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生活 >> 情感
字号:    [打印]

匠 缘

作者:乔 木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11月06日

  婺源秋归,带回一对樟木箱。

  箱子长不足尺,装不了大件东西,原也不是盼多受用的物什。五面都匀了清漆,侧好角度看的肌理就像金丝透着亮。用十六处榫卯嵌的板密实得不见些儿丝隙,顶上的盖材,恰是一块老料新剖的两爿,拼起时纹路刚好绉回一个心形。

  六日工、八百里,从李坑到临海。和大多数还要谋生的匠人一样,五勇师傅制箱的初衷里不会有对作品此后归属的预知。而我,也只是他众多顾客中最寻常的一个。能把我们系起来的,不过是他卖的手艺里,我也看出了岁月。

  樟香,令人兴奋与好奇,我几乎逛遍了李坑所有卖箱子的店面、美品不少。

  五勇师傅的铺子面水临街,前门是店、后门是灶,他的手作就像一日三餐都出在这自家的老宅里。头遍来的游人不知道这些,眼见的只有铺子外墙上,挂着一块不太显眼的招牌,似是用粉漆一类写了“匠士樟木箱”几个楷字。我初进店时,老李正半蹲在门角埋头手上的活计,客至也未见相迎。我紧着眼看货,来回探了几遭,四个红酸枝料的长方盒子最先跳进眼帘,俱只巴掌大小。我伸手摸了一个过来,以为是仿旧式样的针线盒,谁知一时间竟还打不开。没待我几句嘟囔后开口索问,仍顾自己做工的老李就先脱出一句:“慢慢研究。”我笑着应不上话,也破不出奥妙。如是有一会儿,老李才起身踱步过来接手,一下两下揭开玄机。但见这方确是可以推合的匣子,偏在头向的里侧安了个卡,外侧面再横了像门栓的一拓薄片,解时须分先后。这样满见巧心的设计,老李直言自己也能信手做来。大约看我亦像个喜欢这行当的人,他才又补了一句:“买樟木箱?”

  交谈氛围总算融洽开来,老李猫腰往柜子里寻箱时,我也趁隙拿了一只他放在外头的样品细致地瞧着。能掌托的东西掂起也有打手的分量,上光的面和底子间没掺漏一点儿油漆,各向的合缝俱是条直的脊线,做箱脚的四个码子也是难得的匀称。上下一掀开,浓郁的木香就直蹿向鼻子里来了!“这是江西本地的黄金樟,外国的没这味道。”我还在忍不住地凑近闻,老李说话间就捧出了另几对箱子。“都是您亲手做的?”他往后松了松肩,摊开手掌给我看布满的茧子。“他们有厂子、有工人,我就这一双手。”

  早前,老家也有嫁女儿时陪樟木箱的风俗,嫁妆的实物,我这么些年却从不曾见。老李用的木材并没有极致的瘤疤料,云纹、豹皮纹、虎皮纹,他也只舍得俭用在盖板上。但外透出灵性的作品是能自荐的,叫人看着拿着就爱着不走了。

  选中、定价。买卖,或许是眼下基层劳动者收获满足感的最好途径。老李一直不多话,他对自家的招牌很有信心,面对客人的还价,他更笃定地认可自己的手艺。出于携带方便的考虑,我打算走完全程后再回头买。这可能又成了老李眼中看惯的杀价伎俩,他十分珍视地收回箱子。但其实在出门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做出了交易的让步。诚然,老李的宝贝,值他既定的价。

  一趟回转,再没有别的货能令我倾心。按照老李最低能给的价格,我们谈拢了这笔生意。此时,我瞥见了他搁在招牌底下的几个香樟把件,都是他自己雕的只有面部的随形济公、关公像。我顺口向他要一个,谁知卖得不便宜。但毕竟是小东西,我尚认为这是可以做的人情,可老李不知哪儿冒了一股无名火。几番询问,才知就是刚刚的几刻钟里,他放在摊头的一把用了三四十年的木工凿子被谁顺手牵羊了。没办法,他只得翻箱找出了另一把打磨光亮后好用。那也是件硬木料的老家伙,手柄被汗累沁得漆亮,尾部还槌出了一个小墩。我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念头,竟同老李说,莫不如把这凿子随了买卖。老李先是一愣,而后又赶忙推手,“吃饭的家伙绝不能给!”几番讨饶下来,我的请求颇显无力。因为是贪图有包浆的柄料,我便同老李发愿,回家后请人打制一把新的换他——“铁外包一层薄钢,这功夫你找不到的。”老李说,一双儿女都没能继承祖业,自己也没有必要置办更多新的工具了。最终,他任我挑了一个“关公”,把凿子放回了箱里。

  旅行回浙后,我总遗憾那场错肩。C君,还是请他帮我寻了一位铁匠,定做了一把上乘的新凿子准备寄给江西的老李,盼为受用。谈及此事始末,C君付之一笑。以旧换新,听起来确实是件趣闻。可他不会想到,老李的木匠手艺,更不知几时能有新生。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