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书院临海 文脉流芳——府城古代书院概述

作者:郑瑛中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1月25日

  唐开元六年(718年),唐玄宗在东都洛阳设丽正殿书院,后改名集贤殿书院,专门掌管抄书、校书、藏书工作,书院之名正式见诸于正史。宋代书院的兴起则始于范仲淹执掌应天府府学,特别是庆历新政之后,书院在北宋盛行一时,而执掌书院讲习者谓之山长。

  南宋,理学大家朱熹创立并完善了书院教育制度。富室、学者自行筹款,于山林僻静之处建学舍,或置学田收租,以充经费,各延大儒主持,不仅有专门的讲堂和斋舍,而且具备一定规模的图书藏量及生活配套措施,在制度建设、经费保障、行政管理等方面也体现了正规化、专门化特点,使书院发展比前代更胜一筹。两宋著名的书院有河南商丘的应天(睢阳)书院、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河南登封的嵩阳书院、湖南衡阳的石鼓书院、江西上饶的鹅湖书院。后来,书院由朝廷赐敕额、书籍,并委派教官、调拨田亩和经费等,逐步变为半民半官性质的地方文化教育组织。

  元朝时,书院山长由朝廷任命,列入帝国官僚体系,专讲程朱之学,并供祀朱熹、二程为代表的两宋理学名家,官办教育更为鲜明。明朝初年书院转衰,直到余姚人、思想家王阳明出现,书院再度兴盛。随后书院因批评时政,遭当局之忌,明世宗、张居正皆曾毁书院,尤其是无锡“东林书院事件”,魏忠贤尽毁天下书院,书院一时没落。满清入主中国初期,对书院犹有余悸,继续抑制。雍正十一年(1733年),正式明令各省建书院,采取鼓励政策,书院渐兴;惟不分官立私立,皆受政府监督,不复宋元时代的讲学自由。

  临海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是千年台州府所在地,崇文厚德之风代代相传。八世纪中期,唐代广文馆博士、著名诗人、书画家郑虔以司户参军身份在州城开办有书院雏形的学馆,教民立学,开创台州一代文风。广文博士郑虔去世后,薪尽火传,约过了270多年,即北宋时期,台州官府倡办教育事业才有了长足发展。景祐四年(1037年),临海县令范师道首先在台州建立了县学。康定二年(1041年),台州知州李防在文庙建立州学,使庙学合一,是为州学之始。南宋时,理学大家朱熹讲学临海、黄岩等地,台州文化教育事业得到了迅猛发展。嘉泰元年(1201)“举进士者逾七千”(《临海墓志集录》),已有“小邹鲁”之誉。《嘉定赤城志》载,至景定三年(1262年),台州共建有县以上书院12处,台州成了我国著名的宋明理学流派——浙东学派的策源地之一。书院兴旺带来的直接效果就是人才辈出,科举蔚起。两宋浙江考取进士的有6000多名,临海就有225名进士,陈公辅于北宋政和三年(1113)太学上舍考试第一(相当于状元),王会龙登宝庆二年(1226)状元;元代泰不华于至治元年(1321)高中状元。特别是有明一代,临海公、私书院发展非常兴盛,科甲连绵,计有进士128人,占整个台州进士数量的47%多。其中秦鸣雷为嘉靖二十三年(1544)状元,陈璲连中乡试第一(解元)、会试第一(会元),俗称“二元”。另有举人336人,贡生438人。

  据台州府志、临海县志统计,宋至清,仅仅在府治临海城关,历代就先后建有17所书院,著名的有广文书院、上蔡书院、溪山第一书院、正学书院、东湖书院和白云书院,而位于北固山麓的有7所书院,可谓文脉流芳。

  广文书院,在北固山麓。清同治六年(1867),台州知府刘璈为缅怀台郡文教之祖郑广文(691—764)修建,设孝廉、五贡等课,又称孝廉堂,是全台州士人研习举业的中心。书院后建郑广文祠,奉祀广文先生,供考生参拜祭祀。规模为:大门里两旁辟为书舍,院中间为三楹文昌阁,阁两边环建书舍。以后,又于文昌阁后建楼五楹,东西附屋各三楹。同治十年(1871)扩其规模,增置斋屋,改名三台书院。1902年,清廷颁布《钦定学堂章程》,诏令各省、府、县分别设立大、中、小学堂,遂改三台书院为三台中学堂,光绪三十三年(1907)秋,三台中学堂改名台州府中学堂,并创办简易师范科(后改为浙江省立台州师范学校)。宣统三年(1911),台州府中学堂改名浙江省第六中学堂,民国六年(1912)改称浙江省立第六中学,民国二十六年(1937)增设了高中部,正式定名为浙江省立台州中学。1949年,浙江省立台州师范学校和临海县立师范学校合并,成立台州师范学校。1958年6月,临海师范学校改办台州师范专科学校,一年后旋改校名为临海师范学校。1978年12月,国务院批准建立台州师范专科学校。2000年,临海师范学校并入台州师专。2002年3月,经国家教育部批准,台州师范专科学校升格为台州学院。因此,广文书院、三台书院、台州府中学堂、浙江省立第六中学、台州中学是一脉相承的关系,与临海师范学校、台州师范专科学校、台州学院亦有极深的渊源关系。

  上蔡书院,台州最早的官办书院,也是宋代浙江著名书院之一。南宋景定三年(1262年)郡守王华甫建于东湖,纪念北宋著名理学家、河南上蔡人谢良佐而立,上书朝廷,乞请参知政事杨栋为书院山长,杨栋因而卜居于州治临海。元代,上蔡书院移址城北玄妙观右侧,著名诗人陈孚(1259—1309年)曾任山长(即院长),后任国史编修官。金华人、理学家王柏,字鲁斋,曾任书院山长,撰有《上蔡书院讲义》。学者周敬孙年轻时王柏研学性理之旨,著有《易象占》、《尚书补遗》、《春秋类例》等理学著作。明代上蔡书院多次重修,规模较大,正堂为面阔五间,两庑各面阔三间,门有二重。清代已不存。

