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时政 >> 浙江新闻
字号:    [打印]

女记者4年经历67次化疗 考心理咨询师因“脱相”被考官拦下

在医院,她一边治病一边给病友做心理咨询

作者:  来源:浙江在线  时间:2018年11月02日

   浙江在线11月2日讯(记者 史春波 文/摄)太突然了,那个我们曾经非常熟悉的、很有个性的主持人说走就走了。这几天,央视主持人李咏因癌症去世的消息,引起公众叹息。

  而在浙江绍兴,同样是媒体人的张维特别感慨。在她患癌的近四年时间里,她看着一个个的病友像李咏一样悄然消失。

  幸运的是,40岁的她一直坚挺着,化疗了67次,还考出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她一边治病,一边给病友们做心理辅导。

  在生死之间,她还开了一个公众号“张小熊”,写下了很多病友的故事。

  生活最美满的时候

  查出乳腺癌晚期

  今年5月,走进考场前,考官拦住了小熊,看了她几眼。她带着止痛药,缠着纱布。

  小熊说:没看错,这就是我。

  身份证上,小熊的照片看起来很不一样,经过几年的化疗,样貌大变。

  曾经是电视台出镜记者的她,现在看起来像个“小子”。

  “我生病了。”她这样和考官说。考官轻轻地拍了她的肩膀说:“对不起”。

  这个小小的举动让小熊很受感动。这次考试,她考出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没有人知道,她是一名晚期的癌症患者。

  刚查出时,她刚生下女儿不久。现在过去快四年了。

  这四年来,她经历了67次化疗,10次放疗,经历的痛苦,自然是太多太多了。痛的时候,她想把铁栏杆都咬断。

  她是绍兴本地人,大学毕业后,去新西兰留过学,又自考了浙江大学本科中文,到了绍兴广电工作,再结婚生了女儿。

  就在生活最美满的时候,突然查出了乳腺癌晚期,当时癌细胞已经全身扩散了。

  医生说,你活不了几个月的,还是回去吧,不要治疗了。

  是小熊的妈妈跪着求医生,小熊的爸爸也是患癌去世,她们母女相依为命,一定要收下她,能活多久是多久。

  从绍兴到上海,颠簸的大巴车,几年来的求医之路。“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

  她经历了67次化疗,十次放疗,每一次,她妈妈都记在本子上。

  “有药用就很好了,没药才恐惧。”她说。对于她来说,治疗乳腺癌的药物全都用过了。现在用的是抗肠癌的药,效果还不错。

  这几天,看了李咏在美国治病去世的消息,让她很是感慨,“如果差距不大,何必千里奔波到国外去治疗,至少中国的抗癌新药审批制度不要这么麻烦。”

  很多人都会想不通

  为什么是我

  小熊的愿望是能够做一名心理咨询师,给病人带去一些心理安慰,帮助他们缓解恐惧。

  因为癌症实在太痛苦了。

  电影《我不是药神》里,老吕买不到仿制药,乘人不备自杀了——小熊的病友中也有。

  通常也是割腕或者吞安眠药,有些是因为太难受了,有些是因为病得太久拖累家人或者被人嫌弃了。有些被救回来了,有些,则没有。

  小熊有切身的经历,又乐观,喜欢开玩笑,常常把病人逗笑。比如在医院的时候,有病人不肯吃饭,哭,医生就会来叫她,能不能帮忙去开导开导,她总是很乐意去。

  她知道,刚入住的病人,心态总是不好的,很灰暗。他们情绪容易低落,抱怨叫苦,自己没做坏事啊,而且生活都很讲究,为什么会得这种病?

  很多人都会想不通:为什么是我。

  而有的人一开始会特别乐观,“我一定要打败肿瘤”。但最终,没多久,就被肿瘤打败了。

  对于这些,小熊看到过很多次,但她依然看不惯。

  她觉得,要和癌症抗争,只有认清现实,保持平静和感恩的心态很重要。“因为这可能是一场马拉松,毕竟上天也是给了我们机会。”

  小熊喜欢开玩笑。

  比如在逛超市的时候,偶尔也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她也不介意,她会大方地走到人家面前,往往人家会被吓跑了。走路的时候,有人会回头多看她几眼,小熊会做鬼脸,人家就跑了。

