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铭砖诉说城墙史

作者:彭连生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6月26日

  临海,是一座古老的城市,是一座丰厚的历史文化名城,而城墙是临海的符号,历今千年。台州府城墙临江盘山,逶迤曲折,在花木扶疏的春天里更显得美丽。早听说城墙有各朝代保存下来的各种铭文砖,但由于镶嵌在城墙上没有亲见,究竟是什么字体、什么形制和形式都不清楚。今年随着申遗工作的不断深入展开,我开始着手对台州府城墙的墙体铭文砖进行系统调查和传拓工作。四年我一直坚持寻找发现铭文砖,从灵江的下桥街到朝天门段近千米长城墙,平时业余空闲我与同好一起开展地毯式的搜寻,一段段一块块仔细打量,发现一块拍照一块,上纸拓印一块,丈量一块。随着搜寻工作的深入开展,我们惊喜地发现,城墙上至今还存有不少铭文砖,最多的保存在靖越门一段、兴善门一段、望江门一段,铭文砖有阴刻,也有阳文,随着历经年久风吹雨淋,大部分有些风化,但部分还清晰可鉴。从现存砖铭字体上来看,有些是工匠的随意性刻划,有些却是比较规范的楷体书模印。台州府城墙从北宋庆历五年(1045)开始砖石包砌,后屡经修缮,直到清同治十年十一月最后一次大修。在此次调查中发现,散存在县前街东北街口有部分城砖最早为宋代。各朝的城砖,长短不一,厚薄各异,种类繁多,都是手工压模制成。而“台州府城砖”“同治拾年十一月造”,字体模印在同一块砖上,长33厘米、宽16厘米、厚9厘米,此砖均出北固山山上那一段城墙。

  由于台州府城城墙砖还分到各县负责烧造,这些城砖上的文字,上万块手工城砖铭文,反映宋至清历代政府组织民众参与重大造城工程质量保证体系的监管,也是为了留下当年参与监工的官员、普通百姓和工匠的姓名的痕迹。同时留存下来的城砖可分为几大类:

  ◇城名砖

  台州府城是台州六县的政治文化中心,一府辖临海、天台、宁海、仙居、黄岩、温岭六县,临海又是府城的首县,故又称临城。城墙上有清代的“台州府城砖”“临海城”“台城”“重修郡城砖”之砖铭,也能体现出临海属地的台州府城的多样性称呼。

  ◇军队系统砖

  军队编制的砖有前所、后所两种。这二类砖均分布在靖越门内之大城门拱券和镇宁门内之三抚基段城墙。发现有嵌入靖越门大城门中“后所”城砖,仅见二块,砖长41厘米、宽20厘米、厚11.5厘米,据考为明代按军事所城规划设置。在临海境内有“前所、后所”之分,前所今在台州湾口,即今椒江区前所村明代前所城。城始筑于明洪武二十八年,在海门卫北,城高二丈三尺,周回三里六十九步,垛口三百二十个,信国公汤和与明威将军方鸣谦负责修筑,后为戚继光所营之壁垒。后所也可能是明代府城按军事编制的称呼。

  ◇纪年砖

  一种是以年号纪年,还有一种以天干地支纪年。如“同治十年十一月造”“咸丰三年岁在癸丑仲春作甓”“咸丰三年城砖”“民国三年重修”等清代至民国时期城砖。明确纪年,实为城墙清代和民国重修之例证。这些纪年砖有横写、直写两种,既有左读,也有右读,风格各异,楷体为主。清代没有大规模的筑城行动,只是对明代的城墙进行一些修缮和小规模的增筑,基本保持沿袭了明代城墙的形制特征和技术系统。

  ◇吉语砖

  一般刻有“永保万安”“愿皇万岁”“不败宜用”“吉”“鱼沉”“官”“鱼雁沉”等吉语砖。其中嵌在朝天门南敌台上的“不败宜用”铭文砖,是清咸丰三年仲春修葺城墙的城砖,仅发现两块,也是唯一用篆体书写的铭砖。在清代,临海金石考据学兴起,临海洪颐煊、宋世荦、李用仪、宋经畲、郭协寅、郭翰、沈河斗、叶书、黄瑞等人精于金石考据之学,可能当年修城时受这些文人时风的影响,城墙上也出现“不败宜用”“咸丰三年岁在癸丑仲春作甓”等这些具有文人和古韵的文字砖。