  溪山第一书院,南宋建,在北固山麓,匾额为理学大家朱熹所书,元以后情况未见记载。

  正学书院,在北固山麓,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台州知府周志伟与同知王廷干等在原溪山第一书院遗址兴建,中祀十贤祠,除东中西都建有馆舍外,还辟有射圃、花园,比溪山第一书院规模扩大了四五倍,命名赤城书院,后圮。清道光年临海县令程章及绅民捐资重建。后奉方孝孺禄位,改名正学书院。邑人、拔贡何钟麟曾任山长。咸丰时正学书院不幸毁于太平天国战乱。同治时知府刘璈重建,聘请举人陈一鹤主持,后来,黄岩举人、著名学者王棻也曾主持。

  东湖书院,位于东湖中部,清康熙知府鲍复泰率郡士合建。咸丰时书院已荒圮,后毁于太平天国战乱。同治时刘璈知府重建。有教房七间,左右两庑各三间;讲堂五间,左右两庑各五间,南面是面阔三间的魁阁,北面过桥与樵夫祠相通,规模较大。辛亥革命光复会元勋王文庆曾求读于此,杨镇毅也曾执教。旧时书院挂有一联:“四面湖山归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器量恢宏。

  白云书院,明正统四年(1439),广西提督学政、江西提学副使、邑人陈璲创建于北固山麓,一时从学者甚众。临海人出其门下的有陈员韬(官至福建右布政使)和陈选(官至广东左布政使)父子,以及侯润(官至和州知府)、侯臣(官至河南左布政使)兄弟等一时之才。清已不存。

  下面,略叙一下府城的其他书院概况。

  丹岩书院,明福建布政使、广东布政使陈选创立,在北固山,清已不存。

  崇正书院,在巾子山麓,明理学家、提督贵州、福建学政金贲亨建,清时毁于太平天国战争。金贲亨在福建提学副使任上时,慨然以兴斯文为己任,创办道南书院。在江西,他亲自于著名的白鹿书院聚徒讲学。其名著《台学源流》凡七卷,对临海和整个台州理学发展史作了全面总结。

  南衡书院,明礼部主客司主事陈锡创建,在北固山,清已不存。

  敷教书院,明嘉靖台州知府罗侨创建,位于府学之西,清代嘉庆知府特通阿曾重建。

  龙映书院,明嘉靖台州知府李金创建,址在天宁寺旁,清代嘉庆知府特通阿曾重建。

  龙顾书院,明嘉靖台州知府许继创建,址在府城西门石佛寺。

  唐公书院,清顺治台州知府唐虞世创建于北山文昌阁,肇清代临海书院建设之端。

  帻峰书院,清初建于巾子山北麓。乡贤冯甦(顺治十四年(1657)进士,官至广东巡抚、刑部左侍郎)、何纮度(顺治九年进士)、洪若皋均曾就读。乾隆三十一年曾重修。

  南冈书院,在巾子塔下小寒山,清初福建按察司佥事、康熙临海县志主编洪若皋建。

  近圣书院,清康熙台州知府张联元建,在府学西南隅,建屋十六间,咸丰时因财力不济,改为义塾。

  正业书院,在今哲商小学校史馆后,清光绪年著名金石学者黄瑞出资创建。后改南乡书院。

  此外,在古代临海的广大乡村地区,历代先后共建有14所书院:

  旦华书院,位于县东南乡涂下桥(今杜桥),清同治刘璈知府命里人、岁贡项靖邦等捐资创建,后改小学堂。

  宾贤书院,位于县东南乡大汾龙山文昌阁(今杜桥大汾),清道光里人李安邦、李涉云等捐资创建,后改小学堂。

  尊儒书院,位于县东南九十里小芝(今小芝镇),清同治刘璈知府改真如寺建立。邑人、拔贡何钟麟曾任山长。

  鹤峤书院,位于县东南乡桃渚(今桃渚城),清乾隆十五年始建,里人郎继虞末修于同治年间。辛亥革命光复会元勋杨镇毅曾任山长。

  南屏书院,位于县东南乡涌泉南屏山(今涌泉镇南屏山),明嘉靖年间里人冯凤池建,后废,清乾隆岁贡冯赓雪重建,同治年间刘璈知府扩建规模,捐资民田六十余亩,以为书院膏火。

  白象书院,在县西30里象鼻岩(今括苍镇张家渡村)。明太仆、人文地理学鼻祖王士性(1547—1598年)建。

  东壁书院,在县西20里下塘园(今永丰镇下塘园村),清初福建按察司佥事、康熙临海县志主编洪若皋建。

  这里需特别指出的是,除上述7所书院外,还有原属旧时临海县的7所古代书院,即海门的东山书院(清代)和印山书院(清代),葭沚的椒江书院(清代),栅浦的一所书院(明代),章安的观澜书院(南宋)和金鳌书院(清代),以及三门山场村的鉴溪书院(元代)等,因现代行政范围变更,故且不论。

  综上所述,从唐中叶开始至晚清,书院作为一种重要的传承中华文化教育组织延续了一千多年之久。书院通过传承、弘扬和传播高等级学问,教育培养了许许多多德才兼备的人才,这些精英人才在历朝历代都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1901年开始,我国书院不幸被错误地视为历史的沉重包袱而抛弃,国学大师胡适先生曾经感慨:“书院之废,实在是吾中国一大不幸事。一千年来学者自动的研究精神,将不复现于今日。”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