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生活 >> 情感
字号:    [打印]

母亲寄来的包裹

作者:梁翰晴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11月06日

  前几日,不慎丢失了使用许久的保温杯。本以为这几天气温偏低,不用常喝水,缓几天去买也不碍事。不料第二天气温急剧上升,热如夏天,居然都有人穿短袖了。

  这样的大热天,在教室里上课也很难捱,总感觉有一股热汗被春装焐着。一天下来,实在干渴难忍,便决定晚饭后去买一个。去食堂路上,接到母亲的电话,我顺口提及此事。她说,家里还有杯子,放着也是放着,不如给寄过来。

  第二天下午,中通快递员便发来信息让我去提取包裹。我心中猛然一惊:昨天傍晚通的电话,如果是今天一早去寄,肯定不会这么快就到这里。那一定是母亲昨晚接到电话后立刻整理并寄出的。此时,心里不免有些自责:这不是给添乱么!母亲工作已经够忙,回到家还要忙我鸡毛蒜皮的事,我这个做儿子的也真是不让她省心。

  我离了寝室去取包裹。本以为是小小的一个杯子,没想到却是很大的一箱。箱子分量还不轻,我拎着两边的提绳不停换手,走了半路才发现,提绳的孔居然是新穿的,还用一层厚厚的透明胶带黏合着。绳子的中部也用胶带一匝一匝地绕着,为的是防止勒手。我不得不被母亲的用心打动。她早就料到我提箱子回去的困难,于是想了这么个解决方法。

  打开箱子,不出所料,里面所有的空间都被完美利用起来了。最上层是几包零散的麦片,接着是一大包袋装未开封的。零散的麦片,怕是到了最后发现箱子未满,复又补上去的。再下面是一包香梨。我想起来了,一次母亲问我在学校买什么水果吃,我说太麻烦了没怎么买过。母亲就趁着这个机会,帮我寄了些来。拿开梨子,下面是一些我喜欢吃的零嘴,分别包在几个尼龙袋子里。我的印象中,这种零嘴家里是没有剩余的——自然,有的话也早被我寒假时消灭干净了。这些,应该是母亲与我通完电话后,马上出去买回来的。再下面,才是我那保温杯。箱子的底部,又是一大袋麦片。

  我撕开泡沫纸,取出杯子,拧开盖子一看,果然,杯子内壁沾着细密的水珠——这定然是母亲在寄出杯子之前清洗过的。看着整箱的各色食品,我忽地又有了新发现。有一小袋酱鸭舌,是杭州的特产,表哥寒假时顺手甩给我和母亲各一小袋,没想到母亲还没有吃。很显然,母亲把家里所有能装得下的好东西,都给我寄来了。

  的确,在父母的眼中,我仍然是那个处处需要操心的孩子。天气冷暖,都是他们提醒我增减衣服。月初,母亲会提醒我去买牛奶,每天晚上还提醒我吃水果。小到日常衣服的搭配,大到专业学习规划,父母都会给我出出主意。我几乎是信服地听取他们的意见,并适当加之变通——不过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变通的必要。在很多人看来,我是过于依赖他们了。不过我却清楚,那些所谓的“小皇帝病”,在我身上并没有留存。各种生活经验,实践常识,我并不见得落下。

  我喜欢这种被父母关心的感觉,但是我真正想要的是,让父母觉得,我需要他们的关心,一直需要。不敢想像,当有一天父母觉得我已经完全长大,不再需要他们过问衣食,完完全全可以“放手”之后,是什么样的感觉?

  在父母面前,我喜欢还是一个毛手毛脚的小子,还有很多事情须要他们过问,让他们清晰地感受到于我而言,他们是不可或缺的。

  这并不仅仅是我的方式,其实母亲也是如此。外婆总是说母亲“什么都不懂”,母亲总是笑着不置可否。这个时候,我就在一旁窃笑:母亲不也被我蒙在鼓里吗?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