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我可爱的妈妈

作者:张 辉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5月24日

  妈妈今年80了,四年前彻底退休回家,不久就发现她有了失忆现象。接着病情越来越严重,如今有时候连我父亲都不认得,竟然问与她朝夕相处了60多年的老伴“你是谁呀?怎么这么晚了还在我家?”

  想当年,母亲是回浦中学的高材生,还担任学生会的干部。她心态阳光,个性活泼,特别爱学习,会接受新鲜事物,即便到了退休年龄,她的这种秉性一点也没变。就在前几年,她还学我的样,把手机、电脑、数码相机玩得溜溜的,可是忽然之间,现在连家人的电话号码都记不住了。哪怕就三位数的亲情号码,怎不让人心酸心痛。

  父母结婚以后,在人武部工作的父亲,因病在他们婚后的第10个年头转业到了地方。从此之后,父亲调动一次工作,母亲就跟着调动一次工作,春秋韶华,就这么夫唱妇随,跟着父亲东奔西波。文革时期,父亲被关进“牛棚”,母亲受到牵连,从干部岗位被下放到乡下供销社当员工,生活非常清苦,但是母亲从未怨天尤人。她随遇而安,拿起一把剪刀、一根尺子,在柜台上干起了卖布的行当。尽管这样,她依然干一行爱一行,经常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母亲的手特别灵巧,什么针线活都会做。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家也与大多数家庭一样,日子过得很艰难。为了让我们这些孩子穿得更暖和点,母亲买来一些旧棉花,用一块小木头和一根小铁钉,就做成了“纺纱机”,每天晚上当我们入睡以后,她在煤油灯下“纺线线”,然后拼股做成“毛线”,给我们织成衣裤和袜子。那么多年,我们姐弟四人身上穿的毛衣毛裤,都由她一手织就。后来,我的女儿出生,生活条件大为改善。母亲买来了很多花色的全毛毛线,继续用她灵巧的双手,给她的外孙女织起了一件件漂亮的毛衣毛裤。她感叹现在的好生活,感恩遇上了好时代。一针一线总关情,母亲的慈爱,在我们儿女的心里如滔滔江水,忆不尽、叙不完。

  转眼之间我们都成家立业了。上世纪80年代末,为了方便照顾我的孩子,母亲特地从外地调回了临海,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到退休。退休后的母亲,随即就被一家颇有名气的民营企业聘去做财务工作,一做就是26年,可见她的活力、能力和亲和力非同一般。

  这么能干的母亲,我不明白怎么就突然患了脑萎缩,得了失忆症。但是母亲毕竟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她再怎么失忆,从来没有言语失当。她对人对事,总是心怀感激;与人相处,总是关爱声声,让人心存温暖。如今老年人接到的骚扰电话很多,不是卖保健品的就是问要不要贷款或推荐股票的,妈妈总是不厌其烦接了一个又一个,而且一律在接机时不忘说一句“您好”;挂机前说一声“祝你万事如意”。我的好妈妈,你真是太可爱了!

  妈妈有时候连早中晚都分不清,当我给她纠正时,她就会彬彬有礼地说:“对不起,我现在怎么这么糊涂了?”唉!一声叹息。有时候我指着照片有意考妈妈:“这人是谁?”或者有意识地让她去拿东西,她竟然答对或找到的时候,我会无比高兴,表扬她:“妈妈,你太棒了!”这时候妈妈就像个小孩子,笑嘻嘻地说:“有没有得100分?”逗的我们乐呵呵。

  100分,这个数字,过去她曾经无数次得到过,后来她又无数次用它来表扬她的外孙女和她的曾外孙。现如今她竟时常卖萌式地问我们讨要,并为得到它而欢欣鼓舞,这让我的心里说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但是,妈妈,您那可爱的模样,您那迷糊的欢心,却也牵动着我们一家四代人的幸福和快乐,让我们回想起美好的以往,沉浸于幸福的氛围。

  昨晚与朋友在小区散步,当她听说了我母亲的情况以后,表现出了极大的羡慕与赞赏。她告诉我,她曾经的一位邻居,说起来原来也是市里的领导,他的母亲失忆后单独住在车棚里。他母亲很闹腾,大清早一起来就在天井里爆粗口,骂她的儿媳妇,脏话连篇,不堪入耳,闹得大家很不清净。朋友的话,听得我心里拨凉拨凉的。我在想,这人世间,爱与恨仅一字之差,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的不同,我庆幸我有这样的妈妈,即便大脑失忆,即便不识南北,照样给我们带来幸福和快乐。这样的妈妈,你想,我们怎能不爱她!

  父母年迈以后,为了让他们生活得有乐趣、有尊严,我们兄妹合计着给他们换上了当地环境一流的电梯房。几代人,满怀欢喜地三天两头带着两老喜欢的东西来探望。在杭州工作的女儿,在网上购置了一台自动按摩椅,当我告诉她你外公外婆按摩得可舒服了时,女儿高兴的说“好啊,只要二老开心舒服,别说一万多元,就是两三万元也值了。”在杭州读书的外孙女,每逢寒暑假,一回临海就会来看望太姥姥。太姥姥则会给“披肩发”的曾外孙女,捋起长发,梳起两条小辫子。这种温馨的场面,总会让我心头泛起一阵阵的暖意,眼眶湿润。

  现在母亲洗澡时连冷热水都调不来了,于是我包下了为她洗澡的任务。我不光给她搓搓背,还用雅诗兰黛洗面奶给她搓脸。我对妈妈说“这可是美国的名牌洗面奶,您洗了会更白白,更嫩嫩,说不定还会返老还童,到时候有一大帮小伙子来追你的哦!”于是母亲就哈哈大笑,说:“我才不要呢,我就要老张!”浴室中,我们娘俩咯咯地笑着,嬉闹着。这笑声里,虽有酸楚,但更多的是快乐。

  这就是我的妈妈。一位从艰苦岁月走过来的妈妈;一位从来不叫苦、不叫累,只知道努力的妈妈;一位从来不会埋怨,只会感激别人的妈妈;一位拉扯了我们三代人长大,依然给我们带来幸福和快乐的妈妈。

  妈妈,不管您“糊涂”到哪个地步,我们都永远爱着您!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