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临海支站
新闻热线:0576-85111333 新闻投稿
 微博频道:新华微博 人民微博 新浪微博 浙江微博 腾讯微博
  站内新闻检索
google
 您的位置: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周末特稿
字号:    [打印]

破茧成蝶的力量——记我国著名音乐制作人梁卿

作者:屈扬帆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05月26日 17:00:40 

  人物名片:梁卿,1984年出生,祖籍临海,留学乌克兰7年,声乐演唱及教育硕士.获2005年凯切耶娃国际声乐比赛第二名,2006年沃尔滋尔国际声乐比赛银奖,2007年伊万·法兰克福国际声乐比赛最优秀俄罗斯作品奖。代表作:音乐剧《蝶》中饰演主角“老爹”,获第二届韩国大邱国际音乐剧节最优秀剧目奖,第九届中国艺术节“文华新剧目奖”;音乐剧《愁女的幸福魔法》担纲制作人、艺术总监;音乐剧《断桥》担纲制作人、艺术总监,获第六届韩国大邱国际音乐剧节最优秀剧目奖及最佳表演奖,2012年浙江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举办《流淌的旋律——经典苏俄歌曲私享音乐会》;在杭州剧院新创品牌项目《名家说戏:杭州剧院艺术总监名家访谈录》;在2013年音乐剧《简·爱》中饰演“罗切斯特”,并担纲制作人和艺术总监。

  一个农家的孩子,一不小心有了一个异国梦想;

  一个父母唱歌都会跑调的孩子,却阴差阳错步入西方歌剧的殿堂。

  一个专业的音乐剧演员,却转身成为音乐剧制作人,尝试用商业的方式,让西方的音乐剧走入中国人的心里。

  他是梁卿,我国著名的音乐剧制作人,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千人计划”专家、浙江省人民政府“特聘专家”。同时,他也是临海翱翔远方的“游子”。

  从农民之子步入艺术象牙塔

  祖籍临海的梁卿,其实出生在美丽的竹乡安吉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儿时的他生命中有山有水有竹有梦,只是没有音乐艺术氛围。不过,在他的回忆间,虽然生活在一个农村的普通家庭,但安吉竹风秀美,当地有一个著名的艺术家叫吴昌硕。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影响一个地方的文化,正因为有了这个艺术家,他们那一带的艺术氛围还算浓厚。儿时,梁卿也曾在学校里学过书画,写得一手好书法,还能画国画。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音乐氛围,但这也许这就是我最初的艺术启蒙。”梁卿告诉记者。都说艺术世界是相通的,或许和艺术的不解之缘就从那时候就开始了。

  说起音乐,梁卿还提起自己的外婆,是一个乡下小学里的语文老师。那时候师资缺乏,她也兼职教音乐。小时候经常跟着外婆的他,偶尔间发现自己学歌曲特别快。当然,年少时期并未预料到未来的自己,将会和音乐有一段长久的缘分。他只是喜欢哼哼唱唱,嗓音还挺好,这让爱唱歌却有点走调的父母甚是得意。

  “如果真要说家庭所给予的音乐氛围,那么这些就是我的全部了。”梁卿说。

  至于高中毕业之后,因机缘巧合只身来到乌克兰,并考入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学习。从农民之子走进音乐的神圣殿堂,期间隐隐间有了点命中注定的味道。

  和普通80后男孩一样,梁卿一路念书到高中,如果不意外,也应该是考入一所普通的大学,毕业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不知为什么,高中毕业那年,我出现了人生的第一个迷茫期,我深深地觉得我要离开这个县城去外面的世界闯荡!”梁卿说。这时候,一部经典的电视剧横空出世,给了这个青春迷茫的男孩子一个梦想。

  大抵很多80后的人回忆起青春,总有一部叫《流星花园》的偶像剧。F4的当红对于他们那个清纯懵懂的时代很有震撼和吸引力,梁卿对剧中的情景、生活方式都非常感兴趣。“我想,那是在我那个时期绝无可能触碰的生活,虽然充满陌生但我觉得很有趣,我从未有过的渴望,去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所以我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关于远方的梦想。”梁卿说。

  暑假期间,他偶然间看到了留学机构散发的招生信息,触动了心中那个不敢轻易言说的梦想。好在,那时候网吧刚刚开始流行,他就泡在网吧里慢慢去查阅和了解这些内容,并一一记录下来,打电话去了解和确定。就这样,他依靠自己的力量,让自己的留学梦一点点清晰起来。

  现在成为音乐家,音乐制作人的梁卿说起自己最初的愿望还有点羞涩,他说自己起初是立志做一名外交官。大抵人生的道路在某种程度上是注定的,外交官没有做成,反而阴错阳差考进了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成为一名正儿八经的音乐生。

