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走近传统村落》系列之二

古宅新居两相宜——白水洋镇前塘村掠影

作者:李忠芳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1月14日

  在临海西部重镇白水洋的腹地,有一大片平原低丘,俗称黄沙洋。在这一眼望不到边的平畴上,如棋子般散落着许多村落,其中有一个村子叫前塘村。从卫星地图上看,村子大体呈长方形,东西窄,南北长。村子周围阡陌纵横,田畴井然,一条自北向南的大岙溪,从村子的东边缓缓流过,为村民带来灌溉和洗刷的便利。村子西边的不远处,有两个低矮的小山包,当地人称之为黑松岭,白水洋通往天台的古道就从山麓经过。

  前塘村是一个农业村,早先,村民以水稻种植为主。近年,村民们的眼界开阔了,思想开放了,合理地利用低丘缓坡的自然条件,发展起多种经营,除了种桑养蚕,还相继建成了东魁杨梅基地、水蜜桃基地、桑果基地,以及杉木、松木基地,曾多年被有关部门评为农业发展先进村。

  村中的村民大多为朱姓,也有叶、杨等姓氏。据记载,朱氏先祖从560多年前,就已迁居此地。村里有一座朱氏宗祠,从戏台大梁上的墨书可以清晰地看出,祠堂建于民国21年,距今已有80多年历史。经过近年的改建,祠堂已兼具文化礼堂的功能,成了村民休闲娱乐、学习聚会的场所。

  说起祠堂,还有一事不可不提,前塘村的朱氏祠堂在抗战时期还为临海的教育作出过很大的贡献呢。那是1939年抗战时期的事,日机频繁侵扰府城,警报响彻上空,全城一片恐慌。当时的回浦学校出于安全考虑,在1939年2月,举校搬迁至黄沙洋,分别安置在店前、前塘、西洋庄、下洋庄等四个相距不远的村子里,坚持上课。学校初中部的教室和办公室,就设在前塘村的祠堂里,而师生们的住宿,则分散在村子里的农户家中。祠堂道地里的溪石,据说就是当年的师生们铺设的,至今保存完好。一直到1941年1月,学校才迁回城内旧址。整整两年,是前塘村,在动荡的岁月里无畏地接纳了这所流亡学校;是前塘村的村民,在艰难的日子中无私地为师生们提供了生活的所需。在临海的教育史上,应该为他们重重地写上一笔。

  从外边向村子看去,不管从哪个方向,看见的都是一幢幢崭新的楼房。如果驾车从店前村去往前塘,不消三五分钟,在村口不远处,便可见到一座高大的石牌坊,上面刻着“前塘村”三个大字,往前过了水泥大桥,迎面是一座叫“浪娇亭”的石亭,亭前蹲着两只威武的石狮子,周围还有精致的小花坛,当然,这些都是现代的建筑。已经成功入选国家传统村落名单的古村落,到底在哪里呢?如果你是一个外来者,要寻找到它的倩影,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有在村民的指点下,到了被现代建筑层层包围着的村子的核心区域,你才如同时空倒转一样,发现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古代。

  查阅宗谱资料,这里历史上没出过什么名门大户,但是,也不乏殷实之家。这立马就能得到证实,你看,古宅一座连着一座,一家挨着一家,从这一家进去,不用出天下,就可以从另一家出来,搞得你辨不清方向,找不准目标。穿行在曲里拐弯的古宅群里,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与同伴走散。尽管很多古宅已经破败不堪,甚至有些已完全倒塌,却也不乏保存相对完好者。具有江南特色的高大马头墙,灰色围墙上别致的砖砌漏窗,雕有神话人物和吉祥物件的牛腿,镶嵌有绿色玉石的雕花木门窗,用卵石拼凑成精美图案的大道地,还有,依旧生活在这里的穿着过时、行事守旧的老人们,所有的一切,无不在诉说着古老的故事,透露着远去的足音,凝固着久远的梦痕。明显看得出来,除了风雨的侵蚀和岁月的冲刷,村民们很少对古建有人为的变动。这里的古建筑群,似乎与村子周边气派的现代建筑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但却能如此地相安无事,互不相扰,着实让人惊叹不已。

