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休闲 >> 美食
字号:    [打印]

平湖糟蛋

作者:宋金燕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11月09日

  前阵子有老家的同学来临海,给带了些平湖糟蛋。家里人怎么都看不明白这惹着米粒的鸭蛋,观之蛋壳晶莹柔嫩,闻之一股浓郁的酒糟香扑鼻而来,还有个霸气的名头叫“天下第一蛋”,真正是完全不知道怎么下手。

  其实吃糟蛋是很文艺的,老家都讲究个“品”字,这跟平湖人温润的品性据说是很契合的。吃糟蛋绝不可狼吞虎咽,破坏了意境。先在罐中取出一枚,放在精致的白色瓷盆中,再轻轻剥开软壳,始展蛋黄醇厚芬芳,视其玉脂似的壳、蟹黄似的艳,顿教人食欲大放。筷子开动,只觉酒酿似的醇、骨髓似的鲜,用来“过粥”真正是别有风味,还特别有格调!

  第一次吃糟蛋的人,很多都会闹笑话,以前有带来送亲戚朋友的,因未交代清楚,带回去送人的糟蛋,被亲友画蛇添足地煮熟了吃,结果自然味道不佳的趣闻,后来每每带土特产,都不敢带糟蛋,生怕说不清楚、吃不清楚。确实,首次接触糟蛋,有的并不苟同其味,经过糟渍后的蛋,蛋壳脱落,只有一层薄膜包住蛋体,其蛋白呈乳白色,蛋黄为橘红色,端着看着拿着都似乎要格外小心,吃时只要用筷或叉轻轻拨破软壳就可食用,总担心是不是吃到了生的,每每都要吃二回时方有所接纳,品尝再三后,很多人因其醇厚鲜美而成为铁杆“蛋迷”。这个糟蛋,就是这样,是越吃越不肯停嘴的东西!

  小时候老家的乡土教材,里头就隆重介绍过糟蛋。相传古时清雍正年间,在平湖城西有一个叫徐源源的酒坊老板,酿酒流传地方百姓,有一年黄梅季节发大水,把徐老板家中的一些鸭蛋混入了酒酿糟中,数月后,徐老板发现此蛋便敲开蛋壳,却惊喜地看到半透明的蛋白里,裹着橙红的蛋黄,气味醇香扑鼻,随即尝一点感到滋味特别,回味悠长,徐老板顿觉喜出望外,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因为他想到了这里的生意经,他决定把鸭蛋用糯米酒酿槽渍成为槽蛋,去上市出售何乐不为,平湖槽蛋便从此降临人间。这个故事在我小时候就能背得十分流利,还曾经偷偷地背着奶奶藏了很多鸭蛋“做实验”,当然了,结果自然是失败的。

  平湖的糟蛋厂在我印象里,只有一家,是老字号的那种。制作糟蛋的方法我们这辈人想来都是说不清楚的,只知道生鸭蛋在酒糟之前要敲碎蛋壳,但有不能敲碎那层薄膜,所以很讲求手艺功底。酒糟的时间也很长,要五六个月的样子。这大概也是平湖糟蛋产量并不高的原因,毕竟都得是手作,讲求一个精到。

  可能在外的人都会这样吧,往日在家的时候每每都能吃到的东西,都不觉得好,出来了,哪怕只是听到说到,想想也是很美的。糟蛋于我,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