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长城

作者:李达飞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6月29日

  几年前,从北京刚回临海那段时间,每天晚上,待儿子完成作业、洗漱入睡后,我便步出家门,经过立交桥,穿过揽胜门,登上198级台阶的好汉坡,在江南长城上独坐,望着万家灯火,满天星斗,发呆。

  夜幕中的临海,真是美不胜收啊!在顾景楼上鸟瞰,整座城池尽收眼底。近处的东湖,水面泛出幽深的蓝光,亭台楼阁影影绰绰,在霓虹的映衬下,更加绚烂夺目。远处的巾山,只有一个苍茫的轮廓,彩灯将大小文峰塔勾勒得轮廓分明,美轮美奂。更远处,星汉灿烂,天地和合。这些梦幻般的景致,我却无心欣赏,我正为自己没有着落的前途担忧、失眠。

  人生就是这样,总有难以预料的意外打破既有的规律,让人措手不及,徒叹奈何。在北京这些年,我已经渐渐适应北方的水土与气候,以及大城市快速的生活节奏。我喜欢北京大学那份教育培训的工作,虽然是临时工,并且做着最基础的业务,但我很努力,也很珍惜,尤其是有机会学习聆听不同老师的精彩课程,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惊喜与收获,每一堂课,我都认真笔记,孜孜不倦地吸收着知识、学问的营养,哪怕是我不喜欢非擅长的工商管理。

  可远在千里之外的母亲,因中风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这么多年漂泊在外,深觉亏欠家人的太多了。有一次,听了郭梓林教授的公益系列课《生命·圆融·善》,其中讲到“尽孝不能等”的故事,深深刺中了我的泪腺神经,这份愧疚感更加强烈了。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父亲已经去世了,母亲正一年一年老去,再不回去陪伴,只怕有一天连尽孝的机会都没有了。

  尽管万般无奈,心有不甘,我最终还是做出了抉择:回家。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生活自当继续,一切从零开始。我尝试过保健品销售,结果并不理想,最后还是从事教育培训,一是兴趣所在,二是价值体现。创业有多么不容易,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但凡遇到烦心事,碰到难题,遭遇瓶颈,我就喜欢到长城上走一走,坐一坐,甚至躺下来,敲一敲冰冷的砖头,听一听久远的回音。星空下,晚风中,冷峻、理性、坚忍的长城,总是能让我理清纷乱的头绪,找到正确的思路。

  北京的八达岭长城,我也登临过数次。在我眼里,北方的长城与家乡的长城,两者既异曲同工,又各有千秋。作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万里长城的雄伟壮观闻名天下自不必说,家乡的江南长城虽只有6000余米,却兼具军事防御与防洪双重功能。古建筑学家罗哲文在《历史文化名城临海·序》中说:“可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创造,全国罕见”。我亲历过一次特大洪灾,亏得有城墙固若金汤,抗击着洪水的侵袭冲击,全城百姓幸免于难。由于城墙的抗洪作用,在元朝灭掉南宋时,元帝曾下令拆毁江南所有古城墙,以利其铁骑长驱直入,而临海城墙却因其无法替代的防洪功能,得到了特旨免拆。

  我曾经在望江门一带居住数年,也就是去北京参加诗会前后,租赁的房屋与长城仅数米之隔,长城外就是临海的母亲河——灵江,滔滔江水日夜奔流不息。每天早晨推开窗户,就能呼吸到城墙上古老青砖散发出来的沧桑气息;每天傍晚,夕阳余晖映照在灵江上,水气蒸腾如烟,犹如蜃景,蔚为壮观。

  而今,再站城墙之上已不同当年的感慨。也许,人生就如同这蜿蜒起伏的长城,有上坡,就有下坡,有残缺,也有完美。灾难来临时,它城门关闭,寻求自我保护,和平年代,它城门洞开,迎接八方宾朋。它历尽沧桑,一次次毁于战乱炮火,又一次次修葺重建,终于完成了抵御外敌的历史使命,并换来了后世人们对它的欣赏和赞美。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531226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