  人生,总在转角处给你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只要你有梦想,只要心中有远方。

  求学路漫漫厚积而薄发

  就这样,还在懵懵懂懂间,他已经站在乌克兰的校园内,成为一名歌剧专业的学生。他特地在寝室的墙上,贴了一张中国地图,看着地图,思乡情绪萦绕心间,但他是怀有对未来的憧憬和希冀来到异国他乡深造的。

  在国外学习是异常艰苦的,这与出身在什么样的家庭是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不论文科还是理科,在大学里都要进行全新体系的训练。而他所在的专业更是严苛,需要付出更多的练习和磨砺,成功是建立在无数的努力之中的。

  “我很庆幸的是,我在学习的光阴里没有虚度,在世界上最好的老师的训练下一步步成长为职业的音乐生!”回忆起乌克兰求学生涯,梁卿还是饱含深情。

  最近他在写一本叫《遇见音乐剧·在流金的青春里除了奋斗还能做什么?》的书时,正好回忆看一番他在乌克兰求学的日子,风华正茂,挥斥方遒。

  刚开始学习时,有两件事让他十分为难。一是语言,乌克兰的语言是俄语,和中学时期学的英语完全不一样。第二,他没有音乐表演职业的基础。真所谓一张白纸,一颗懵懂的心,一门生疏的语言,就这样开始了他的留学生涯。

  没有基础,没关系,从头开始学习的。他的老师从呼吸、姿势、线条、结构一点点给搭建基础。整整一年多的时间,他完全没有机会发声,就是反反复复练习着这些看似无趣的基本功。

  青春年少,有带着点毛躁的个性,并不懂老师的苦心旨意,只知道其他同学们都开始唱像样的作品了,而他却还是那样练习着这些“无聊的东西”。

  幸运的是,他真的遇见了一个非常负责任且非常有经验的好老师,她一直坚定不移地“强迫着”他夜以继日地练习基本功。在这样的枯燥和不确定中,他一练就是两年。

  直到终于有一天,老师说,你可以唱自己的作品了。

  这样经过两年的打基础,在第三年他的实力忽然突飞猛进,进度一下子赶上来了,真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你想砍多大的柴,就得磨多锋利的刀啊!

  “幸亏老师的强势与坚持,才让我在最适合打基础的阶段牢固地建立了学派体系,尝到了厚积而薄发的畅快感。”梁卿说。

  在本科阶段,梁卿学的是歌剧专业。他的主科老师娜杰日达·库代里娅是前苏联非常著名的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她教了他整整5年,在此期间,他学习了威尔第、柴可夫斯基、唐尼采蒂和比才等歌剧片段。学习刻苦的梁卿成了老师的得意门生,但在本硕鉴定的时候,经过权衡,恩师强烈建议梁卿转换专业,因为在她看来,一个亚洲人要想在欧洲人主导的歌剧界有很大的成就是极其困难的,并且中国的歌剧事业也不是文化产业。在老师的强烈推荐下,梁卿到乌克兰基辅国立师范大学学习室内乐演唱与音乐教育,当时的他已经喜欢并习惯了歌剧的演唱风格,他觉得歌剧可以释放自己的能力,在角色里表达情感,而室内乐演唱有着明显的表演禁锢感,更多地注重声音的文学性。此后,他开始学习德奥艺术歌曲,如舒伯特和舒德奥的作品难能可贵的是,梁卿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他一向认为自己说俄语比普通话还要好,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天赋和某种缘分。

  异国求学多年,梁卿的俄罗斯艺术歌曲演唱技术和能力爆发了,他演唱的拉赫玛尼诺夫男中音和柴可夫斯基男中音受到当地声乐界广泛赞誉,伟大的前苏联男中音歌唱家格纳久科大师曾这样评价梁卿:“他拥有亚洲人的细腻和俄罗斯人的情怀,他的演唱忧郁而坚定,深情款款,有诗人一般的气质。”

  破茧成蝶和音乐剧的初识

  从乌克兰学成归国后,梁卿有幸遇见了《蝶》。

  和古典的歌剧相比,音乐剧叩开中国的大门似乎更加容易一些。一个是单单用声音,用唱来表达整个故事,而音乐剧还有表演和舞蹈的成分,唱腔上来说也更偏流行一点。

  和自己想当外交官却最终走上音乐道路相似,命运总会有着阴差阳错的美妙邂逅。梁卿在归国之后遇见了《蝶》,让他从此选择了音乐剧的道路,谁说这不是命运的安排?