  如果不坚持的话

  那就太不懂事了

  小熊喜欢看书,最近她在看一本《生命的意义》。

  “要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也在摸索寻找。”她说。但她知道,自己是很多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捐款救活的,是很多朋友亲戚陪伴着一步步熬过来的,如果不坚持的话,那就太不懂事了。

  小熊的家乡,是一座有爱心的城市。

  几年前,很多人给她义卖,她所在的单位也捐了几十万元,这些年都会时不时去看她。因为,她自己也是一个很有爱的人。

  做记者的时候,小熊跑的是民生新闻,工资不高,但遇到有困难的人,她总是会塞点钱给他们。

  现在,这些人当中,很多人知道了消息,也都来看她,也给她塞钱,有的寄东西。

  很多年前,小熊采访过一个生病的云南姑娘,那时每次路过医院的时候,小熊会给她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带些粽子和糕饼。

  后来,姑娘回到云南,非常辛苦地一人拉扯着两个孩子生活,偶尔有联系。

  每年一到丰收季,小熊就会收到成箱成麻袋从云南寄来的苹果、土豆、青皮核桃。

  “现在大概日子好过点了,光今年就源源不断寄了有六七次吧。我说不用这么客气,说了也不听。”小熊笑着说。

  “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谢谢她,也谢谢像她一样的朋友。都在我心里。我好像都没给你们做过什么,你们却给我那么多。”

  小熊的病已经没法治了,这一点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有数,癌细胞全身扩散之后目前只有肝还可以做移植试试保下来。

  前些日子,她妈妈说,要去问问能不能肝移植,可以的话就把一个肝给她。

  她一个朋友说,“愿意做配对然后把她的肝给我”。还催着她快点去做评估准备预案。

  小熊说这对身体伤害很大。对方说,把我身体一部分给你我愿意。

  “我真是很幸运,所以我一定要坚持。”她说。

  几天前,她去了一趟上海治疗,高烧40℃,病情反扑凶猛,不过她还是挺了过来。

  身体好点,她就喜欢去图书馆,看看书,她还想学德语,她想做的事还有很多。

  这几天,主持人李咏去世的消息,也在小熊的朋友圈里刷屏。

  但对于她来说,这样的结果,也已经见多了。

  生病三年多来,病房里进进出出,总有上百号病友了。他们大多已经没有了消息。

  让小熊觉得恐惧的是,微信的朋友圈里,突然停止更新。

  一个人,就这样突然悄无声息的从世界上消失了。

  前几天,小熊和妈妈坐在公交车上,两个人用手指数,有多少人走了。一算,确定的就有七十多个了。

  热爱文字的小熊已经写下了几十个病友的故事。有世态的炎凉,有人情的冷暖,有生命的无常和坚强。

  只剩下小熊一个人的病友群

  得乳腺癌的,自然是女人多。女人生病了,总需要男人照顾。

  她发现,相对来说,上海男人是比较细心的,“可能在家里习惯了。”不管有多早,他们都会准时过来照顾,洗脸洗脚,非常体贴,说话也是柔声细语。而更多的男人是不耐烦。

  更有的带着小三上门来逼着离婚,有的吵着要分财产。有的则是人也找不到了。有的则是生了病后,家人看到也躲得远远的。

  有一个四川的病友,做手术前被家属拦在了门口,签了财产公证书才能进去。她一边哭一边签了字。

  “时间长了,家人也会疲倦,不会像开始一样照顾细微,所以很多人最后还是要靠自己。”她这样说。

  她的一个病友,是安徽人,有两个孩子,平时老公在家开个修车铺,日子过得还不错。被癌症打破平静后,老公就失踪了。她一边看病一边去摆地摊,卖水果。去上海医院看病,住不起旅馆,就住50块钱的走廊。小熊看到她这么可怜,就在微信上帮她卖水果。但是这样的日子能坚持多久呢,去年,这个病友就走了。

  病友群,有一个七八个人的小群,如今只剩下了小熊一个人,其他都悄无声息了,她只有伤感地把群解散了。

  带着妻子照片旅行的丈夫

  病魔虽然残酷,但也有温馨和感动。

  有一个病友小暖,是福建人,在北京工作,也是做传媒的,女孩子,年轻漂亮,她和丈夫很恩爱。

  生病的时候,夫妻俩在窗台上看夕阳,拍了一张照片,去世后,只剩下了丈夫和一把空椅子,丈夫拿着一朵黄色的菊花。

  看到这两张照片,小熊哭了。

  现在,这位丈夫正带着小暖的照片到处旅游,完成妻子的心愿。在小暖快不行的时候,写下了一张字条:这辈子没能和你走到最后,很遗憾。在小熊看来,他们五年多的婚姻并不算久,却浓缩了许多婚姻五十年的浓情与细腻。患病的时候,夫妻除了逗趣的情话,聊得最多的是生死,聊着聊着就会聊到孩子。

