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生活 >> 情感
字号:    [打印]

生活在此处

作者:朱 婷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12月19日

  米兰昆德拉说,生活在别处。人总会对相同的生活体验感到厌倦,从一处向另一处奔逃。但我却很少对临海感到厌倦,这座生养我的小城,承载了我生命中几乎所有的爱恨与聚散,始终安静沉稳,如一个甘心包容一切的故人。

  尽管如此,我也很久没有空余去细心打量它了。临海地处秦淮一线以南,却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江南,杏花烟雨、小桥流水这样柔婉的景致不足以概括它。站在高处四处眺望,附满青苔的长城像绵延的历史一样壮阔苍凉。幼小时我常常在黎明之际随母亲一同登临,晨露未收,不化的烟云高悬于我头顶,贪眠的城市伏卧在我脚下,仿佛身在今古之间。

  周末突然心痒,想要放下手边的琐碎事务,从常态中抽离,便环城去转悠了一圈。时值凛冬,这个亚热带的小城香樟尚绿,驱散了些许萧瑟。走在水气微凉的东湖边,我以为会看见满湖枯萎的芰荷,却只有干净、潋滟的水光,倒影着细瘦的垂杨,苇草丛中自有闲士横支长竿,垂钓着一湖风月。登上长城照常可俯瞰四野,风凿雨刻,城墙上遍布着时光流逝的痕迹,那都是古往今来多少缄口不言的传奇。年事梦中休矣,我和长城的岁数在一同递增,我越活越短,而它越活越长。有限的事物在无尽的事物面前理应谦卑,但无尽的事物恰恰创造自有限的事物,不朽的一切也承载于易朽的一切,这大约是生命的一项奇迹。

  长城走到头,是乌瓦黄墙的清幽寺院,白石桥下的一池绿水里曳着数不清的红鱼,虔诚的信众在梅树下烧了一炉又一炉香,连枝头微微冒尖的花苞都带上了些许难言的禅意,一并柔和了佛堂里金刚叱咤的脸面。我阿婆常说,佛祖有时便栖身在一花一叶里。我从来质疑信仰的真伪,但也无法抗拒万物有灵的说法,投奔某个观点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然而一心一念间天地都会重塑。一个人眼中所见、耳中所闻,无不鉴照他的自身。

  迈出寺门,几步之遥就是紫阳街,这条老街无处不是岁月的雕刻。沿街的木板楼悬挂一些被风雨褪去艳色的灯笼,低矮的篱笆墙上满是斑驳难数的蚁痕。冬日的暖阳下,三两个居住在街上的老人慵懒偎在摇椅里,眯缝双眼打量着聚散如萍的游人。我羡慕他们的闲适,却也明白闲适是从大半辈子的劳碌中沉淀而来,不是什么俯拾皆是的无偿之物。假如把人的一生比拟作年份的四季,我们每个人一样都要踏进岁末的寒冬,或饥寒彻骨,或在暖阳下休憩度日,皆是取决于先前三季的累积,如此想来,怎敢不再辛勤些许。在这样丰饶的季节,青石板路两旁常有橘农守着满满当当的木筐,等着被橘香吸引的过客前来问价。一路过去,街边有着玉陶店,刺绣行,杂货铺,愈走愈觉得自己走的不是此城此路,而是一段可以回溯的时光。

  边行走边思考,天日便渐渐昏黄了。站在紫阳街口回望,西天彤云似烧,落日给佛寺镀上厚重的熔金色,有个须发皆白的老僧正提一条竹帚慢悠悠地扫着上山的石道。城墙外灵江水滔滔不歇,从古老的年代一路奔流到今。要比喻历史或生命,用水是最恰当不过。地倾东南,高低有序,地表的河流从来是顺势而下,无法逆流而回,此时此日同样没有重演的机会。一念即此,我突然对于自己恰好生活在此处感动莫名。往日世间无我,它只是寂静;来日世间无我,它复归寂静;而今日我站在它面前的时候,它也正低着头望向我——仿佛是在寂静中等待了千万年,只为这一场有时限的照面。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