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休闲 >> 旅游
字号:    [打印]

一路向西

作者:马金豹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4月27日

  (一)风雨兼程

  我的故乡在浙江台州,迄今为止我绝大部分的人生岁月在此度过。除家乡之外,我待得最久的地方是云南大理。从地图上看,台州在东海之滨,向东一纵身,直入东海,而云南在西南边陲,向西一抬腿,即入缅甸。在台州和大理间划根线,则跨越浙、赣、湘、贵、滇五省,约3000公里的距离。

  此时春分已过,清明未至,乍暖还寒,最难将息。因我近日有事赴大理,寻思以哪种交通工具过去,左思右想,突然决定,不如就开平日骑乘的摩托去吧。

  3月26日清晨,春雨蒙蒙,淅淅沥沥。打点好行李,检查车况,与妻儿作别。想此番一去,翻山越岭,前路迢迢,不免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慷慨悲凉。

  出了台州,沿导航提示转入山道,就进入磐安境内。经细雨一夜洗刷,山间平整的柏油路分外洁净。两岸层峦迭嶂,植被葱郁,山谷间清泉奔涌,流水潺潺。当真是山色空蒙雨亦奇,两岸自在是磐安!

  出磐安,过金华,进入衢州,两耳风声疾疾,景物飞逝。突见前方公路最右边有一人匍匐在地,忙刹车减速,细看原来是一人身着素衣,手戴袖套,背负行李在那三步一拜,缓缓前行。

  我心里大为振动,开车过了她后靠右停下,待她拜过来后,定睛再看,原来是一位并不年长的女子,面容端正,肤色黝黑,满目善意,额上有一明显磕头触地时留下的黑色印记。我问师傅要去哪,答曰广东,再问几时能到,笑曰不知。我沉默无语,言师傅多多保重,便慌忙离去。我的慌张多半是由于羞愧,以为骑一辆车千里走单骑,便好不得意,好不畅快,但在这白衣素面虔诚的修行者面前,才觉得自己的想法幼稚而可笑,身在远行,要把心也带上才好。

  过了衢州市区,到了开化,雨已停歇,天边透出些微光来,乡间小路蜿蜒曲折,晚风微起,杨柳轻拂。远处庄稼地里大片的油菜花在余晖映照下沐着金光,光影流转,暗香浮动,如一幅油画,任你如何端看,它只是静谧着,不言不语。

  出开化进入到江西上饶。天色昏黑,就在路边随便找了家旅馆。不想凌晨3点半被路上经过的大货车惊醒,此后便无法入眠,脑中尽是那三步一拜、不知何时何月到广东的修行者伏拜的身影……

  (二)平凡之路

  3月27日清晨,早早起身,用过早餐准备出发时检查了下车子,发现气压不足,似乎有漏气的迹象,幸好对面有家摩托维修店,老板瞟了眼车子说不会修(因为不是真空胎,剥胎会比较费力)。只好骑上车再找一家,结果老板也是同样答复,加辛苦费也不干。无奈只好再找下一家,这次老板板建议我充点气跑一段路再说,也是不愿剥胎检查。好吧,那就暂时先加点气,硬着头皮赶路吧。

  从上饶到南昌约有250公里,一路骑行还算顺畅,但心里总是忐忑。在离南昌城还有40公里行程的时候,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后胎彻底没气,完全干瘪了。打开地图搜索,最近的修车店也在30公里外。苦无良策,只好站在路边,希望能拦下一辆电动三轮车,把我带进城去。不多时,便见一辆三轮车过来,驾车的是一位50岁左右的大叔。未到我面前,便主动减速向我靠近。我简单说了下情况,大叔随即下来帮我一起查看车况,告诉我前面3公里处就有维修店,他自己若不是要提前拐到别处,可以带我同去,临走时又反复向我说明路线。大叔走出一段路后,多次回头朝我张望,似乎很担心我的状况,也担心我是否能找到他所说的那家店,在我开出很长一段路后,我似乎仍然能感觉到他投递过来的关切的眼神。

  我按照大叔所说的路线,很快在附近一个叫三合街的地方找到了修理店。修车的师傅姓刘,一位年轻精干的大小伙。他仔细查看车况,确认内胎损坏,幸好我随车带有内胎,倒是省下不少时间,直接把内胎换上就行。车子很快修好。在我离开时,我留下一瓶水给刘师傅,他向我挥手,大声跟我说再见,希望我一路平安,有机会再来南昌。

  我知道,有些人,你一辈子只能见一次,匆匆一别后又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此生再无相见的机会。但这些人,这些你只见过一面的平凡的人,你会时常想起,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当然,我也决不记恨那些不愿帮助我的人,他们拒绝了我,自有他们的理由,我其实跟他们一样,都是这个世界上平凡又忙碌的普通人,年复一年走着同样的路,日复一日过着同样的生活。我们都曾经或正尝试着跨越高山与大海,向往着远方的田野,我们都努力地想过好这一天,不管到手的或渴望着的会不会烟消云散。