  “和《蝶》的缘分是天注定的,其实我当时在朋友的推荐下并不是要投简历到《蝶》剧组的,但是我在查邮箱地址的时候搞错了剧组。”梁卿说。

  那天制作人李盾先生只有看一封简历的时间,他拿起面上的第一封就是他错投的简历,当下就拍板要他。

  接到电话后,梁卿还挺疑惑,但是他们在电话里一见如故,聊了一个多小时,顿时有了惺惺相惜之感。干脆将错就错吧,他收拾收拾,就来东莞首演的剧场报到了。

  入职是很顺利的,但是他一年的时间都没有机会上台,一直在“坐板凳”看演出、唱合唱。直到一年后一个偶尔的机会,A组一名演员不能参加演出的情况下,他被推到了台上,演了“老爹”这个角色。

  多年的积累,让他在第一次的舞台上就获得很高的赞誉。当时音乐剧正好巡演到韩国大邱国际音乐剧节上,他一直记得那天的灯光,那天的掌声,那天的舞台。

  为使自己尽快适应“老爹”这个角色,他不但夜以继曰地学习音乐剧理论知识,而且开始恶补基本功。他为了角色,毅然遵照制作方要求蓄起了浓密的络腮胡子,而且增肥40斤、剃光头发。他其至要求自己的日常生活习惯、举止神态等都向“老爹”靠拢,这对演员来说无疑是残酷的,然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追求“形似“和“神似”的完美结合。

  自从那天登台开始就一直演到了《蝶》剧在2011年的结束之日,中途风雨无阻,他都以“老爹”的身份坚定地站在舞台中央。

  “一个演员能够遇到一个适合的属于自己的角色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儿啊,《蝶》为我的事业起了很高的头,所以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不由自主地开始‘挑’了。”梁卿说。

  挑来挑去,也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角色,所以他决定尝试转型,就开始了去做音乐剧制作人。他想,自己把控一个音乐剧应该可以实现自己全部的音乐剧理念和理想。

  从《蝶》到《断桥》

  不过,做音乐剧演员和音乐剧制作人简直天差地别。做演员时只要管好自己的这摊子事儿就可以了,但是做音乐剧制作人,你每天一睁眼就得想着五十多个演职人员的工资、演出费、团队发展等具体的大大小小的事儿,谁都可以有理由推脱责任或偷个懒儿,唯独他不行,因为制作人就是一个音乐剧真正的核心人物。

  他刚开始制作的音乐剧《愁女的幸福魔法》受到了一些挫折。他和朋友有激情,有创作力,但两人毕竟都还年轻,没市场操作的经验,尤其不了解中国音乐剧市场,结果资金链断裂,加上合作伙伴累倒了之后,演出项目也被迫终止。

  幸运的是,在《愁女的幸福魔法》首演现场,得到一位前辈的肯定,并从两个年轻人自编、自导、自演的这个剧中看到了其艺术潜カ和魄力。

  在梁卿为伙伴离去,项目失败而感到颓丧之时,他找到他并提出:能否为浙江制作一个本土的大型音乐剧?

  这次的失败,带给梁卿的并不是负能量。失败让年少得志的他,开始经历一次心灵上的“洗练”。

  一开始的辛苦和痛苦,让他开始拥有了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所无法企及的掌控全局的力量。如茧中之蝶,他挣扎过最黑暗的那段时间,终于破茧而出,展翅飞翔。

  在音乐剧《蝶》的时候,他就知道中国音乐剧的发展处于起步阶段,在这个阶段的所有努力都是铺路石,没有太多可以直接复制的经验或办法,只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考量与探索。

  仔细分析《蝶》的成功,梁卿开始意识到,如果要想在国内的演出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那首先就得做观众们喜欢的题材的剧,就得写观众们喜欢听的音乐,就得到观众们所在的地方去演出。

  “梁祝”故事演化而来的《蝶》在情感上是和中国的观众有共鸣的,那么另外一个有全民基础的故事,应该就是“白蛇传”了。

  “就这样《断桥》在准备不是十分充分的情况大刀阔斧地前行了,团队边演边学,边学边演,对于我而言仿佛就是上了一个文化产业经营的博士课程。”梁卿说。

  《断桥》的创作开始了,经过一番酝酿,创作团队脑洞大开,将越剧元素神奇地进入音乐剧,而且格外唯美。

  全剧由两位越剧演员穿插扮演《白蛇传》的角色,与现代剧情构成平行蒙太奇效果,让“戏中戏”颇有看点。排练中梁卿将剧情节奏安排得动静结合,张弛有度,空间感和层次感均得到铺展。

  当时,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赵洪祝在观得演出后感慨:“断桥不断,是因为情不断。”

  《断桥》在经过130余场演出后,圆满谢幕。“基本上拿到了可以拿到的奖项,也去到了可以去到的城市,很圆满。”眼看着《断桥》到了尾声,作为制作人的梁卿也不得不面临一系列的善后的问题。要知道,一个成熟的音乐剧团队是多么地珍贵,经过深思熟虑,他们决定用这支队伍,重新创造一个项目,来继续他们的音乐剧事业和梦想。

