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快乐后山

作者:张 驰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1月31日

  后山位于临海城区的西北隅,与台州府古城的靠山——北固山仅隔一条国道。人们称它为后山,大致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按古城的前后方位来定,它居于古城的背后,所以称后山;二是因为在那片山林还藏着一个名叫后山的村落,于是便把村名与山名统起来叫了。

  无数次经过后山脚下的原104国道进出城区,并没有在意过后山的存在。直到八九年前从古城的西北出口处修建了一条进山公路,这才开始陆续从人们的议论中得知有个后山,也听说过有人想投资开发后山。那还是一个时兴建造私人会所、富家别墅的年月,所以在我的想像中,那里一定是一处豪华的所在,唯有体面人才能进得去。

  2017年深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随几位朋友终于进到了后山这处一直神秘在我脑海中的地方,让我饱览了后山绚丽的秋色。

  那是一个秋阳高照的上午。我们一行沿着弯曲的山路才行进一公里左右,前面的车辆就在一处弯坡上停了下来。看见他们纷纷拿出手机站在护拦的水泥墩上拍照,我也情不自禁地打开了车门。才站到他们的背后,我就被眼前的景观惊呆了,后山还能以它的美来建构城市的美。是的,我所站的位置恰好在一个射点上,左边的后山与右边的北固山,恰如两条张开的射线,组成一个恰到好处的夹角。透过这一点放眼望去,整座城市瞬间就以一幅从未呈现过的美图切入我的眼帘:前景是半圆形斑斓的秋色,红橙相间,黄紫连绵;中景是城区错落有致的房屋,作为主体部分的数十幢高楼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那高高的藏青色玻璃墙面反射着秋阳的光芒,甚是壮观。而隐约呈现的几座大桥也把灵江蜿蜒的身姿勾勒了出来;更远处,便是环绕在城市新区周边的绵延的青山。我在想,如果把站立的地方再恰到好处地升高一些,让灵湖、东湖、灵江与城墙也取进镜框里,那千年古城山环水绕、秋色流韵的景致一定会更加壮美。

  惜别这幅美景,我们继续上山。透过车窗回望,城区转眼就隐没了。又行进两三公里光景,便看到一处锈迹斑斑的大铁门锁上了前行的路。是前车的一位朋友下车快速推开了两窗大铁门,我们才得以继续前行。又行进一公里许,终于进到了后山的中心区。我们把车停到一处高坦上,才出车门,几棵柿子树上挂满的红柿子便向我们招手了。

  我所说的后山上的这片中心区,是一片山间洼地,占地约200余亩。站在高坦处环顾四周,除了背后有两处呈丁字型的单层建筑外,四周都是山,根本就没有什么会所与别墅之类的房子,连那个名叫后山的村落一户人家也没看到。见我们好奇地站在那里,一位农民模样的中年人走过来邀我们到茶室喝茶。据介绍,他姓谢,是这片后山的主人,也是后山村的党支部副书记。

  茶室就设在丁字型建筑竖着的那间屋内,一张较大的茶台摆在一进门的中间位置。这里占地约三间左右,里面并没有隔断,看上去很宽阔。在茶台的两边,还摆放有多张沙发和一张牌桌,看得出来,平日来这里喝茶、聊天或是打牌的朋友一定不少。据主人介绍,与茶室相连的那排房子,是厨房和两间餐房,餐房内除了桌椅板凳,也没什么装修。通常,有朋友进山来玩,他们都会自带菜肴,自备厨师,这里只提供现成的锅碗瓢盆与油盐酱醋。遇有两拨不同的朋友都想在这里就餐,那就得按先后顺序排着,先到的先做,先吃。因为有朋友事先做好准备,我们一行是要在这里吃午饭的。眼看离午餐时间尚早,有人便提议到外面转转,毕竟这是领略后山秋色的最佳时节。谢书记也提议我们去摘柿子,并把事先准备好的钩具与蛇皮袋递到几位朋友的身边。

