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飞翔的树

作者:陈大新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6月14日

  我注意到树的飞翔,是于春风杨柳万千条的时节,游于大江南北之际,见到相似的岸柳如烟。我想,杨柳的迁徙和人是相似的。不同的是,人一直追问自己从哪里来,而树则只管自由飞翔。当我遇见参天古木时,发现了树飞翔的秘密。人的飞翔借助的是飞行器,在空间里,可树的飞翔是凭借自己的年轮,在时间里。一棵从隋唐飞来的树令人称叹不已,而从宋元明清飞来的树,也都各有沧桑故事。正在飞翔的树很难见到,我见过,是在诗歌里。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仰望诗歌的星空了。其实,我的印象中,仍然是一幅上世纪80年代诗歌的星图。对于今天的星图我是缺少了解的,对诗歌的欣赏我停留在了自己年轻的时代。没有去追赶流星,反而有了一种从容。我有时会以陈敬容的小诗《山和海》解嘲:

  “高飞

  没有翅膀

  远航

  没有帆。

  小院外

  一棵古槐

  做了日夕相对的

  敬亭山。”

  可是屠岸在《树的哲学》里说:

  “我让信念

  扎入地下

  我让理想

  升向蓝天。”

  这样,树的飞翔,也在携起我一起飞翔,尽管没有翅膀,像UFO。

  我听说舒婷曾悔其少作,就是那首《致橡树》,可是我仍难忘一棵橡树与一株木棉手牵手的形象。更让我心灵受到震撼的是牛汉的《悼念一棵枫树》:

  “湖边的山丘上

  那棵最大的枫树

  被伐倒了.......

  在秋天的一个早晨。”

  “哦,湖边的白鹤

  哦,远方来的老鹰

  还朝着枫树这里飞翔呢。”

  “林边的山丘

  缩小了许多

  仿佛低下了头颅。”(节选)

  这棵大枫树是湖的爱情,是山丘的伴侣,是鸟的家园。被伐倒的树,再也无法尽情飞翔。

  写出正在飞翔的树的是曾卓的《悬崖边的树》:

  “不知道是什么奇异的风

  将一棵树吹到了那边——

  平原的尽头

  临近深谷的悬崖上。”

  “它的弯曲的身体

  留下了风的形状

  它似乎即将跌进深谷里,

  却又像是要展翅飞翔。”(节选)

  和命运争斗过的人都知道,人也许斗不过命运的,但是人可以不屈服。只要一息尚存,是总要去做最后一搏的,不惜唱响最后的“天鹅之歌”。经历过血与火磨难的一代,有一种韧劲与顽强,他们就如同悬崖边的树,就算赴汤蹈火,也要飞翔。曾卓在一篇散文里写道:“我张开了双臂,我永远张开着双臂。”他这个样子不恰是一棵正在飞翔的树吗?我有时会想起鲁迅《秋夜》里那两棵枣树,铁一般的颜色,这是那一代人,真正的本色。我曾经沉浸于“青春诗会”,怀着一种朦胧的向往,而伴随我们一代人的旋律大约是那一首《橄榄树》吧。我们大多的时间在漂泊,可我们深切地怀念着故乡。我们其实更像是一群飞翔的树,弯曲的身体,留下了风的形状。我们曾经面临深谷,可我们会在危急关头展翅飞翔。

  做一棵飞翔的树吧,在广阔的空间里撒下希望的种子,在永恒的时间里留下属于我们的年轮。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531226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