚大海中遨游,领略民乐千姿百态的绮丽风光。

“为家乡文化工作出力,我义不容辞”

    临海是一座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古城,不仅有积淀了几千年的灿烂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底蕴,也有许许多多古物遗址一直演绎着生生不息的文化传承。傅丹自幼接受古城文化艺术的熏陶,在她身上充满着一种古典的韵味。尽管已经阔别家乡50多年,但对于临海,傅丹始终留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怀,她也经常在各种场合不由自主地提到家乡的长城、紫阳街等美景。

    今年3月5日傅丹欣然受邀回乡举办主题为“琴韵倾心声”的琵琶名曲赏析公益讲座。

    傅丹从库车(龟兹古国)壁画中男性手持琵琶到敦煌莫高窟壁画中女性反弹琵琶,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无愁曲》到唐代的《琵琶行》、明代的《阳春白雪》、清代的《霸王卸甲》,再到当代的《送我一枝玫瑰花》等,将琵琶乐器的发展历史娓娓道来,生动形象地介绍了琵琶的起源、各个朝代的变革发展,在民乐中的地位及其演奏特点、代表性曲目等。讲座现场,傅丹还演奏了《阳春白雪》《霸王卸甲》等经典名曲,充分展示了其高超精湛的琵琶演奏技艺,引来现场观众阵阵热烈的掌声。

    傅丹17岁离开临海家乡走上艺术舞台,71岁再回家乡作首场公益讲座,是巧合,更是艺术家对家乡人民依恋之情的深情流露。赏析音乐会上,她不但邀请了临海籍在外小有成就的琵琶演奏家同台表演,还邀请了临海籍高层次人才“千人计划”专家、浙江省“特聘专家”、杭州剧院艺术总监、中国音乐剧协会理事梁卿前来助阵,一场滋养心灵的视听盛宴,为在场观众带来了无限的精神享受,场内600多个位置座无虚席,大家意犹未尽。

    这已不是傅丹第一次受邀返乡参加音乐文化活动了。

    近年来,我市更是通过倾力打造独具特色的文艺精品,完善惠及全民的文化服务体系,着力叫响文化品牌等措施,深入发掘历史文化资源,弘扬新时期临海人文精神,彰显文化魅力,有力地推动了文化事业的繁荣发展。这一切,给身在异乡的傅丹留下了深刻地印象。

    傅丹说:“我最早的音乐启蒙是在临海,受的艺术熏陶也是在临海。临海词调对我一生的艺术生涯影响非常大。”她认为临海词调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愿意学习的年轻人却越来越少,它的传承还需要政府多多扶持,表演形式也可以有所创新,慢慢地让年轻人接受它喜欢它,让这稀有曲种再次发扬光大,而不是成为一种“博物馆文化”。“当然,现在临海非遗中心也做了不少工作,我也是了解的。”

    多年来,傅丹为民乐发展传承四处奔走呐喊,如今桃李满天下,其中也有不少临海籍学生。她希望,家乡也能培养出一支本土的民乐团:“我离开临海这么多年,一直很怀念我的故乡。如果临海在文化工作方面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那我义不容辞。现在我正在推广成人学琵琶,也经常在各地讲学,举行一些名曲的讲座和欣赏,如果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会尽我所能,为家乡的父老乡亲贡献我自己的一份力量。


 相关新闻:
 
  临海新闻
· 市领导参观市博物馆和城市规划展览馆
· 台州市国土资源局来我市“下基层、送...
· 明晚8:30《书记访谈录》听蔡永波畅谈...
· 我市召开汽车机械行业座谈会
· 临海新客运总站将于明日启用
  国内新闻
· “人肉搜索”泄露个人信息如何定罪量...
· “撸起袖子”千万别装样子
· 人民要论: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
· 一带一路:用文化缔造新的“人类文明...
· 【治国理政新实践系列专题报道】
  国际新闻
· 外媒:“一带一路”倡议惠及多方 为世...
· 外媒:泰国与“一带一路”接轨 盛赞倡...
· 共同奏响交响乐:“一带一路”图片展...
· “一带一路”倡议惠及整个中东
· 专访:“一带一路”倡议助推区域经济...
  本网快照
2013年9月2日本网快照
2013年8月2日本网快照
2013年7月17日本网...
2013年7月3日本网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