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休闲 >> 旅游
字号:    [打印]

“新疆是一种瘾,来过戒不掉”

作者:王晏莹文并摄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11月09日

  出发前一夜的机场大巴上,偶遇一对同样出门旅行的夫妻。他们游过新疆,此行去西藏,而我们正相反。说起我们目的地,那位妻子说,“西藏是一种病,不去治不好;而新疆是一种瘾,去过戒不掉。”这句话,初听时懵懵懂懂,直至此行归来,我才真正明白其中的含义——

  那白雪皑皑的穿山路,一望无垠的沙漠,牛羊成群的牧场,翡翠般的湖水,醉人的胡杨林,还有怎么都吃不完的羊肉串、葡萄、酸奶、哈密瓜……回来一个月了,但只要一闭上双眼,脑海总会浮现新疆的一幕幕。甚至,还没离开时,我就在期待何时能再踏上这块土地。如果说,西藏给人的是心灵的震撼,那么新疆更多的是视觉的冲击。这个“瘾”,恐怕真的戒不掉。

  城市一瞥:乌鲁木齐

  新疆之旅始于乌鲁木齐。从杭州起飞后,我们先飞了2小时,在石家庄经停半小时后,又飞了4个多小时才最终抵达。从早上7点出门到傍晚五六点钟,第一天,几乎都花在了飞机上。

  都说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这一点,光是坐飞机我就感受到了。从雄鸡的版图上看,新疆,似乎是国内离家最远的地方,从鸡肚子到鸡尾巴,横跨了大半个中国,也穿越了两个季节。一下飞机,嗖的一股冷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9月底,我们还身穿夏装,而乌鲁木齐,已是深秋了。

  因为与东部有2个小时的时差,所以到了晚饭点,乌鲁木齐的天还亮着。机场大厅热闹有序,指示牌上一行汉语一行维语,不时有几个深目高鼻的维吾尔族男女从我们面前走过,浓浓的西域之风扑面而来。

  市区离机场出乎意料的近,我们乘车半小时多就到了市中心。车窗外高楼大厦林立,最有伊斯兰清真风格的建筑,就属大巴扎了。巴扎是集市的意思,里面贩卖各种各样的新疆特色美食、手工艺品,品种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刚落地,我们饥肠辘辘,也没时间专程去,只能在下榻的酒店附近找点吃的。当然,我最期待的还是香喷喷的新疆羊肉串!不来几串,怎么算到了新疆呢?

  在马路边,我边走边打听,没想到的是,从酒店保安到过往的行人,每一个人都非常亲切友好。

  “往前走两个红绿灯,左拐,走200米左右就是南湖市政广场,附近有个美食中心,那里有羊肉串。”“你们来玩几天啊,第一次来新疆吗?”“现在往北走,是新疆最美的时候。”“哎呀,我们酒店附近的红山公园也很不错,乌鲁木齐新十景之一。”……都说路长在嘴巴上,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不光指路,而且还给我们导游了起来。得知我们饿着肚子又没找到地方,最后一位维吾尔族大妈,还亲自带着我们走了一段路,确认我们清楚路线后才放心离开。

  虽然与家乡相隔千山万水,但乌鲁木齐人的这份热情,很快就消除了我们在异乡的隔阂感,心头更是暖暖的。羊肉串,最终吃上了,很美味!但我们这短短的寻肉之路,更美!

  秋日的童话:喀纳斯

  提起新疆,很多人往往联想到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寸草不生的沙漠,神秘莫测的无人区,吐鲁番的葡萄……未曾想,新疆还有一处极致的山水色——喀纳斯。来之前,我对它一无所知,来之后,它便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或者,用“她”来称呼更合适。这块“神的自留地”,色彩的天堂,既具有北国风光之雄浑,又具江南山水之娇秀,她的美丽用任何语言来渲染都显得苍白无力。

  “喀纳斯”是蒙古语,意为“美丽而神秘的湖”,她位于新疆北部阿尔泰山中段,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接壤的黄金地带。我们清晨7点从乌鲁木齐出发,到了傍晚5点才抵达景区的所在地——阿勒泰地区的布尔津县。又是近10小时的舟车劳顿,一车人苦不堪言。甚至,忍不住反问自己:这么累,值得吗?直到第二天,我们亲眼见到喀纳斯湖时,所有怀疑和顾虑立刻烟消云散。因为如此神奇的土地,也只有远离尘嚣,才能看得见。

  这是一个没有杂色的世界,翡翠色的湖水流淌着秋天的身影和神韵。她如同一块在群山环抱中,没有杂质的水晶,在高原蓝天白云的大背景下,映射着阳光和云团,湖水会随着天空云朵的变化和阳光下的山色明暗交替,变化万千。此时的我已无法分得清这一切是虚幻、是梦境、是现实、是自然还是我眼中的真实。

  导游介绍说,喀纳斯湖形成于距今约20万年前的第四纪冰川时期,是我国唯一属于北冰洋水系的高山湖泊,湖水来自上游的冰川融水和当地降水。我想可能是因为她远离人烟,常年笼罩仙云神气,才会有一种让人既想亲近又觉得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度。

  最为神奇的是,随着我们游览路线的变化,喀纳斯湖湖水也在一直变幻着颜色。在湖中央乘船时,我们见到的湖水是碧蓝色的,往下游走,水流急时,是乳白色;稍缓时,夹杂着蓝绿,最后又会成了翡翠色。还有湖两岸,那五彩斑斓的山林,它们在水中幻化出另一个秋日的童话,水上是一个斑斓世界,水中亦是一个五彩的世界。绿、黄、红的绝妙色彩,就这样被附在天、湖、林、山上。而我身在其中,只能恨不得用相机把所有的颜色都记录下来。