  进入南昌后,遇下班高峰,主道维修,车子断油,摩托车必须凭身份证到指定加油站加油,等等,不一一细说了。精疲力竭后留宿南昌,一夜无话。而随车带的备胎被用掉后,更为明天留下了隐患……

  (三)曾经的你

  当你满怀憧憬地进行着一次长途跋涉的旅程时,耳边似乎总能听见来自远方的呼唤,这使得我又一次在黎明的晨曦中醒来。因为担心遇上早高峰,没吃早餐就赶紧出了南昌城。

  中午时分到达宜春市万载县,已是饥肠辘辘,在路边随便找了家面店,连同早餐一并解决。饭后检查车况,竟然发现后轮气压又不足,不会吧?昨天刚换的新胎啊!失望、不安、徬徨各种情绪纷繁杂乱。幸好街对面就有修理店,马上推车过去。在师傅从外胎拔出一颗小拇指长簇新的铁钉时,那在阳光映射下闪烁的光芒,似乎要把我的眼睛都亮瞎了。想像中的自己此刻应该胯下有良驹,千里赴边陲,关山度若飞才对嘛,我终于清楚地明白,这次出行,不会总是诗歌相伴,饱览祖国山河壮丽,更多的是坎坷与泥泞、意外和磨难。而备用轮胎已经没有了,虽然修补后还能使用,但如果在后面漫长的行程中再发生意外,那就很有可能在荒郊野外仰天长叹了。

  黄昏降临之前,我赶到长沙,赫赫有名的关羽战长沙的典故,就发生在这座历史文化古城。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忠勇无双,义薄云天,是我从小就景仰的英雄人物。今天我一路奔波来到这里,纵有万般险阻,也不能有半分退缩。

  我搜索手机地图惊喜地发现长沙有我所骑摩托车的大贸店,逐决定连夜找寻。长沙城区极大,七拐八拐,找到时已是晚上8点,但店内却无这种型号的轮胎备货。店长建议我去湘潭,那里有个摩配大市场,可能会有我需要的轮胎。于是只好又往湘潭赶。

  在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里,当劳累一天的人们回到家里,吃过晚饭,陪伴妻儿轻声笑语、相互偎依时,大概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从千里之外赶来的风尘仆仆的男子,形单影只,倦容满面,腹内空空,怅然若失。那就是我,梦想着以四海为家,要去远方流浪的异乡沦落人哪!

  还记得曾经的自己吗?年少轻狂时痴心妄想着要行走江湖、浪迹天涯,转瞬间却已人过中年。当初曾经许下的诺言,在光阴的故事里四处飘散了吗?我环顾这陌生而繁华的城市,抬头望去,漆黑深沉的夜空依稀挂着几颗星星,努力泛着微弱的光华,宛若灯火………

  夜宿湘潭大市场边上,谢天谢地,几番寻找,终于找到了备用轮胎。老天真的是公平的,它封闭了一条大路,但同时允许你去开辟新的小径,希望接下来一切顺利……

  (四)蓝莲花

  金石桥小镇的夜晚是平和安谧的,温柔的夜色给孤独的旅人更多与自己相处的寂静时光。而小镇的清晨醒得也早,天刚蒙蒙亮,远处此起彼伏的公鸡啼鸣声就催促你该起身了。

  此刻我已远离了湘潭,经过了韶山、湘乡、娄底、冷水江,要从昨日夜宿的邵阳市隆回县金石桥镇西去怀化。

  小镇后方有公路盘山而上,山高坡陡,弯急路窄。不料未至半山腰,就有细雨落下,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越往高处,雨势渐大。不过片刻,漫山遍野便笼罩在轻纱薄绡里。雨点滴在头盔上,视线逐渐模糊。古人有诗云: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似无。可我只觉惴惴不安,别说绿树红花,连道路都看不清了。远处不时还有农用车闪着灯光缓缓奔来,只能靠右小心避让。想起平日电视里所见摩托骑手在阳光里自由奔跑、飘逸潇洒的模样,与今日亲历之反差,不由得暗暗叫苦。

  二月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行至最高处下坡时,雨已停歇,万道金光从对面最高峰处闪耀而出,雾气慢慢散去,渐无踪迹。下坡路倒是极好,似是新铺的,两边整齐地种植着红叶石楠,其杆立如火把,其状卧如火龙,经刚才春雨滋润,片尘不染,更显得艳丽夺目,生机勃勃。极目远致,天高云淡,日出旭旭;俯首近视,山野空旷,绿草如茵。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下坡行至半道时,远远就望见一座老木屋居于马路左边十余丈处,由一小径与公路相连。老屋的木板早已破旧开裂,颜色也变得黝黑。屋前还有一棵大树,树上开满了白色的花,而白里又有些微红,白的素静,红的淡雅,红白相间,赏心悦目。风儿吹过,枝叶轻摆,三两朵花儿慢慢悠悠慢慢悠悠地从空中飘落,坠于树下的绿草中,把那草儿也衬得更绿了,而老屋在大树的掩映下若隐若现,犹如一幅春日里绘就的水墨丹青,这不正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吗?

