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土孙家的桑树

作者:陈引奭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1月25日

  桑葚这里叫桑子。在这儿,采食桑子似乎并不是什么正事,成熟时,大多只有几个好奇的外来户会在市区后面那几条道路边上采摘,市面上却很少见有售卖的。那次问了土孙那几个维族老乡,他们说:“要吃吗?到我家来吧,不要钱。”

  沿着南干渠的泥巴路去土孙家,一路很颠簸。路边有土生的胡杨林,还有芦苇草和罗布麻丛。拐过几片棉花地后,就到了土孙家。在一片宽阔的土地中间,土孙家是前后两排的土坯平房,约摸六七间的老屋。房子与房子的中间,我们一般称作天井的上方,一个篷子把房顶连在一起。顶棚下面,挨着墙角的门口外放着一张大床,土孙的爷爷奶奶和几个娃娃就常常坐在床上。吃饭、午休、喝茶、说话、玩耍、发呆,基本都在这张大床上。土地远处有几排零落的白杨,因为是初夏,树叶很葱郁。老屋的前边是两棵大桑树,屋后还有一大片杏子林。

  桑树很高,有七八米的样子,树冠铺开来,遮蔽的地方看着就有五六间房子那么大,树上结满桑子。在江南,许多地方叫桑葚为桑乌,因为它紫得发黑,属于黑色食品, 《本草纲目》记载说此物可以补肝肾,益精血,九芝堂等一些百年药号还制有桑葚膏售卖。但这儿的桑子怪就怪在它有白的和黑的两种。江南那边的桑子是先青,后红,然后紫。这儿的除了白就是紫,很让人稀奇。

  爬到土孙家老屋的平顶上,屋顶是平的,不盖瓦片,铺着是泥与草混合的“混凝土”,看着很坚固,但踩上去又有些弹性,估计保温性能不错。大桑树的许多枝条就直接垂到屋顶,够着手就可以摘下一些。桑子很甜,吃过这个,江浙的那些桑乌简直就是“索然无味”。但手采摘太慢,顶着新疆的日头摘了小半碗,头上早已晒得汗油直冒。土孙那漂亮的妹妹见我们辛苦,就解下她的黑纱头巾,看似不起眼,不想拉开来倒能盖过一辆小车。我们拉住头巾的几个角,妹妹就拿带钩子的长木杆挂到枝头处用力一扯,这一条枝干上成熟的桑子就簌簌地落到头巾里,足足有两三大碗。我们连说够了够了。

  问土孙妹妹,他们自己是否吃桑子。她说小孩吃吃,养的鸡和羊吃吃,他们自己很少吃。我们又问不吃桑子为什么要种桑树,这两棵这么大的桑树又种了多少年?她说不知道,只说是听她奶奶讲,奶奶嫁到这里时桑树就那么大了。后来我又听到一种说法,说是南疆这儿从古代的时候就把桑树当做圣树,认为可以帮助他们与上天沟通,并且他们还拿桑木来制作都塔尔、艾捷克等乐器,拿桑树皮做桑皮纸,这些都是当前南疆维吾尔包括一些其他少数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而我却想,中原地区一直把桑梓作为故乡的代名词。诗经《小雅·小弁》中就说道“维桑与梓,必恭敬止。”这大概是诗经那个年代里,关于桑树的最早记载。有桑之处则有家,见到了桑树也就见到了家园。

  有桑可以养蚕,蚕可吐丝,可织出华美高贵的丝绸。据说西域原来并无桑蚕,一说是有桑无蚕,后来于阗王借和亲之际,让下嫁的公主带来桑蚕之种,才使得西域有了蚕桑和丝绸,西域也从此广植桑树。也许,在房前屋后种植桑树就是当年中原文化传播到此后的继承与流传。而他们所以为的圣树与上天,其实应该是那样一份对于祖辈所羡仰且不愿割舍的情怀。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