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一纸婚书一段往事一世情缘

作者:胡初跃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4月27日

“哇塞,好美哦!”情不自禁的赞叹声又一次在临海梦宝来民俗博物馆的展厅中响起。一张稚嫩的脸上流露出的惊喜,让好奇的参观者逐渐围拢,驻足欣赏。惊讶、颔首,不同的表情凝结成了共同的探询愿望……


自我和妻子汤玉芳共同创办博物馆对外免费开放以来,类似这样的惊奇和感叹常会在博物馆各展区响起。于是,又一次,我们为来自五湖四海的大伙介绍起了展品已知的过去和它背后的人文故事。

文明婚礼: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

这次让人惊叹的是一张民国时期的结婚证书,曾属于我的父母。已保存了70多年的证书仍然完整亮丽,证书上多彩的飞蝶、鸳鸯、双飞燕和蓝紫相间的孔雀翎、玫瑰、明月花卉各设其色,百年好合、五世其昌等图文合理设置,辉煌雅丽……


民国年间怎么会有如此考究的结婚凭证呢?由于上世纪40年代初期正值废除旧习俗创立新风尚的转换期,婚姻习俗也迎来了它的大变革。所以当时的结婚证书,不单只是图案鲜亮的证书,更有作为结婚现场记录的重要作用。


民国32年(1943)农历四月二十四日上午12时,黄岩县孙家大小姐要在黄岩公园举行新式婚礼也叫文明婚礼,引起人们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和关注,颇具影响力。婚礼首先由介绍人林选青先生(当地保长)介绍结婚人的籍贯、年龄、生辰八字——新郎:胡叙民,浙江省嵊县人,年三十一岁,民国2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申时生;新娘:孙荷莲,浙江省黄岩县人,年十九岁,民国14年二月二日巳时生。


随后,浑厚顿挫的声音拉开了婚礼的序幕:“吉时已到,良辰吉时,在此举行结婚典礼,恭请证婚人”。证婚人孙佰棠先生(新娘堂叔)开始证婚:“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迭绵绵,尔昌尔炽,謹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然后由结婚人、证婚人、介绍人、主婚人现场钤印。当两位主婚人——胡德运先生(新郎大哥)和孙瑸先生(新娘三叔)盖完朱印,开宴之声在公园相互传递。喜宴在中西合璧的礼乐声和道贺声中进行着……而这一切,几乎都在这张结婚证书上记录了下来。但当我们再细加琢磨,这段姻缘主人公的籍贯远隔重山,他们究竟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

经年往事:
人相近,心相印

这要从新郎说起。


新郎胡叙民(又名胡士民,嵊县崇仁区胡村桥乡宋家墩村人,父母早亡,兄姐五人),家贫无产业,后从军入伍,在残酷的抗日战场上曾多次受伤。

1942年下半年的某一天,从衢州战场上撤换下来的国民党所属临黄师管区的抗日部队,被安置在黄岩孙家大院进行短暂休整。战争是残酷的,受伤是痛苦的,但胡叙民却没有料到,自己即将被残酷和痛苦所组成的双纫线牵进婚姻的殿堂……


黄岩的孙家,自我母亲的爷爷孙锦江开始起家。孙锦江(孙浻)是黄岩县方山人,自光绪十六年得中进士后先后在江西等地为官,并奉旨在黄岩县寺后巷与司厅巷间择地建造“一字屋”进士第,当地人称孙家大院。


我的外公孙佰琪是孙家长子,正当科举之年时(光绪三十一年),却不幸迎头赶上皇帝废除行之千年的科举考试,一心盼望仕途的孙佰琪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于是在颓废和彷徨中抽上了大烟,直至抽光家产,贫病交加,拖累了发妻相继去世,留下来三女一子,其中就包括我的母亲——长女孙荷莲。
当时12岁的孙荷莲正无计可施,无路可走,幸好她的三叔孙瑸出手相助。孙瑸(字叔轩,曾是国民党少将,担任过东阳县长)看到侄辈的无奈,告知侄女孙荷莲同意收留她和弟弟孙家修留在孙家,同时过继她为自己的女儿。


时间的流逝,让孙荷莲在哀伤与淡忘中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也许是天意,这一天,她遇到了住进孙家大院的伤兵胡叙民。孙荷莲温良和善的细心照料,使胡叙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安逸,他的心头油然产生了人生三十而立该成家了的念想。人相近,心相印,抑或再加上一份同命相怜的亲近,胡叙民与孙荷莲终成眷属。而后来的生活证明了他们的选择没有错。

府城情缘:


山高路远,经停临海

1949年新中国成立,胡叙民的安定生活被嵊县老家多次催促回家土改分地的来信而打乱了。长兄为父,为了尊重代父者的心愿,胡叙民决定举家迁移。当时台州府城临海是黄岩县去嵊县的必经之地,因时局混乱,百业待兴,去嵊县的交通因山高路况差(晴行雨止)匪患严重干扰等多种原因车辆已停行多日,通行无期。于是,一家人回乡的脚步阴差阳错地停在了临海。