  我把车子靠边停下,缓步前去一探究竟。走到土径上,看见古屋的房檐下铺着青石板,一位老者在那里收拾一箩不知名的野菜,边上还有位妇人坐在门槛上,正看着老人做他手里的活儿。老人极和善,用当地方言与我交谈,我只能听懂个大概。原来两位老人是夫妇,自婚后就居住在这里,以耕作为生,至今有五六十年。平日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山下的市集,还从未出过远门。两人所育儿女均已成家,搬去了镇里,但夫妇俩在老屋住习惯了,不愿意下山,就打算住在老屋从此终老了。

  与老人告别时,老人站起相送,然后又坐回木凳上收拾野菜,妇人也坐回门槛上,仍是看着她的老伴。大树上又有几朵花儿掉落,慢悠悠地往下轻坠。遥想五六十年前两位新婚燕尔的年轻夫妇,正是坐在这门前屋檐下,看着这花开花落,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的悠然岁月的吧!老人居住在湖南怀化市中方县石宝乡,这是我这次旅途中印象最深的地方。我时常想起那座古老沧桑的老木屋,屋前大树上盛开的大簇的花,花树下相守了一生的古稀老人。我在这里看到了诗和远方的田野并慢下了我的脚步。谁不向往自由自在天马行空般的生活呢?但如果心中盛开着永不凋零的蓝莲花,那任何地方都能将灵魂安放。

  (后面的几天里,我先后经过了怀化、新晃侗族自治县、黔东南侗族苗族自治州、黔南布衣族苗族自治州、贵州市、安顺市、黔西南布衣族苗族自治州,再向西进入到云南境内,经过曲靖,到达昆明)。

  (五)追梦人

  从江南二月的杏花春雨中走出,途经金华、衢州、上饶、南昌、长沙、怀化、贵州、昆明、楚雄,经过近3000公里的长途跋涉,在清明节前一天阳光明媚的午后,我终于到达了大理市湾桥镇向阳溪村——这个我曾经居住了一年,时刻魂牵梦萦的他乡与远方。

  在村口的路边缓缓坐下,百感交集,无法平静。欣喜、快乐、悲伤各种情绪缠绕混杂,一起涌上心头。欣喜的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而悲伤呢?呵,为什么要悲伤?是一段旅程就此结束,而这颗心灵仍想继续前进吗?你好,大理向阳溪,故人回来看你了!

  我在寂静的黎明整理行囊,孤身出发,穿过无数宽广的马路、拥挤的人群,掠过广阔的田野、乡村的小径,跨过崇山与峻岭、幽谷与深涧。我曾在漫天飞扬的尘土中迷失方向,也曾在雨起雾浓的山林中惊恐彷徨。我迎着东方升起的万丈光芒即刻启程,仍在落日余晖的昏黄暮色里奋力前行。

  一路向西,陪伴我的是马达的轰鸣声,天地间自由的风,高空上飘浮的云,三月里娇艳花,农田里泥土的香,山野间苍翠的绿,还有灵魂对理想的渴望。

  我要感谢南昌城外为我引路的大叔,感谢三合街为我修车的师傅。感谢一路上为我提供住宿的客栈主人,沿途为我操持饮食的饭店老板。感谢那些微笑着或沉默着愿意搭理我的平凡普通的人,感谢那些给我祝福愿我一路平安的善良朴实的人。我也感谢怀化市宝石乡两位平和的老人,让我看到人世间最美的花树。我感谢在衢州公路上向南朝拜的素衣女子,让我找到盛开在我们心中永不凋零的蓝莲花。

  我们常觉长路漫漫人生苦短,我们曾经年少轻狂转眼白发苍颜。生命中有多少梦想要去实现,又有多少梦想已经放弃了呢?怎样才能抵达远方,远方的远方又在哪里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有经受一路的颠沛流离,才能配得上你想像中的诗和远方。远方就在我们脚下,你在路上了,就能到达;远方就在我们心里,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亦是远方!

  让青春的足迹在生命中写下永久的回忆,让城市的历史记取我们曾经盛开的容颜,让山川大地留下我们毅然远去的背影,让我们都能成为无悔岁月里努力寻求理想的追梦人………

  (之所以写下这些文字,一是想为自己并不精彩的生命留下些记忆;二是希望为我还未成年的孩子们作出榜样的作用,在将来面对困苦挫折时,不致失去勇气。感谢我的爱人和家人的支持,向正行走在路上的人致敬!)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