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外婆的“火笼”

作者:杨若柳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1月25日

  今天冬至,数九寒天从此开始。我的大孙子又买来了一个新的电暖宝,给我们老两口暖手暖脚。看着这漂亮花布包裹着的暖宝宝,一种非常熟悉的思绪涌上心头,恍恍惚惚间我回到了童年,抱起了我外婆的火笼。

  外婆家在天台水南村,我从小跟外婆长大。“火笼”是天台方言,临海称之为“火坛”。据说古代某个皇帝曾为其命名“手炉”,而文人雅士则呼其为“捧炉”“手熏”。

  外婆家的火笼有两个,以质地分,一个是陶土的,一个是铜的。陶土的其实就是一个精细些的黄泥罐。罐的外层是竹篾子编织成的圆形外壳,内层是一个圆口稍往里收的盆罐,用来装炭火。竹外壳疏密有致,还有美丽的图案,既防皮肤灼伤,又能够很好地散热。每年冬至,外婆就在火笼的底部先铺上一层柴灰,然后加上锅灶堂里的木炭火,再在上面铺一层柴灰保暖。它还可以烤豆面,烤番薯干片。外婆白天干完家务后,晚上双手抱着火笼,塞进她那宽大的粗布衣裳里,贴着肚子取暖,然后到处走走看看,对晚辈指指点点,那形态简直是酷极了。如果坐着的话,就把火笼放在地上,双脚搁在上面来取暖。

  陶土火笼没有盖子,炭火和灰尘容易跑出来,因此一般是白天和傍晚使用,床上取暖则大多用铜火笼。铜火笼是一个铜制的圆形状盆罐,上面扣着有一排排洞孔的铜盖子,便于空气内外交流。铜不跑灰,但传热快,有时太热,外婆就会包上一层布。铜火笼有一个半环状的手柄,可以提着随身走动,就像带着一个流动的暖气片。我睡觉前,外婆总要先用铜火笼把被窝烘热,待我入睡后又把它塞到我脚下。有一次,我做了个梦,手舞足蹈,大喊大叫,把火笼也踢翻了,幸好外婆听到我喊叫声过来查看,才没有酿成大祸。从此,外婆就不再让铜火笼陪我睡觉了。每天早晨,我一觉醒来,总是看见外婆坐在我床前,用火笼为我烘暖内衣内裤,同时催我起床吃饭,抓紧上学。放学回来,冰冷的小手,迫不及待地去拥抱火笼,然后搓几下手,再烘,再搓几下手,即刻暖遍全身,幸福无比。我还常常把鞋子脱了,让袜子、鞋子也与火笼亲密接触下。我很喜欢这个铜火笼,它的盖子也被我摸得锃亮锃亮的。

  整个冬季,村里家家户户都有这类火笼。晚饭后,父老乡亲们常常是抱着火笼取暖,走家串户,聊天玩乐也形影不离。火笼是由火盆演变过来的,是火盆的缩小版、精巧化。小型火笼甚至可放进衣袖,故又叫“袖炉”。火笼除了冬季取暖外,还能在其他时段派上大用场。例如阴雨天,外婆就在火笼外面罩上一个圆形筐架,把湿衣裤等放在上面烘干。这时,火笼就化身为“烘干机”了。又比如,夏天夜里,外婆在火笼里放上晒干的豆壳或艾草,点上火,用扇子扇下,让烟雾驱赶房间里的蚊子,让我们能睡个安稳觉。火笼不但给我带来了暖冬,带来了生活便利,更带来了外婆的慈爱,带来了我童年许多难以忘怀的乐事。

  现在,各种冬季取暖的小电器已琳琅满目,既有科技含量,又有文化美感,使用方便,而且安全。何况,油汀、空调一开,整个房间都暖洋洋的。听说,还有一种叫“地暖”的,寒冬腊月光着脚在屋子里走也不会觉得冷。火笼自然退出了取暖用品的序列,失去了使用价值。但是,我还是很怀念那使用火笼的日子。今天,外婆离开我已六十多年了,她留给我的那个铜火笼,我一直好好地保存着,想念外婆时就拿出来摸一摸,顿时,隐隐约约中有一股暖暖的气息,带着外婆的慈爱,缓缓地在我心中流淌。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