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读书的生活方式

作者:陈大新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10月30日

  曾于一位多年研习书法的友人处见一联云:“时与高人商出处,不从文士角辞华。”这显然出自读书人之手。浙江诸暨读书人布谷先生赠我《老莲小笺》(布谷著,北岳文艺出版社),开卷时觉文字有清芬之气。老莲有《京邸除夕书示三表叔》诗云:“黄鸡碧酒拥寒炉,湖海相逢度岁除。但愿明年吉祥事,各人多读数行书。”读书,现在仍然是许多人的生活方式,尽管时下流行读屏,但作为生活方式的读书一旦形成,是绝难改变的。

  旧时的读书也颇有一些讲究,诸如“映雪”“伴月”“柔日”“刚日”一类。明清之际的名士傅山(青主)选择以读书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在选择一种“纯洁的人生”,使“一切龌龊人事不到眼前心上。”在他看来,读书人的生活情境是宁静的,“观其户,寂若无人,披其帷,其人斯在。”(傅山《家训》)

  日本的唯美派散文家永井荷风说:“人一旦沉于坎坷不遇,孤独寂寞之悲境,唯书册可得自慰。”他在读《随园诗话》时,见到一则故事,大为叹赏。这故事说:衡山令许公的仆人张彬,年20余,除咏诗之外别无他好。其主人给他婚礼之费,不娶妻,都买诗书用了。永井荷风评论道:以妻如书可得慰藉者又有几人?在张彬这,书就是生活的全部了。这是嗜书如命的较为极端的例子。

  然而,永井荷风“唯书册可得自慰”的话也许是不错的,张爱玲因为法国女历史学家佩奴德说过一句:“事实比虚构的故事更有深沉的戏剧性,向来如此。”她的看书就大部分是记录体了,尽管她自己是写虚构小说的。虽然对故乡,张爱玲是“还没离开就开始想念了”,但后半生一直孤悬海外,是读书陪伴她走完了最后的人生孤旅。

  贵族出身的蒙田38岁便躲进他的蒙田庄园开始了读书生涯,写了一部《随笔集》。他有一句名言:“我知道什么?”其影响还在培根的“知识就是力量”之先。

  读书是有境界的,境界越高感受到的乐趣也越多。获得乐趣和快感需要读者对作者有很深的理解,能够读出“微信大义”“弦外之音”。有人说乔伊斯、穆齐尔的书是无法躺着阅读的,因为他们的作品需要读者费尽思量。张辉先生认为,成为一个合格的读者,就要“做作者的知音”。阅读伟大作品,是向作者学习,也在很大程度上是与作者的艰苦较量,这大约才是读书真正的魅力所在。这种读书与把读书作为消遣或者使自己放松的一种方式,是有很大不同的。无法与作者成为知音的读者,只是阅读的观光游客,作者也就是当了一回导游。而深入的读书,追求的则是与作者剪烛夜话,抵掌谈文,煮酒论世,共话古今。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