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临海支站
新闻热线:0576-85111333 新闻投稿
 微博频道:新华微博 人民微博 新浪微博 浙江微博 腾讯微博
  站内新闻检索
google
 您的位置: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藏在深山里的记忆

作者:梁翰晴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06月20日 10:09:25 

  外公是一个护林人,常年住在深山冷坳的护林房里。除粮食告罄外,一般很少回家,他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守护的那一片山林。

  每当站在村口眺望故乡深邃旷远的群山时,总让我忆起外公的音容笑貌。细细想来,外公离世已经足足十五个年头了。

  小时侯,我常常听外公念叨他住过的护林房。在外公的话语中,我懵懂地觉得那一处地方,不仅是外公的第二个家,还是他毕生的守望。

  我终于决定尝试走外公当年走过的道路,去那不知是否还存在的护林房中,寻觅外公生活的痕迹。向母亲询问了护林房的具体位置——尽管她不止一次断言那护林房早已不在。又从父亲那里熟悉了所有可能走的路径,最后向爷爷要了一把锋利的柴刀,我义无反顾地向那片群山走去。

  先是一座砌满梯田的小山,沿着窄窄的田埂,一路行至山顶,接着转走泥泞的山路,向着更远处的大山挪近……

  年前,一场大雪随着寒潮而至,山野上积了一尺多深的雪。幸得几日冬阳,积雪消融大半,但在这被大量柴禾遮蔽的山路上,积雪却迟迟不化,有些消融了的,更是化为冰水,将细密的红壤组成的山路黏合得坚硬而易滑。

  在这个年代,还生活在山村的人越来越少,而仍旧使用最原始的锅灶做饭的人家更少,不得不上山偷木柴的日子早已成为历史。现在的大山,因无人砍伐,早已茂盛得不像话,一簇簇茅草、狼箕和各种蕨类,密密地覆盖在蜿蜒的山道上。因为叶片上残留着积雪,它们无力地低垂着。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拨弄着那些有雪的柴禾,不断有积雪顺势滑下,“嚓哧”一声碰在裤管上,膝盖以下很快就湿透了,鞋子里也感到丝丝凉意。

  继续前行,山道越来越窄,可以想见,此处有很长时间无人涉足。我很难辨别路径藏在何处。不断有树木的枝条、叶片刮擦到我的头顶,杉树的针叶几乎划破我的脸颊。树的枝条越来越低垂,我不得不长时间猫着腰,手中的柴刀不时挥动,斩去阻挡我前进的枝条。抬头看向前方,我的眼中早已没有了山路的痕迹,而心中的路,还很长很长——我还未发现护林房的影子。

  我有了一种沉重的无力感。试探性地再走几步,猛然间,野草丛中一截直立的木桩出现在眼前。乌黑腐化的木桩,上面隐隐有青苔的痕迹,与四周的蕨类、茅草格格不入,明显是人为钉在此处的。而更吸引我的是,那木桩上绕着一匝生锈了的铁丝,连向远处。蓦地,一道灵光闪现!大概是我四五岁时,外公曾扛着一头野山羊回来,很肥硕的羊,当时大人们欢喜地炖了好久,然而野山羊的皮韧到了极点,居然无论如何也炖不烂……我当初还问过外公怎么打到野山羊的,外公颇得意地说“电到的”。他还顺带提及设置电陷阱的方法,当时我还期待着有一天自己也能扛着野味回家……

  我拨开野草,向着木桩上铁丝的另一端走去。又是一截木桩,上面同样有线匝,一边连着刚才的木桩,一端通向更远处。我毫不迟疑地顺着铁丝线,向着山林深处摸去……

  眼前出现了一方不大的平台,但是在不见山路的深山里,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喜悦。我看见了一方小小的石屋,石屋一面依着如刀削斧劈般的峭壁,三面围着石墙,每一面的石墙上都开着小小的窗户,屋顶早已坍塌。站在门口向内看去,瓦砾、石块、腐化了的房椽散落一地,竟无一处可落脚。我怀着难以言说的情绪,轻抚着残损的护林房的墙壁,想寻找外公生活的痕迹,但是直到最后才不得不承认,除了墙壁一角的石墙略略被熏黑,可以大体推测是当初外公做饭时所留外,其余的一切,早已无从知晓。

  我所惦记的护林房真的已经破败不堪了!虽然并不是如母亲所说的消失,但如此景况,足以令我难过。曾经,大队里设护林员一职,是防着有人偷砍树木。当时这无比重要的职业,现在却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毕竟,如今的山村,就算上山乱砍一气,也绝没有人说闲话。至于当年人们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柴火,如今却散落一地,俯拾皆是。外公当年付出了那么多,似乎真的只是无用功。

  我默然地坐在护林房门口的石槛上,透过树林的空隙,抬头望向对面的山顶。金色的阳光洒在如笔架一般的嶙峋的怪石上,大量裸露的岩石奇峰突起,顶部还覆着皑皑的白雪。天空没有一丝云絮,蓝得透明,四周的空气都带着淡淡的柴木香。一抹喜悦涌上我的心头。

  “外公,住在山里你不怕吗?”

  “嘿,怕什么,野兽从来就不会靠近护林人的房屋,无论是野猪还是野狗、花猫,甚至豹子,都一样。”

  “外公,山里好看吗?”

  “嗯。柴爿花好不好看?每到三月,满山都开满啊。对面的‘笔架岩’很高,上面开着紫色的柴爿花呐!嗯?怎么会只有红色的呢?下一回啊,外公给你摘一些紫色的回来……”

  一幕幕悠远而又熟悉的对白如涓涓细流,浸润了我的心田。无论外公的付出是否有价值,至少,在外公的心中,护林的日子并不是枯燥乏味的,夜晚虽总能听到野兽的叫声,却绝不会被侵扰。野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外公的伙伴。一推开门,面对的就是如画的‘笔架岩’,还有柴爿花相伴左右……或许,这就是如诗如画的山林生活。

  仿佛想将这里的一切都烙在心中,我久久不愿离开外公住过的残破的护林房,因为我知道,随着草木的疯长,下一次想要到达此处,定是更加艰难。更何况没人呵护的深山中的石墙,又能抵挡多久风雨的侵蚀呢?


 相关新闻:
 
  临海新闻
· 2017年6月20日临海图片新闻
· 陈世益教授名医工作室、市骨科中心授...
· “党员一定要踏踏实实干”——记古城...
· 我市将建首个慈孝主题公园
· 邵家渡街道党员干部赴临海监狱接受警...
  国内新闻
· 胡锦涛将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
· 局长接待群众市长接待局长
· G20财长缘何聚南京?省长笑称当地盛产...
· 党政一把手离任 要过生态审计关
· 王岐山分别会见美国财长、土耳其副总...
  国际新闻
· 外媒:泰国与“一带一路”接轨 盛赞倡...
· 共同奏响交响乐:“一带一路”图片展...
· 也门成“基地”最活跃的之所 美国酝酿...
· 驻阿富汗美军基地遭自杀袭击 至少8人丧生
· 炸机事件或与也门"基地"有关 美在也增...
  本网快照
2013年9月2日本网快照
2013年8月2日本网快照
2013年7月17日本网...
2013年7月3日本网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