  “以后你可能要和别人结婚,就会有小孩了。”有次说到这个话题,小暖和丈夫说:“那你以后把女儿名字起成我的名字好了,我以后转世再做你女儿好吗?”丈夫答了声好,就默默流泪。

  小熊送走了好几十个病友了,留下来的另一半,有些一直孑然一身,也有的在一段时间之后重新组成了家庭。

  小熊觉得,这没有黑白对错,就像不得不离去的另一半所希望的那样,好好活下去。

  那些重建家庭的,也是让人看到了生活的顽强与奔涌向前;那些迟迟不愿离去不肯接受散场的,大概是爱情的模样。

  在台上给女儿唱歌的父亲

  虽然不舍,虽然很想留住,但很多人还是走了。

  丁一酱就是其中一位,他幽默、风趣,特别爱女儿。

  去年在一档电视节目里,小熊看到丁一酱上场,妻女都给他助阵去了。小熊和病友们听说了这个消息也都守在电视机前。

  屏幕上瘦瘦高高的丁一酱说,他想给女儿留下点什么,让女儿以后看到会想起爸爸。他想给孩子唱一首《亲亲我的宝贝》。

  台下的太太早已哭成了泪人。天南海北的病友们在电视机前也是忍不住哭。编导把他女儿格格带到后台。怕她被这样的场面吓到。孩子太小了,还不理解什么叫癌症,还没法跟她解释分离与死亡。今年三月份有一档录制的节目,小熊没看,据说丁一酱给格格准备了一本特别的相册。还想象了格格长大以后,读小学、中学、大学,到后来恋爱结婚的样子。丁一酱还给女儿准备了一张银行卡,定期会存一点钱进去,说是要用来以后给女儿做嫁妆。他说可能等不到牵着格格的手走进婚礼殿堂,把她交给新郎的那一刻,就希望格格出嫁那天拿到这张卡会想起爸爸,想起这个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爸爸,曾经给女儿做过这么一些事情。

  那档节目,主持人评委都红了眼眶。小熊是看了短视频。一直想搜出来再去看看,现在,越来越不敢看了。但这个酷爱搞怪逗趣又内心柔软细腻的小伙子,最后还是走了。

  来化疗的准妈妈

  有一个病友,小熊不知道她的名字,从事什么职业,以及她现在怎么样。但还是触动了小熊,这是一位准妈妈。今年1月底,小熊在上海做化疗,碰到了她。

  交谈中知道她也就30出头,徐州人,大着肚子做了手术之后,想来想去,还是舍不得拿掉孩子。

  然后,妈妈陪她在上海,一边做化疗一边待产,据说跑遍了上海各大医院几乎都没人敢收治给她做产检,好说歹说最后是上海六院收了她。听说这些,小熊病房里就沸腾了,议论纷纷,有赞叹的,也有反对的。最集中的意见就是:就不怕化疗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吗?而且孕产期是雌激素成倍增长的特殊期,就不怕自己会癌症复发转移吗?

  很多人都觉得她应该拿掉孩子,那才是最理智最安全的选择。她笑笑说,医生说查了中外很多资料,还没有报告显示化疗对腹中胎儿有明确影响。

  小熊说,可不可以拍你的侧面,发朋友圈说说这个事呢?她微笑一下说可以的。小熊发布了微信朋友圈之后,评论果然炸了。几乎七成的声音在说,不应该冒这个险生孩子,生命才是第一位的。大概一小半的人在赞叹,伟大的妈妈!

  很难说对错,也说不上该指责还是赞扬。但是,让小熊佩服的是,这个准妈妈那么坚定而从容,好像外界的赞扬也好,批评也好,都与她无干了。她和她未出世的孩子,就这么安安静静地一边治疗,一边等待分娩了。

  后来,她得知,这个新的生命还是顺利地来到了人间。

  小熊说,生命,真是强大得出人意料。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