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约稿记

作者:李达飞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8月30日

  从北京回到临海那段日子,心中颇为空虚落寞,感觉临海文学也气氛冷清,于是,我创建了《临海文学》公众号。初创阶段,需要大量稿子,免不了向认识或不认识的作家诗人朋友约稿。

  记得我约的第一位名家是著名诗人臧棣,他二话不说,当即应允,还特地跟我要了电子邮箱,第二天,精选了一组诗,连同简介和照片一同发来。我打开一看,居然发了四张生活照,有室内的,也有室外的,有横屏的,也有竖屏的,想得真是周到,虽然配图只需一张,但让我有了更多选择的余地。这样的名家作品,这样的来稿方式,对编辑来说是多么轻松、愉悦的事,实在是求之不得,多多益善。有一点值得注意,他的简介里没有出现任何某某协会等字样,只介绍了他的就读就职单位、出版著作和获得的重要奖项。来稿中,很多作者简介是某某协会、某某学会、某某联合会等会员、理事、顾问、副主席、主席等一大串头衔,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头上有多少光环似的。如果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徒拥虚名又有何意义呢?

  我跟前辈洪迪约稿多次,老先生年事已高,不会电脑,但从不推辞,每次一笔一划誊写在方格稿纸上,这是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的,尤其他已87岁高龄,殊为不易,令人感佩。我要重新一字一字输入电脑,相当于逐字逐句又欣赏了一遍。看到这样的手写稿,不禁想起了多年前自己的投稿经历,也是如此工整地抄写在稿纸上,折叠好,装在信封里,贴上邮票,然后到邮局,或者街头的邮政信箱,郑重其事地投进去,同时也投进去憧憬和希望。如果稿子较厚,还需称重,加付邮资,重要信件挂号,以供查询。现在街头的绿色信箱已经难得一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垃圾桶。自从互联网的出现,博客和微博的兴起,尤其是手机的普及,微信的出现,新媒体的发展,整个世界真正变成了一个地球村,问候秒到,朋友圈秒赞,语音输入,视频通话,不管身在何处,都无法隐遁。科技的日新月异给人们的工作、生活带来极大便利和享受的同时,又总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比如我们久疏于文字的书写,以至于提笔忘字。好怀念写信的年代,虽然一封信邮途可能要走十天半月,等待的煎熬,收信的激动,展读的欣喜,它的慢和字斟句酌与微信的快和错字连篇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那一摞摞悉心保存下来的书信,即使泛黄,也满满的是时光和记忆的无穷回味。

  名家作品自然可能更快地提高公众号的点击量和关注度,但我更乐于发现、推出新人,尤其是本土作者。《临海文学》多次开展“同题诗”、“茶”主题诗、“酒”主题诗创作,以及《临海诗人诗选》征稿等活动,征集到大量来稿,推出了包括西窗竹、陈十八在内的许多诗人诗作。

  我会将每期的推文,发送到微信朋友圈,以及文学、诗歌和阅读群,以期扩大阅读量、提升影响力,让更多人欣赏到纯文学的魅力,认识到严肃文学的价值,尽量延缓它的式微。一天,通过某个诗群,诗人张凡修添加我为好友,我顺便向他约稿,但他的一句话让我颇感意外:“真对不起,恕我直言,我的诗要收费,没稿费的不给。”我不禁为他的直率爽快喝彩,更为他给诗歌争取“经济地位”而鼓掌。在这个物欲横流、精神滑坡、价值失衡的社会,金钱财富成了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甚至是唯一的标准。文化的多远和资讯的海量,让文学越来越边缘化,被誉为文学皇冠上的明珠的诗歌尤其如此,我认识的一些诗人,在公共场合羞于谈诗,愧于承认诗人身份,或许不啻为时代的悲哀。

  后来,全国各地的自由来稿渐渐多起来了,还有来自海外的,各种体裁的都有。巧妇不再担心无米之炊,只是要制作成一道道美味佳肴,呈现给各位看官,着实要花费相当的时间和精力,而我对于质量的要求又比较严苛,宁缺毋滥。好在来日方长,希望有更多美妙隽永的作品,奉献给喜欢、关注文学的读者朋友,让无用的文字伴君度过些许无聊的时光。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531226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