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生活 >> 情感
字号:    [打印]

老家的马岙岭

作者:徐丽娇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09月28日

  从老家搬迁到杜桥有30个年头了,初到这个叫西湖村的小村庄,没有给我多大的感触,反而有些失落。这里的山没有我老家的山高而险峻,这里的水没有我老家的水深而澄澈。我一直都在外读书,在这个村庄里住的时间不长。在家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或者在田间劳作或者做家务。以至于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悠闲地去爬爬后面几座不太高的山岭。村子的后面是连绵的群山,翻过山岭就是溪口的马岙,所以村民就称呼这个山岭为马岙岭。马岙岭是一条古道,以前步行去小芝、溪口或者临海方向的,都要翻过这座山,走的就是马岙岭这条石古道。只记得几次跟着母亲去外婆家翻过这座山,还有一次跟着母亲去马岙岭头一座庙烧香供佛时翻上这座山。但是每次去的时候大都是正月里,正是寒冬萧瑟的时候,以至于对这些山的记忆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这几年在外面走得多了,名山大川的景致见得多了,倒是勾起我对这座后山的眷恋,好歹这是我叫做老家的地方。近几年的秋冬时节总会选一个清朗的周末带着孩子们去爬爬这座山,但是以往都因一些意外没有成功地爬到山顶,心中不免有些遗憾。
  今年自从入秋以来就开始计划去爬山,今年的秋并不是我们说的秋高气爽的好天气,碰个晴朗的周末却是难得。今日终于太阳公公有个好心情,给我们露一个明媚的笑脸。我叫上好友带上孩子们,一队人浩浩荡荡向着后山出发了,从村水库上去,一路上碰到劳作的村民,热情地打过招呼,聊几句家常。水库边上的有一片竹林,竹林不似春天时的青翠,竹叶已有些黄色,碰到一个老邻居在竹林翻锄着地,原来是找冬笋。
  沿着竹林往上走,是微陡的山道,山道上是一些不规则的青石铺成,不知是古人铺成还是原本这条道就是乱石堆,恐怕没有人能回答。乱石的表面都已经被磨得光如鹅卵石。没有任何的棱角可以搁脚底的,但尽管经历千万人的踩踏,路面仍然是不平整,道道印痕在青石上印刻,这不光是毛竹留下拖拉的印痕,而是岁月留下无言的沧桑。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青石路山间小路蜿蜒曲折。出来玩是孩子们最开心的事,孩子们蹦着跳着在山道上追逐着,一晃眼拐个弯就消失于我们的视线中,惊得大人喊着孩子的名字回荡在山谷中。
  已临近冬至,算是寒冬了,但是南方的山林一向都是慷慨大方的,它把最美的景致呈现给大自然。站在幽深的山林里,心在瞬间变得宁静,那山中的一片深绿、一抹红、一簇杏黄尽览无余。
  山道两旁成片的橘林,有些橘树上仍然高擎着黄橙橙的橘子,在寒风中不停地摇曳着,也许太早已知晓自己的命运,被主人遗弃了,只是不甘心遗弃的命运,希望得到路人的青睐。果真在今日等到它想要的结果,我们的孩子一看到枝头上的橘子,眼睛滴溜溜地盯着这红彤彤的小灯笼,我早已经洞穿了孩子们的心思,一声令下:“没关系,这样的橘子已经被主人遗弃,你们可以随便去摘。”孩子们拿着亲手摘的橘子,脸上显露出得意神情绝不亚于奥运会冠军的激动。山上除了橘林也会有大片的杨梅林,杨梅树的枝叶向四面圆形伸展开去,犹如一把大绿伞。西湖村人的农副产业以橘子杨梅为主要收入,曾记得二十年前,我们家也有大片的杨梅树和橘子树。夏,大清早一家人匆匆提着竹篮子去山上摘杨梅,近两个小时把23株杨梅树上的杨梅按等级放在篮子里到集市上去卖掉。一入秋,父母就忙着采摘橘子,父亲在后山也开辟了一块橘子地,这块地里的橘子比田里的要甜些,但是我们都是舍不得吃掉,多买一斤多几块钱,那个时候换来的钱都送进了学校。一直到两个妹妹也从大学毕业工作后,父亲才规定这块山地的橘子是自家吃的。后来政府规划83省道从我们村里通过,村上的橘子地大都成了公路的必经之地,为了大众的交通方便,我们家的橘子地全都贡献出去了,此后橘子户就剩下山地橘,后来我们举家搬到小镇上居住,无人打理,橘子树也撒手西去了。今日看到大片的橘子林和杨梅林,勾起了我对在这里六年生活的很多回忆。
  这座山虽说不上高山,但却是连绵起伏,东向洋平白岩山连接,西向蔡岙山那边延伸,山山之间有深涧,说不上山高水深,却也是林密水清,一路上溪涧水声相伴,叮叮咚咚犹如古筝弹奏出的《云水谣》。山林中最突出的色彩,是那一片红黄为主色的山景图。冬日的山林是一幅最美的画: 绯红、绛红 、殷红、酒红、酡红……深红、浅红,各种红粉墨登场,杏黄、土黄、橘黄、橙黄……深黄、浅黄竞相登台,还有紫微微、碧澄澄也赶来凑热闹,此时我真忘了自己身在何处,没想到我生活过六年的地方竟有这么美的景色。
  红枫和水杉可谓是尽显风姿,一片炫人夺目的红染红了我的眼球,目光之处尽是这一片红,满山的红,似火在蔓延,高高腾起的火焰,一簇簇熊熊的燃烧着。红得如此热烈烂漫,红得如此奔放张扬。水杉树一片红像被披上红绸布,如瑰丽的云霞在山间移动着。红枫拼尽一生的热情来拥抱寒冬,用生命的色彩,来表示对大自然的敬奉。一阵寒风拂来,飘零的红焰在空中随风飘舞着,翩如惊鸿,以最优美的舞姿无声地坠落。我屏息倾听,似乎听见那一声轻叹,诉说凄婉的离歌,落叶如蝶为谁舞?轻声叹息,诉说着对大地的思念?霎时间,猩红满地。山道上那一片红艳似殷红的血在流淌着,我再侧耳倾听,听见的不再是幽怨的枫语,是枫对大地的一片赤诚。哦,大地是枫的母亲。不!大地是枫最诚挚的爱人,归入爱人的怀抱何有怨言呢?那红枫飘散的青石山道上,如一杯香醇的红酒,醉意在风中飘散着,醉了这山,更醉了我的心。
  如果说枫的一片红给了大自然最热情拥抱,那么银杏的一片黄给了大自然最温婉的柔情。冬日的银杏美到了极致,金黄的飘叶轻盈坦然飞旋而下,山林中霎时演绎着一场酣畅淋漓的群舞。我羡叹银杏的潇洒,能用这种方式让生命走得如此从容与飘逸,这种胸襟是如此的博大与宽厚,我想这也是西湖人的胸襟吧。不过我想每个经过此地的人都会体会到这份从容与洒脱。
  我觉得只要有一双美的眼睛,不一定要去名山大川,其实在我们身边就有很多美景。此时,放眼看山峦,极目之处是异彩纷呈。这橙黄红绿映入我的眼球,扰乱了我的思绪,更增添我对这片土地深厚的情感。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