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忆三军首战——一江山岛战役(下)

作者:杨齐通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09月28日

  战 中

  1955年1月16日,吃过晚饭后,部队接到命令,要求全副武装步行到穿山海边,乘坐大型登陆艇出发。17日上午,我们到达象山石浦,下午即宣布战斗命令并作了动员:“同志们,奉中央军委命令要去解放一江山岛。我们是祖国的保卫者,祖国的神圣领土谁也不能侵犯。我们要在这次战斗中为人民杀敌立功,不获全胜,决不收兵。我们要有高度责任感和荣誉感,解放一江山岛……”当年领导的动员讲话,犹在耳边。

  当战斗命令宣布及动员后,部队士气十分高涨。大家纷纷写决心书、保证书、挑战书,有的甚至写下血书。这些请战书都象雪片一样飞向党支部,要求将最艰巨、最光荣的任务交给自己。这其中既有个人的,也有集体的。这股劲头,如今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张爱萍司令员于18日凌晨3时抵达头门岛“浙东前线指挥部”,进行有序地组织指挥。指挥部设在山腰南侧,要顺着一条交通沟才能走进去,只见两边的土壁光洁如镜,一个个半覆盖式的掩蔽部在沟的两侧。指挥部里满眼排列着电话机,军用地图和各种作战指挥用具,几十部报话机已打开了机盖,伸展出蜻蜓般的天线。马灯和蜡烛,发出昏黄的光,穿着各式军服的三军参谋人员紧张有序地开展着工作。在那之前,仅隔半年时间的头门岛还是一个刚从蒋军手里夺回来的荒凉小岛。而待我们到达之时,这里俨然成为一个喧嚣的不夜城。

  1月18日,是最令人难忘的一天。这一天,天空晴朗,海上风平浪静。早上8点,我空军战鹰一队队以“众”字型飞向战区,按预定目标进行轰炸,揭开了战斗的序幕。中午12时20分至下午2时27分,在头门岛的炮兵群开始了各炮齐鸣,炮声隆隆,火光闪闪。一发发炮弹掠过海面,以排山倒海之势,打得一江山岛天崩地裂,浓烟滚滚,给敌人以毁灭性打击。敌人通信中断,指挥失灵,乱成一团,无法联络组织指挥。

  12时15分,当部队从头门岛集结地出发,离登陆点300米时,指挥员发出命令,要求部队作好登陆冲锋准备。下午2时29分,178团5连在空军、海军、炮兵的直接支援下,按预定目标,在乐清礁登陆。指导员洪阿毛高呼:“同志们!海军老大哥给我们送上登陆点,现在是我们战斗的时候。为了祖国,为了胜利,冲啊!”突击排一边爆破滩头铁丝网和敌人地堡,一边迅速前进,很快占领了第一道战壕,伤亡10多人。

  当第一梯队登陆后,时隔30分钟,我们三营第二梯队在海门礁登陆,立即上去打纵深战斗直至结束。刚踏上一江山岛时,我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敌人的子弹呼呼地从四面八方飞来,滩头上已牺牲了不少战友。看着躺在那里的战友,我霎时怒火涌上心头,胆子也大了起来,一定要为牺牲战友报仇。

  我是178团3营的文化教员,主要负责战地宣传鼓动工作。我向战士们大声呼喊:“同志们!共产党员们,我们要挺身而出,不怕牺牲,为人民杀敌立功!”同时对敌人大喊:“蒋军弟兄们,快投降吧!解放军宽待俘虏,缴枪不杀……”以此来分化瓦解敌人。

  从滩头到纵深,然后到主峰。每前进一步,都要经过激烈战斗。整个战场到处都是枪林弹雨,还有暗堡、地雷,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经过3个小时激战,战斗基本结束,零星战斗,持续到次日凌晨2点胜利结束。我军也为此付出了一定代价,伤亡了1417名战友(其中阵亡393人,伤1024人)。我和其他几位战友四人一小组,利用战斗间隙,抢救伤员下山。安置好受伤战士,我们再背弹药返回山上。这样来回跑着,先后抢救了5位伤员。其中三营炮连赵成同志是我最要好的战友。他身负重伤,在担架上轻轻地对我说:“杨文教,我已经不行了。”我安慰他,“我们马上把你抬下去救治,你放心吧,下去好好休养,争取早日出院。”谁知道他转到临海13预备医院,经抢救无效,还是与我们永别。他的遗体就安葬在临海烈士墓。

  次日凌晨,虽然战斗已经结束,但枪声、地雷爆炸声还是时有耳闻。三天三夜没有睡觉的我,一点也没有觉得疲劳。简单的早餐后,戴照锡副教导员交给我一个任务。他给我一支毛笔,一瓶墨汁,一块肥皂,叫我在牺牲的同志棉衣背上写上单位、职务和姓名。我就遵照领导的吩咐去办,我一边找到他们的尸体,一边写,看到战友那种献身的神态,让我忍不住落泪。有的头被炸掉了,有的手、脚被炸断,有的与敌人同归于尽,我颤抖着手边写边止不住流泪。特别是防化连喷火兵陈富才,他的油罐因为被敌弹击中,活活地被烧死。在那以后,每当我遇到困难,或是有些不愉快的事情,我就会忍不住地想起他们。跟他们相比,我们还有什么好计较,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

  战 后

  20日,我们部队奉中央军委命令,离岛休整,由兄弟部队来接防,当晚到了海门,受到当地政府、学生及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这是我一生最激动的时刻,因为我们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没有什么比它更激动。解放一江山岛1955年1月18日这一天,是我一生最难忘的一天。不过最为悲痛的还是我那些牺牲的战友。

  2月5日,朱波教导员对我说:“杨文教,团政治处通知,各营要派代表去临海13预备医院慰问伤员,我们三营决定派你去,对重伤员作重点了解。”我当即遵照领导指示,去各连调查伤员名单。随后在团政治处的领导带领下,我们来到临海13预备医院,到各病房逐一寻找、慰问受伤战友。慰问后没多久我们接到指示要立即赶回部队执行新任务。领导告诉我们,部队奉命进行一级战备,要在驻地待命执行新任务。不过待了三天三夜,一级战备解除了。事后,我们才知道,原来部队要去解放大陈岛,但岛上敌人已经撤退逃走了。大家得知这一消息都感到非常高兴。

  时隔不久,领导抽调我与祝成康两人(文化教员)到团政治处报到,编写一江山岛烈士小传。在编写采访过程中,我被这些烈士们的英勇事迹深深感动着。过去,在军旅生涯中,我们彼此都是亲密的战友,为了共同目标,从五湖四海走到一起,并肩作战,而今却是永别。每当回忆起难忘而又宝贵的军旅时光,我的眼眶溢满泪水。

  1995年1月18日,我参加解放一江山岛40周年纪念活动。在枫山烈士陵园祭扫,发现有的烈士碑文内容既不统一,又不完整,甚至有差错。这怎么对得起烈士,对得起其家属。我想,我是战斗幸存者,有责任与义务来承担重新编写“解放一江山岛烈士英名录”。我花了十年时间,到处奔波、搜寻资料终于完成名录编写。

  随着时间之长河奔腾流逝,尽管历史已成为一抹记忆。但我们要饮水思源,决不能忘记那些曾经为祖国、为台州人民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们。他们虽然倒下,但他们的精神却树起一座座丰碑,永远激励着台州人民前进!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