  最让人羡慕的,是有原住民就住在这仙气十足的地方。喀纳斯景区还是我国蒙古族图瓦人唯一的聚居地。相传,成吉思汗带领大军西征时曾到达此处时,被眼前的这番美景牢牢吸引,驾崩之后,他的遗体就沉在喀纳斯湖中。图瓦人作为当年成吉思汗的亲兵,留在喀纳斯湖中,世代守卫王陵。所以,喀纳斯又有王者之水的意思。

  而另一个喀纳斯的著名传说就是“湖怪”了,有人说“湖怪”是保卫成吉思汗亡灵不受侵犯的“湖圣”,也有专家认定“湖怪”是一种名叫哲罗鲑的大鱼,但仍有一些疑问难以解释。

  传说不可考,但在喀纳斯的图瓦人家中,我们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属于他们民族的音乐。当马头琴声响起,呼麦声响起,鼓点声响起,他们辽远美妙的歌声仿佛穿越千年,将大家带到一个美好而纯洁的世界——那里有的辽阔草原,有雄伟的群山,还有碧绿的湖水……伴随着动听的旋律和我们的想像,一个别样的喀纳斯就这样进入每一位游客的心中。

  而我有幸,也在其中。

  西北之北:185团的生命界碑

  在中国版图最西北的“雄鸡”尾尖上有这样一片土地,它是中国西北与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接壤的地方,也是中国西北边境额尔齐斯河流入北冰洋的出境口处。作为中哈边界线的阿拉克别克河在这里缓缓流过,河的东岸就是被称作“西北边境第一团”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185团的所在地。

  作为西北方向距离祖国最远的边境团场,185团的驻地被称作“西北之北”,这是因为依照我国大地原点(位于陕西省泾阳县)的测量,这里是我国西北方向最远的一片国土。

  这一站,原本并不在我们行程的计划之内。离开喀纳斯景区后,突遇大雪封山,大家想去看“中国第一村”——禾木村的愿望扑了空,只能临时改变计划。这个因为绝美的秋色而扬名的村落是好多人来新疆的主要动力之一,眼看它近在咫尺,我们却去不了,一车人都非常失落。但现在回想起来,我又“庆幸”我们没去成,因为新疆的美,又何止在风景呢?

  “半碗黄沙半碗风,半个百姓半个兵,多少将士思乡梦,尽在亘古荒原中。”185团团史陈列室里的这首诗是兵团屯垦戍边初期时的真实写照。新疆虽然有着丰富秀丽的自然景观,但还有很多地方是寸草不生的盐碱地、戈壁滩和荒漠。第一批军垦战士来到这里的时候,这片土地上只有一户哈萨克人家。战士们在地上挖个大坑,坑顶上搭上柴草,在坑里面垒上土炕、灶台,就算住下了。这种“房子”叫地窝子,参观时,我在里面待上几分钟,只感觉阴冷又不透风,十分不舒服,而他们远离家乡,一住就是几十年。2000年国家实施金边工程以后,才建起了砖瓦房,通上了暖气。

  在185团,带领我们参观的是团里退休的女职工。她的父辈,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响应国家号召来到了新疆支援建设,不仅奉献了自己的青春,也奉献了自己的终身,最后将子孙也留在了这片土地上。在185团,像她这样的兵团二代还有很多,有的,还有了第三代。

  在这里,还有两个特殊的特殊的戍边人——被称作“西北民兵第一夫妻哨”的马军武和张正美夫妇,夫妻二人坚守在距离中哈边境仅5米、方圆3公里荒无人烟的地方整整29年。他们的故事,始于1998年4月阿拉克别克河的一场突发洪水。

  按照国际贯例,作为国界河,洪灾过后,如果河水向地势低洼的中方一侧改道,国界就将重新划分。为了守卫国土,185团全体职工家属不分男女老幼,全体上阵,整整奋战16个昼夜,终力克洪水,保住了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为预警后人,遂在此设立民兵哨所,巡边收土护林。光阴荏苒,哨所的“主人”马军武夫妇始终坚守与此。2014年,马军武还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

  但对他来说,荣誉不算什么,它属于260万兵团人。这里虽然条件艰苦、环境恶劣,夏季的蚊虫能叮死鸡鸭鹅,冬天的气温最低可达零下53度,有很多女职工,一辈子都没穿过裙子,但是一代又一代了兵团人依旧坚持了下来,在这里巡边、耕作、守水、护林。

  当他们说“一生只做一件事,我为祖国当卫士”时,我们不禁泪红了眼眶,因为他们的默默付出与坚守,才有了边境的安全与稳定,才有了繁荣昌盛的祖国。新疆不仅有美丽的风景,也有最可爱的人!聆听185团的故事,也是此行最大的收获。

  这也是一篇“艰难完成”的游记,断断续续写了半个多月,越写就越难忘记那里的风土、人情和一草一木。在新疆的几天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新疆人不是你们说的那样。”的确如此,这里美景难忘,美食飘香,人民亲切善良,当然也很安全。不要让少数人误会了它。

  新疆,咱们后会有期。

  美丽的喀纳斯。

  在185团所在地,“西北之北”的国境线上,我们挥动着国旗唱起了《我和我的祖国》,就像歌里唱的一样,所有兵团人和祖国息息相连,一刻都不能分割。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