路阻日久生计无着,胡叙民外出寻工时得到了干道路养护工作的何姓老乡帮助,有了一份抬石杠泥的工作。1952年公路从私营发展到由国家接管,县级设养路工区,胡叙民也就此成了省交通厅公路局台州办事处的一名正式道工。


时过五年,老家又来信催促胡叙民赶紧回家分田,这是土改最后的机遇。急迫的家信、恳切的语言让胡叙民无法再次拖延,他辞职背起行囊,带着妻儿一行五人离开台州府城。一家人匆匆而回,细心的孙荷莲却没有忘记带上胡叙民的员工离职证明书,这不经意的细心给今天的府城又多留了一件难得的民俗实物见证。


这是1954年用手刻蜡纸在一张黄色毛边纸上油印的证明书,印制质量相当粗糙简陋,但它的内容和庄重的大方印,又能看出它的权威和分量。有意思的是,这张证明书在生产补助粮代金一栏中写着:折人民币八十二万一仟三百元,这巨大的金额每每让参观者发出惊奇的呼叫,“这么高的补助是真的吗?”是真的,但1954年的人民币币值与现在不一样,按照当今的标准换算,胡叙民的补助金额是82.13元。


离别多年的家到了,久别重逢,分房得地,亲情、财富两全其美,胡叙民终于让孙荷莲过上了幸福的家庭生活,但这段曲折的回乡经历也让台州府城浓厚的人文气息和热心好客的社会风貌永远刻在了胡叙民的脑海中。缘是一种说不清的偶遇,已一心安家务农、享受天伦的胡叙民,这一天突然接到了来自府城老领导的来电……


因临海特殊的地理位置,需要突击完成公路修建,养路工区的老领导相邀胡叙民回归共同参与建设。当时,全民建设新中国的热情空前高涨,在家庭责任与组织需要面前,胡叙民一时难以抉择,而这一回,孙荷莲坚定地支持胡叙民回临海参与建设。于是,退掉了老家得之不易的田地,一家人又回到了台州府城续写着与府城的情缘。

因缘和合:
承建公路,一世荣耀

根据组织安排,胡叙民被分配到了隶属于交通部工程总局第三工程局第二工程处承建的浙江宁海高枧(三门支线)公路修建工程。由于该工程位于沿海前哨,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也算是一项比较荣耀的项目,哪怕是普通一工,只要能参与都颇感自豪。


1955年8月5日,经过5个月的日夜奋战,工程顺利完工了,大家在红色的海洋中被振奋、激昂的鼓声洗涤了会战时的疲劳。胡叙民也在隆重的庆功会上领到了属于自己的荣誉——一张形似奖状的竣工证书,以此自我荣耀了一生;而细心的孙荷莲,也把这象征荣誉的竣工证像宝贝一样收藏了一生。


随着宁海线的开通,新政府加速了矿产资源的开采。后来,胡叙民又参加了新开发的浙江省205矿(龙珠山铅锌矿)的公路建设。经过一年多的突击修建,省级开发的矿区公路于1957年顺利建成。


为了矿产资源的快速出运,胡叙民再次被留用,成了重工业部管辖下的浙江205矿唯一一名公路养护专职人员,同时也成了新中国早期的一名工会会员。1958年12月20日,胡叙民领到了属于他的工会会员证,至今已近60年。


胡叙民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耕耘,尽管在1975年他正式退休,但源于对府城和岗位的热爱,胡叙民没有离开临海,继续无报酬养护公路,直至1985年被诊断为尘肺病,成了享受国家职业病待遇的一个普通老人,回家休养后胡叙民还是闲不下来,经常在住家附近的台州府城城墙上转悠,修修台阶、填填坑洼,乐此不疲,直到90岁高龄成了他的休止符。


父亲走了,母亲送走了与她相伴60年的丈夫,此时,她也已78岁高龄。每天相夫教子习惯了的孙荷莲忽然无事可做,孤单和失落相伴而来。为了寄托思念,她时常翻看那些来自过去的老物件,其中也包括这些证书。在这些老物件上,孙荷莲感受着那些昨日重现的记忆和时光,重温着他们曾经有过的故事。


时隔11年,母亲也走了,一生不与人争执的她最后在岁数上也不与父亲争长短,还是让父亲出头一岁。


老人虽然悄然无声地离开了人世,但是他们留下的生活印记仍在现实中闪烁。他们平凡而温馨和睦的长相厮守,在今天看来弥足珍贵。和谐的社会需要和睦地家庭来支撑,这几份父母遗留下来的纸质物证上,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台州府城深厚的文化底蕴,也让我们感到了市井人家平凡的幸福和台州府城一脉相承的好民俗好民风。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