  “不败宜用”典出“背水一战”,语出《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乃使万人行,出背水阵……军皆殊死战,不可败。”又出:“当强调看到草木就恐惧万分时,宜用草木皆兵……《与罗杓庵书》:秋间姑且破釜沉舟,持三日粮;为射贼擒王计,必不败,而后……”

  还有一块“愿皇万岁”砖,是台州官员和百姓为当今皇帝祈福砖,如同民间寺庙供奉“当今皇帝万岁万万岁”一样,希望当朝皇帝长寿、国泰民安的祈求和愿望。

  ◇产地窑口砖

  又称造砖烧造产地。“黄岩县”“黄岩”“黄岩县三十二都”“天台县南”“天台县南朱”“天台”等均按县来分配任务修筑城墙的铭文砖。如吉祥窑、天王窑、永保窑、甜瓜窑、若山窑、东浦窑、泉井窑等窑厂砖。“浮江”“杨砂溪”“东林”“溪头”“若山后”“许屿”和“黄岩县三十二都”“三十三都”“三十三都二”“三十三都三”“三十五都”“二十二都”“十二都”等产地砖。不同的都图,代表不同的产地,同时又可以对城砖制造的质量追根溯源。

  ◇姓氏砖

  台州府城墙从北宋庆历五年(1045)开始砖石包砌,后屡经修缮,直到清同治十年十一月最后一次大修。有余、丘、徐、五、包、成、尤、金、王、使、田、官、马、南、千、林、王、番、朱、乐等20姓,或许这些是发现已知的姓氏砖,但这些遗留在城墙上的姓氏将与城墙永存,也是他们这些民间工匠参与城砖制作的实证。

  ◇造砖匠

  又称造砖窑匠、作匠、造城砖工匠。他们是台州府城砖的实际生产者,地位略高于坯匠和造砖工匠。在所见到城砖中使用“城砖匠”一名。也有部分城砖大多使用造或监制一字。在城砖中使用造字模印很多,如天台永保窑城砖匠陈口、天台永保窑城瓦匠求口口、周存福造、杜国才造、方有高造、陈道松造、王万云造、周思才造、陈仲康造、周升望造、杜廷永造、周有高造、周有年造、周利年造、杜文俊造等窑工姓名砖。

  ◇题名砖

  在朝天门天窗、捍城及古丰泰门处均有发现地方主政官员题名砖,一块“府闵监制”“太府闵”,另一块“太府闵监制”城砖,据考为明崇祯十七年任台州知府,四川人闵继缙。还有一块在古丰泰门段城墙处一带发现“民国三年重修”“知事陈锡畴,委员方俊杰、李修和”铭文砖。陈锡畴,号醉竹,江苏嘉定人。民国三年十月至四年六月任临海县知事(县长)。

  ◇数字符号砖

  符号砖分为刻画符号和数字符号两种。从字体上来看,有些是工匠的随意性刻划,有些却是比较规范的楷体书模印。刻画符号有方孔钱纹,“四十”“十四”“十五”,还有些是线条划痕。有些符号砖寓意着什么,还是工匠随意刻划,有待人们去进一步的研究。

  今发现台州府城墙靖越门至朝天门西南二面临江2370米城墙体还保存百余种明清时期的城砖。据目前调查发现有嵌入靖越门大城门中“后所”城砖。清代最大城砖,长38厘米、宽19厘米、厚10.5厘米。这些铭文砖为进一步研究台州府城墙的建筑历史和地理沿革、军队设置、烧造地点以及文字演变等问题提供了极具价值的实物资料。同时台州府城墙承传着历代修缮的文化信息,也为今天的人们提供了城墙修筑遗存的历史见证。

  从唐宋走来的台州府城墙,见证了灵江边商贾离岸时的风帆飞扬,也见证了古城百姓的生活变化。俱往矣,今之台州府城墙随着申遗的展开,似乎完成了它实用功能到展示功能的转身。城墙作为中国古代城市文化遗产的重要部分,受到地方政府的重视和保护。今天,当台州府城墙带着这些千百年形成的故事,再次走进我们的视线时,这处年代久远、脉络连续、意义非凡的物质文化累积之地,成为了一处独特的文化地标,以崭新的风姿重现在世人的面前,已然引发了新时代的文化复兴。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531226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