  据说,村子里原先有一处叫“荷花道地”的大院,为什么有这么个典雅的名字,村民们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得上来。如今,这座大院的房子已经完全坍塌,从现有的断垣残壁来看,当年的规模应该不小。唯有道地里用鹅卵石铺就的精美图案,经过不知多少代人的踩踏后,依然光滑平整,完好如故,就像是一轴铺展在大地上的画卷,在无声地述说着当年的辉煌与荣耀。还听说,道地里旧时规定是不能沾染鸡鸭和猪羊的血迹的,如有宰杀禽畜,须离道地远远的。可以猜想,当年这家主人定是一位怀有大爱之人。

  村子里还有一座叶氏宗祠,已经倒塌得不像样子。现存的建筑是一座三开间正殿中的两间,左边的一间已不见了踪影,其余还有些什么建筑,已经看不出端倪。祠堂的房顶已经透天,门窗也不知去向,只有粗大的柱子却依然顽强地挺立着,始终不肯倒去,梁枋间残存的雕饰,十分精美,有些地方的色彩依旧鲜亮明艳。屋后有一堵还没完全坍塌的墙壁,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就像是一架屏风,被谁用来遮挡宗祠破烂不堪的窘相。

  村子里有些老宅子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构造,文物专家说,那叫“鱼鳞窗”。在高高的屋脊中间,兀然凸起一个三角形的构造,其朝向屋顶缓坡的一面用瓦片叠砌成鱼鳞状,既可通风,又可采光,其作用就像是现代建筑中的“天窗”,十分独特。据说这种建筑结构只在黄沙地区才能见到。

  前塘村自古民风淳朴,村民普遍仗义好善。据说发生过这么一件事:从前,邻村抓住了一个外地来偷鸡的小偷,被村民围住不断殴打。恰好有一位前塘村的村民经过,提出要将小偷带回处理。这位前塘人平时多行义举,在附近一带有较好的口碑,见是他,邻村的村民也就同意了。这位前塘人将小偷带回家后,对小偷说:“你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非得干这偷鸡摸狗的事?今后可千万别再干这种缺德的事了。”见小偷面有愧色,前塘人好菜好饭招待了他,临走还拿出一些银两给他,让他回去好好营生。

  多年以后,这位前塘人去天台贩卖布匹,因市场行情出现变化,布匹销不出去,而盘缠也所剩不多,前塘人为此焦急万分。正在这时,来了一位买家,要求将布匹全部买下,并给了一个很高的价格,还把前塘人请到家里好好招待了一番。这让前塘人疑惑不解,见此,那人说道:“恩人不记得我了?我就是那年被你救过的小偷。自得你的教诲和资助后,我洗心革面,经过几年奋斗,已置下一份不薄的家产。”前塘人这才想起曾经有过这么一回事,不禁感慨万分。多少年过去了,此事一直被前塘村的村民传为美谈。

  前塘村的民间文艺也颇有特色。听说村子里原先有一个会即兴演唱莲花落的老人,能不用唱本,看见什么唱什么,能将一个人的穿戴,以及相貌特征,从头唱到脚。可惜的是,这位朱姓老人前几年已经过世了。

  既要享受现代生活,又要保护古代建筑,如何处理好两者之间的矛盾,一直是困扰人们的一个大问题。如果我们实在无力对日渐颓废的古宅进行有效的修复,不妨学学前塘村,让它就那么原汁原味地保持着,不去对它有丝毫的拆毁和改动,等待着时机,等待着后人。即便是废墟,呈现的也是一种乡愁。这既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保护。前塘人无疑是明智的。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