  就这样,音乐剧《简爱》应运而生,虽然这部名著不若“梁祝”和“白蛇传”那般有民众基础,但是《简爱》作为世界文学名著的入门之作,有很高的知名度。

  那几年国家大剧院制作了由袁泉、王洛勇主演的话剧《简·爱》,上海推出了现代舞剧《简·爱》,杭州推出了越歌剧《简·爱》,在这样一个《简·爱》的“火热”背景下我们开始具体着手创意、策划。

  音乐剧《简·爱》项目的完成过程是梁卿个人从业能力的大提升与大挑战时期,除了和《断桥》时期一样要去处理协调的各种问题之外,他还担任男主角“罗切斯特”的主演,一边演、一边管、一边运行,

  “虽然很艰难,但也带领该剧在全国范围内演下了近百场,取得了一些荣誉。我很欣喜的是无论《断桥》还是《简·爱》除了得到国内观众的欢迎之外还能受到韩国观众的认可,这对于中国原创音乐剧走向国际有着积极的意义,这也是我继续努力与奋进的方向。”梁卿告诉记者。

  扛起音乐剧的未来

  在音乐剧的世界里,一晃十年而过,从演到制作,每当从一个音乐剧中抽身到另外一个剧,都有恍如隔世感。

  因为“老爹”而喜欢留着胡子,因为制作人身份而习惯去掌控全局的梁卿,事实上还很年轻。只是10年磨炼和沉浮,让他其外表和思想的成熟度却远胜于同龄人,可以说音乐剧赋予他丰富的人生经验。

  谈起中国的音乐剧,梁卿大为感慨。

  虽然音乐剧是西方文化的舶来品。但近年来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异常活跃,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的戏剧样式。

  这几年中国正在抓紧引进经典音乐剧,希望先培养出一批音乐剧的忠实观众,在此基础上再发展本土音乐剧产业。“我个人认为目前中国不是缺乏好演员,而是缺乏完善的产业发展模式。”在一次研讨会上,梁卿说出自己对音乐剧的看法。他对音乐剧的钻研和执着,赋予了他持续探索的不竭动力。

  “原创音乐剧耍想真正在中国市场扎下根,必须‘接地气’,演绎与百姓相关的话题和故事。中国音乐剧想要不断发展,就要不断培养出高素质的音乐剧人才。”梁卿告诉记者。他希望在浙江这片热土上多做几部优秀的原创音乐剧,多培养出一批优秀的音乐剧人才。

  “我始终坚信我们的中国原创音乐剧终有一天可以成为人民重要的精神食粮与生活方式、终有一天可以在文化产业的道路上找到最适合自身发展的模式与道路、终有一天能够代表中国先进的文化方向屹立在世界文化艺术之林的前头。”作为中国音乐剧界的“弄潮儿”,他默默耕耘在这片土地上,扛起了中国音乐剧的未来。

  家乡如此多娇

  虽然没有在临海长久生活过,但“临海”这个名字对梁卿而言,无疑是特别的。他对家乡的向往,来自于父辈们的想念和深情遥望。说起“河头百步”,他们的话语间就有着化不开的眷恋与思念。

  梁卿说自己很遗憾,一直没有机会回来临海,直到今年三月,随着同样是临海籍的音乐家、我国著名琵琶演奏家傅丹老师回来做讲座。那是他和临海的第一次邂逅。古城的闲适和美丽,河头的“红色精神”,千年古迹和琳琅满目的临海小吃,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后来清明节我又专程回来祭祖,刚刚上个月福泉寺迎本焕法师舍利子回乡仪式我也赶回来参加了,所以短短半年我已回来三次。他忽然能明白父辈们眼底的眷恋是为了什么。


 相关新闻:
 
  临海新闻
· 2017年5月26日临海图片新闻
· 梅式苗在调研企业工作时强调:优化服...
· 冯强一行来我市开展“千人万项”蹲点服务
· 全市统战工作暨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
· 江滨路坍塌绿道正在维修 预计6月底前...
  国内新闻
· 李克强再谈清理职业资格:政府要管住...
·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确定后...
· “2017金融信息服务发展高峰论坛”在...
· 张德江会见智利国会众议长
· 张德江会见香港中华总商会访京团
  国际新闻
· 外媒:“一带一路”倡议惠及多方 为世...
· 外媒:泰国与“一带一路”接轨 盛赞倡...
· 共同奏响交响乐:“一带一路”图片展...
· “一带一路”倡议惠及整个中东
· 专访:“一带一路”倡议助推区域经济...
  本网快照
2013年9月2日本网快照
2013年8月2日本网快照
2013年7月17日本网...
2013年7月3日本网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