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我和《动物世界》

作者:张健翊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3月07日

  我平时不大看电视,一少时间,二没习惯。偶尔打开,基本上也只是停留在那几个频道上。首选是《动物世界》,动漫也有些喜欢,前者的真实性毋庸置疑,后者则摆明是无需推敲的。我曾有不良嗜好,一看电视,就要钻牛角尖,自讲自话且喋喋不休,因而没少遭家人白眼。

  自打看《动物世界》后,此病自愈。就我而言,《动物世界》和动漫的内容大都与己无关,看着就图个轻松而已。尽管《动物世界》里常有血腥打斗的场面,你撕我咬,但目的却十分简单,要生存,为繁衍,这些都是必须的,只是形式上有些残忍。你看它们的行为,没有一起像是故意找茬的,我们的研究也无法证明它们会由此产生出快感来。一切按本能,没有谁对错。所以我即使进入那些杀戮场景,也就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淡定到如同看到肉铺案头上的那一片血色,心情一般不会受到太大的波动。

  我喜欢《动物世界》的第二个理由是,画面中的自然风光极美,景色繁多。试想,野生动物出没的地方,听起来就有神秘感。它们大多分布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是我们人类尚不及开发或顾及生态而不敢开发的地方。比如南、北极地,澳洲雨林,东非大裂谷,阿拉加斯岛以及惊涛骇浪下面的大洋深处等。总之都是些常人难以涉足的地方。由此构成生态原始、景色独具的画面,让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而乐在其中的那些动物们,各自经过千百万年的进化与变异,无论是食草的、吃肉的,天上的还是水下的,都早以练就了一套非凡的、与众不同的生存技巧,甚至常有各种不可思议的神奇行为,有的我们至今尚无法破译。它们既狂野又守规则,残忍但不卑劣。就这样自信满满又小心翼翼地活在它们那个世界里,从不想被人打扰。而通过电视看到的物种,大都是我们在动物园里难以看到的。就算铁笼有的,也早已不是它们正常的模样,一个个蓬头垢面,耷拉着脑袋,目光呆板,神形沮丧。哪怕艳若孔雀,贵如天鹅,也是变得邋里邋遢,佝偻着身子,迈着罗圈腿,用余光看人,装出一副流感的样儿,让人毫无看头。所以我宁可电视里看,再也不动上动物园的念头了。

  我喜欢《动物世界》除了上述的理由外,还另有收获,至少懂得了动物中也有“我师”。比如他们对待子女的做法,让人感慨。舔犊护崽,殷殷之情,与我等人类相似,但其中无半点溺爱之嫌。教子几近严酷,羽毛未丰先习盘旋俯冲,稚气未脱即行腾挪搏击,一切为及早独立作准备,也许作为父母知道自己无法为子女们预留些什么。在它们的世界里,你即使强健无比,称王称霸,也是一日不作,一日无食。这不像我们人类的有些父母,娇生惯养,有能力为子女提供终身保障,甚至能安排几辈子的生计。有备无患,这对子女们来说,勤俭节约、吃苦耐劳就会显得有些多余,因而有可能会渐渐失去自谋能力,即所谓好条件养出弱孩子。再看它们,步履蹒跚,即跃跃欲试,一俟长成,毅然决然,带着祖传的半身功夫,只身闯荡江湖。即使遇上天大的挫折,也不会气馁而中道返乡,更不会厚颜回家啃老求助。独立独行,昂然挺立于天地间。呜呼,想到这些,我自叹不如,唏嘘之余,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我感谢《动物世界》给我带来精彩与感动,如果硬要说有不适的地方,那就是让我的部分认知界线有些模糊,早期教育植入的概念受到冲击。比如,与坏人同义的豺狼、虎、豹,蛇、蝎、獐、鼠,看多了《动物世界》,渐渐地也变得不那么可怕可恶起来。每当出现母狮追捕野牛,猎豹突袭瞪羚,鳄鱼伏击角马,狼群围堵雪兔之类的殇景,我便会不知所措。既希望后者逃脱,又不想前者徒劳,脑际里浮现的全是双方活泼可爱又嗷嗷待哺的幼崽们。毕竟我也不是素食主义者,都是为了养家糊口,天降万物,身不由己,又能过分指责谁呢?写到这里,思维开始紊乱,有些扫兴,权当发生了一点副作用。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非常喜欢《动物世界》的,尽管里面有许多让人无奈的杀戮,但只要我们不介入,一切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