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软言细语,奏响亲情的心灵和弦

作者:章海霞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9月06日

  又一个暑假结束,离别的惆怅莫名地在我心头弥漫。习惯了暑期中,每天黄昏,儿子陪我一起散步,聊他的大学生活及青春小秘密;习惯了暑期的每个周末,他豆瓣上挑好看的电影,然后带我去大洋影城。即将上大二的儿子,依然有着孩子般的率真:“与爸妈在一起的日子,哪怕是拌拌嘴,也是开心的。”他曾这样阐述对“家”的见解:“只要与爸爸妈妈在一起,到哪都是家。”离家的日子临近,虽然他假装淡定,但我深切地体会到他内心的不舍。

  多年之前,我也是这样地依恋着与父母在一起的家。那时的父母,是我最爱最依赖的人,只要分开一下,就会很不安。记得有一次,父亲带母亲到离家30多里的镇上补牙,没有带上我,我哭喊着追到村外,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身影。那一整天,无助、忧伤齿噬着我,我一直哽咽。直到黄昏时,在村口看到母亲回来的身影。初中3年,我寄宿学校,从周一开始,就掰着指头数回家的日子。那种漂泊异乡的孤独感以及对家的苦苦思念,整整陪伴了我3年。现在想起,都觉不堪回首。

  从哪一天开始,我与父母的家越来越疏离?是有了自己的小家后吗?好像不是。但是,确确实实的,我不爱回父母的家了。随着我的长大,父母的变老,我与父亲的代沟似乎越来越明显。两代人的观念冲突全发泄在了语言里。就如前几晚,我带他们去吃酸菜鱼。也许是此前,我把这家的酸菜鱼渲染得太过美味,飙升了家人的期望值。席上,父亲尝了一口,然后很不屑地说:“有什么好吃的,就你嚷嚷着要吃酸菜鱼!”那语气里,好像满满一大桌的人,全是陪我吃的……委屈、郁闷,让我在那一刻,非常地反感父亲。一直觉得这家店的酸菜鱼,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酸菜鱼。所以,心心念念想着要与喜辛辣的父亲分享。父亲的话,深深地误解了我的好意,让我觉得自己是出力不落好,花钱买不开心。

  我是父母最小的孩子,也是父亲曾经最宠爱的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不喜欢我了?有天与二姐聊起,她说:“你总是要与父亲争执!”我也让父亲不开心了吗?每一次与父亲发生不愉快,我都觉得错在父亲的主观臆断、火爆脾气。直到某日,儿子与我争执,在我火冒三丈的那一刻,蓦然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心情……一切都像是轮回。

  父亲对子女的爱和付出是不容置疑的。母亲是家庭主妇,因她从小娇生惯养,既不擅长家务,也不懂搞些副业养家。那时年迈的祖母还在,一家六口人,生活的重担全落在父亲肩头。

  我的老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父亲退休前,在离家30多里的中学教书。每个周六回家周日回校,他都舍不得花钱坐车,而是徒步翻山越岭。父亲回来的日子,是我们全家最开心的日子。我们姐妹总是去翻父亲的包,看看有没有好吃的。月饼、橘子……这些小惊喜,都是父亲带给我们的。父亲一到家,总是来不及喝口水,就换上破旧的衣服,张罗着去地里忙农活。母亲因父亲的回来,稍稍改善了伙食。但父亲总把好吃的,让给祖母和我们姐妹。

  父亲没有一个干农活的好帮手,母亲不是,我们姐妹也不是。记忆里每年暑假,他为了让我们姐妹跟他去番薯地里拔草,总得买几个皮蛋或者烧饼、汽水和我们交换。为了赚些外快养家,父亲自学了照相,还自己动手做了洗照片的暗箱。每逢暑假寒假,忙完了田地里的活,父亲就颈上挂个照相机,到邻近的山村挨家挨户问有没有谁要拍照的。那个年代,山里人家的经济条件都不是很好,父亲经常一天走下来,也成交不了几起生意。有几回我也跟着去了,觉得那样挨家挨户地问,很让我羞怯,也缺乏勇气。

  父亲一心望女成凤。他最引以为豪的是子女的点滴进步。小学三年级时,我学了第一首唐诗,然后模仿着也写了一首。父亲笑逐颜开,认为我很聪明。有一次写了篇作文拿给他看,他很高调地对他同事夸我:“我们学校的一些高中生都写得没她这小学生好!”他希望读书能让我们姐妹有个好前程。我学生时代那些寄宿的日子,只要一星期没回家,父亲就来学校看望,送钱送吃。他今生对我最失望的或许就是当年我没考上重点高中,没有如他所愿进大学深造吧。后来的我,离他期盼中的我也越来越远……这种恨铁不成钢的怨气,在我儿子没有活成我希望的样子时,有深切的体会。

  我很少用语言对父亲表示过感激,更多的是,对他的抱怨。抱怨小时候那些炎热的夏天,他为了省电不准我开电风扇;抱怨他说话言语刻薄;抱怨他的自以为是……儿子有时也会抱怨我:当年把他放民办的幼儿园,常被没素质的老师吓唬关进黑房子;某次某次我在公众场合数落他的缺点,让他很没面子;哪次我与朋友们出去玩,不顾他的哭闹不舍……

  儿子于我的意义,就是能左右我喜怒哀乐的人。自从生命里有了他,我的惊喜、揪心百分之九十来源于他。他改变了我的生活习惯,让不擅家务一贯自由的我,再累也不忘给他做饭、洗衣。给他钱花,全是天经地义,心甘情愿。我这样爱着的人,为什么他对我还有这么多的怨气?说真的,儿子对我的每一次抱怨,都让我烦躁、不甘。那么,我对父亲的抱怨呢?

  我们总是对最亲的人口不择言。父亲、我、儿子,都没有克服人性的弱点。对最亲的人,我们容易看到对方的缺点对方的错,然后一吐为快。对家人的抱怨,其实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但是这长刀子的嘴,确确实实伤害到了最亲的人。

  网络上曾经看到这样一句话:幸福离我们有多远?有时只是个回家的距离。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父亲已是八旬老人,今生,父女还有多少可相聚的日子?儿子逐渐长大,他终将会有自己的小家自己的生活。我该好好珍惜,与父母与儿子在一起的日子。我既是父亲的孩子,又是我孩子的母亲。那么,让和风细雨的语言,从我开始吧,别再让亲情在冷言冷语里飘摇。从此,以感恩的心取代对父亲的抱怨,让鼓励、赞美取代对儿子的指责。父母、孩子,该是心灵永远可以互相停靠的港湾。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