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不忘黄师同窗情

——写在金善京《夕阳红》续集出版前夜

作者:李用华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6月14日

  1952年秋季,我和善京等12位应届小学毕业生,由当时的临海县文教局,保送到黄岩初师读书。8月底,这批100多名的新生,分别由原籍地温岭、黄岩(现台州市三区)临海三处鱼贯进入黄师大门。

  我和善京等8位临海籍同学被编入秋乙班。因为是同班,为日后建立彼此朝夕相处的同窗情,创造了良好的空间条件。

  从黄师入学时起,至今已66个春秋了,但我第一次与善京见面时的情景却历历如昨。9月1日上午9时许,同学们先后进入教室,站着坐着的都有,等待老师的到来。我和善京站在教室角落靠墙处。我见他两片嘴唇动了一下,露出了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随后,一个变音期浑厚的男声,夹带着生硬的杜桥腔冲进了我的耳朵:“我叫金善京,杜桥炮台人。”我也随即自报家门:“我叫李用华,尤溪人。”一个朴素、墩实、英俊的海边少年形象展示在我的眼前,我们的同窗情,随着简单的两句对话拉开了帷幕。

  在校园里,除了学习和集体生活以外,还有一些共同的兴趣和爱好,把我们捆绑在一起。每个周末,我们相约去郊外游玩。几次出游,我与善京之间的同窗情得到了蔓延和发展。

  记得有一次出游,那是春意盎然、凉风拂面的星期天,我和善京一起约了四五个同学,来到了县城西门地处澄江边的五洞闸。这里在当时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初具规模的水利枢纽。五洞闸,顾名思义就是5个相连的大闸门,它的功能就是调节干旱和涝灾。虽说是水利设施,但由于规模巨大,工程宏伟,放水时,澄江水从5个闸门喷出,像“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闸底如蛟龙在翻江倒海似的,气势磅礴,所以,它也成了一处游览胜地。大闸上部浇盖着10米宽、20米长的平顶。我们到了那里以后,就坐在顶上,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沐浴下,感到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向四周望去,一派景象立即映入眼帘:澄江的潮水汹涌澎湃,后浪高过前浪地奔向远方;两岸一眼望不到边的千万亩橘林,在春风的吹拂下,枝头摆荡摇曳。玩了2个小时,我们回到学校后,都还觉得回味无穷。

  记得还有一次我和善京等四五个同学游九峰公园。那里可是黄岩最优美的景点,闻名遐迩。兴奋的我们一边走,一边看。向上看,两座山峰高耸入云,中间谷底有一条山涧,流水潺潺,岩头挂满了大小不等的瀑布。在瀑布的冲击下,岩下都有一个过膝深、清澈见底的小水潭。在那时,这山涧可是黄岩最好的洗涤场所(现已禁止洗涤),我们也常会来这里洗被子。公园两边,古木参天,绿荫蔽日,庭院鳞次栉比,九曲回肠的石铺小径似蜘蛛网般的向四处延伸。九峰之游,使我们大饱眼福,享受了一次大自然赐予的恩惠。

  不过这么多次出游,最让我铭之于心的是游九峰之后不久的一个星期天。那天,我和善京等几个同学又踏上了新的征途——登下基岩景点。它地处九峰东北方向的一个山巅上,离学校约7.5公里。我们从山脚下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向上逐步攀登,一个小时后来到山顶时,大家都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但当见到别有洞天的一番风景时,即刻眼前一亮,很快恢复了元气。山巅上伫立着一座规模不小的庵堂。我们入内后即见到了两个尼姑和十多个游人香客。堂内烛光香火通明,青烟绕梁。

  我们在庵里玩了约20分钟后,就从后门出去沿北坡向下走,约5分钟后,发现路边有一个大洞口,四周没有护栏。这个洞口是山下廊石板仓的上端。我们正值“初生牛犊不怕虎”时期,就斗胆站在洞口俯瞰洞底,只见经几百年开采石板后,底部已积水成潭。深绿色的水面波光粼粼,潭底深不可测。底部离洞口百米许,整个舱底除去水面外,还可容纳千多人。玩了半小时后,我们下山经过山下廊村一直走向学校。这次下基岩一日游,使我们懂得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的哲理。

  星转斗移,黄师3年很快就结束了。至今还清晰记得1955年7月在澄江轮船埠头那次离别。那天,霞光洒满了澄江两岸,码头上拥挤着一群黄师55届秋乙班毕业生。20多个温岭籍和黄岩籍的学生为即将登船启航返乡的12位临海学生送行。催促旅客登船的第三次汽笛声传进了我们的耳朵,送别的同学缓缓地把行李交到我们手中,立时30个同学泪如泉涌,泣不成声,心中默默传递着“同窗情”3个字。我们终究离别了盈育我们3年的母校,离别了朝夕相处的同窗好友。那夜12位同学在船舱里没说一句话,忍受着一生中最痛苦的离别之情。

  第二天,我们到县文教局报到,被告知我分配到东塍区,善京返回杜桥区。那个年代,通讯落后,彼此几乎失去了联系,“同窗情”暂时被历史的海洋淹没了。

  2001年10月的某一天,迎来了黄师80华诞庆祝会。我们作为黄师的学生被邀参加庆祝会,大家共进午餐,拍照留念,交换电话号码或通信地址,分班座谈。黄师毕业后40多年,大家未曾见过一面。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如今已变成了鬓发斑白,额头布满了岁月年轮的祖字辈老人。见面时,大家只能四目相对,谁也叫不出谁的名字来。当我喊出了“善京”两字时,双方泪眼婆娑。“同窗情”3个字又重新浮出了水面。

  在校庆之后的十几年中,我们班先后在临海、黄岩、温岭和宁波等地举办了五六次同学会。我和善京每次都参加,还为同学会的召开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准备工作。“同窗情”又在发酵、膨胀着。

  如今,当年黄师入学时的那个海边少年,经过了近70年人生风雨的磨练,已站到了文学殿堂的大门口。他用自己的毕生精力、心血、智慧和实办,证实了自身的价值,证实了黄师55届秋乙班是藏龙卧虎之地。

  难忘黄师三年同窗情,作为善京最知心的同窗好友,我为他骄傲、自豪。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531226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