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生活 >> 夕阳红
字号:    [打印]

父母换房

作者:张 辉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10月31日

  退休以后,照顾父母成了我生活的主旋律。相处日久,觉得我的父母是那么地可人和新鲜有趣。

  年幼的时候,父母在外地工作,很少一起生活,长大以后我也忙于工作,更是很少与之接触。现在父母已经步入耄耋之年,我也年过花甲,奇怪的是我觉得我们之间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在日日相携相伴中,半个多世纪的往事,林林总总,点点滴滴,从父母的口中娓娓道来,让我时而喜笑欢颜,时而沉默长思,正所谓“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父亲是家中的独子,年轻时受到革命的召唤毅然参军入伍。在部队,他打过仗,立过功,后来于由健康的原因转业到地方工作。多年的军旅生活,使他养成了刚正不阿的脾气。他在政府机关工作了几十年,从来没有为子女的利益说过一句话、办过一件事。这方面我从来没有在意过,只是如今蓦然回首,才猛然发现,我一路走来,无论是学习上还是工作上,从来没有父母的影子,当然,父亲也从来没有为自己谋求过任何好处。这样的人可想而知,说话直来直去,因此在文革时期被关进牛棚,下放劳动,吃了不少苦头,可是他仍是我行我素,一点也不在意。

  就因为父母是一对不会为自己算计的主,因此一直以来都是随遇而安,从来没有为自己置过房产。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父母和我们一样,蜗居在单位宿舍。改革开放以后,别人的房子不断变化,可是父母关心的是国家大事、台海形势、国际风云,说起这些他们头头是道,可就是没想过怎么改善一下自己的住房。退休以后那就更不用说了。于是,随着我经济条件的改善,父母就成了我的“尾随者”。我换一次房,就把原来自己住的房子让给他们居住。屈指算来,三十多年,我换房三次,他们“尾随”了三次。2005年,我搬进现在的居所之后,又把东湖之畔那个100多平米的套房让给父母住。那里不但设施齐全,面积宽敞,而且还能在饭后茶余到旁边的临海市老干部活动中心打打麻将、看看报纸;在月上柳梢的时候,两人携手漫步在附近的东湖公园,逍遥自在,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光阴如箭,日月如梭,转眼十二年过去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已然奈何不了那个三层楼梯,上下楼时,难度增加,险象环生。怎么办?为了便于父母的起居,我又把闹市区那套出租房收了回来,让给父母居住。于是,父母从外地回来以后进行了第四次换房。这里上下有电梯,进出有保安,附近有超市,生活十分便利。然而没过多久就显出了问题,一是房间面积比较小,不利于老人在室内活动;二是这里住的大多数是年轻人,互相不往来,时间长了父母难免感到孤独;三是此屋朝北,不见太阳,对老人健康不利。这可怎么好?面对父母的困扰,我陷入了沉思之中。以前总觉得自己对父母很孝顺,总觉得无私地把自己的房子让给他们住,与别人相比做得够可以了。而此时此刻我感到自己做得很不够:为什么父母就只能住我退下来的旧房,而不能住他们自己的新房呢?再说,他们工作了这么多年,也有资本住好房啊,只不过需要子女有创新的思维,给他们运作起来。有了这个想法,我非常亢奋,赶快把这个主意告诉了弟弟妹妹,他们一口赞成,说这个想法好。于是我们兄弟姐妹商量,把过去的老屋卖掉,给他们物色一套朝阳且有大阳台的好房子,让他们舒舒服服地生活,人也会更长寿。在四处寻觅中,真是天遂人愿,恰巧我居住的小区有房子转让,只是要价高,交税也多。我顾不了许多,立刻订下了这套房子。能够让父母住到我的旁边,既让他们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又方便我对他们照顾,真是太好了。

  国庆前夕,我带着父母来到办事大厅,他们高兴地领到了红彤彤的房产证,实现了第五次换房。很多围观的朋友,当他们了解到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父母的名字时,很是诧异并又投来赞许的目光。就连窗口里的工作人员也无不啧啧称赞,说工作了这么久,给将近九十岁的父母买房子,而且还上了他们的名字,真是少见。

  可是我心里在想,这有什么呢?给父母换个房,现在让他们安享晚年,将来那房子不还是房子吗?许多事情,看起来不可思议,其实只要脑筋转个弯,一切便顺理成章。最重要的是,父母健康我快乐。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