  我没有去摘柿子,而是沿着来时的车路,漫不经心地往下走着,身上,时不时地抖落出阵阵寒意。

  路边,芦苇比我要高,但比我谦卑;而柿子树比我更高,也更加傲慢;满眼的矮个子枫树与红枫杂居在青绿的植物之间,红的如火如荼,黄的别开生面;而池塘边的一排水杉看上去更像是在跟水闹别扭,硬生生地站在水里,黄得格外瘦削……这些秋的精灵,虽然彼此不和,各自分裂,其实,它们都在各享其乐,共同呈现着秋的美质。在这片山地,柿子树是唯一拥有果实的植物,我之所以没有去摘它,就是因为在内心里真的无比欣赏柿子的傲慢与决绝:柿树上的叶子全都掉光了,唯有柿子高高地、赤裸裸地挂在那里,似乎是在向众多的植物炫耀自己。这又有什么不妥呢?它从春天、夏天一路走来,与烈日斗,与暴雨斗,与狂风斗,与寂寞斗,与飞禽斗,与人的可怜的欲望斗,如今总算成熟了,有鲜红的果实了,还不能容许它把自己的喜悦表达出来么?你去摘它,就等于无端地占有了它的果实。我宁愿看着它活生生地坠落到地上,也不忍心去人为地偷抢它的果实。

  这样想的时候,其实我还想说,后山是一个澄明的敞开者,在此敞开的境地中,无一草一木是多余的,它以自己的方式在大地上呈现出一幅幅精美的景致,随便从哪个角度取景,都会有一幅美图,都能存一份愉悦。而参与这片大自然艺术雕塑的,应该还有人的存在,那便是这位苦心经营多年的谢书记吧。那些散在山岗丛林间的红枫以及房前庭院里的月季,那些石砌的密林幽道和遗弃在洼地平坦上的两间木房,还有一方菜园里栽种的青菜与萝卜……所有这些,都应该有他的功劳。

  事后我才得知,这位谢书记,名叫谢加青,先前也当过村里的支部书记,任副书记是近年来的事。他是这片农场的承包者。在后山,农场与山林是两个概念,农场属于古城街道,它以高坦处的房子为中心,东边便是这处山间洼地,西边还有一处杨梅林,属早年的集体农场。而山林,则属于那个早已搬迁了的后山村,大约有一万余亩。在承包农场的同时,谢加青作为村里的干部,也很有心想把这片山林都开发出来,把它打理成一座城市的后花园,以便吸引更多游人前往后山休闲养生。前面提到的两处小木房,就是他自己拿钱做成的样板房,旨在让人们去体验山中居住的感受,如是,日后开发成功将会大大增加村集体的收入。所以,多年来,他一直义无反顾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拿钱,栽种了那么多的观赏林木。

  看得出来,他也算得上是一位唯美的人,他会时常在自己的微信圈里发出几张美图,且附上几句精短的文字。诸如:“寻一方庭院,安放我心;沏一壶清茶,平淡我心;”“初冬的后山,仿佛进入了童话世界,枫叶红了,随风飘荡,美得令人心醉;”“冬天的底色是金的,花妍隐去,万物静默……”日前,他的微信圈里突然又发出了这样一条消息:“本人从今天起正式辞去后山村副书记一职。感谢这十几年来一直支持我的各位村民,我没有做好后山村工作,在此对你们说声对不起。还有每天告我的朋友们,希望你们带领后山走上富裕道路。”

  本该快乐的后山,怎会出现如此不快的事情呢?带着这些疑问,我也找朋友做了一些了解。原来,后山也曾是一片很大的坟场,山间散落着无数的坟茔。因为修这条进山的公路,牵涉到迁坟,其中许多坟都是市区人家的,谁也不愿沾上这个麻烦。加上村干部间的不和,同意修与不同意修的意见分歧也大,谢加青便这样成了众矢之的,以至于上访告他的人至今也没有休罢。

  作为局外人,我无法裁判村里的利益瓜葛与是非立场,但我能感受到人间底层的坚韧与坚硬。在农村,那些看似没有多少文化知识的村民,其实,他们远比所谓的中产阶级知识分子更加百折不回,他们身上确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沉底劲头,那怕一条道走到黑也在所不惜。

  也许后山的开发受阻与这些瓜葛有关吧。由此,也可以看出,人与自然的差别实在太大。偌大的一片后山,数百种植物,虽然彼此独立,属性不同,色彩各异,但它们懂得和谐共生,互不妒忌,共同呈现一片美景;而后山村的村民,虽也共处一村,但却相互猜忌,彼此破坏,谁也不服气谁,如此散沙一盘,又怎能过得上称心如意的美好生活?看来,生态文明建设果真是任重道远,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也遥遥待期。

  一个不能真正领略到自然快乐的人,注定不可能真正懂得自身的快乐。同样,一个只能囿于自身志气的人也永远无法把众人带向幸福与快乐的彼岸。祈愿收藏自然快乐的后山,也能收藏更多人类的快乐。期盼拥有快乐后山的后山人,早日凝心聚力,把只属于千百号人的后山推向亿万人心中的后山。如是,后山,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快乐的后山”!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