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橘之忆

作者:陈瑶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11月08日

  又是一年橘子成熟时。

  热闹的集市上,有几个小贩拉着一车的橘子在叫卖。我忍不住停下自行车,买了5斤橘子。

  橘子,与常人而言,可能是最普通不过的一种水果。与我而言,却不是。

  当然,说它特别,并不是因为它的味觉。世间水果千万种,比橘子甜的,比橘子美味的数不胜数。我之所以喜欢橘子,是因为它藏着记忆深处的爱。

  人到中年,已走过半生岁月,经历过很多冷暖,也尝过很多悲欢。一些记忆,在当时可能并不太在意,如一阵风拂过,悄无声息。可是,随着年岁渐长,往事里的一幕幕会突然在不经意间浮现脑海。而在你猝不及防的泪目中,才会明白,那些记忆是多么弥足珍贵……

  在我6岁时,我有了一个弟弟。这个超生而来的弟弟是母亲的掌上明珠,是全家的希望,是当年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母亲用来对抗奶奶的封建,并得以扬眉吐气的资本。

  不得不承认,我的弟弟小时候不仅长得聪明可爱,脸上还带着三个深深的酒窝,很迷人。所有的亲戚都对我这个弟弟喜欢得赞不绝口。而那个敏感又脆弱、倔强又不懂事的我,在弟弟的万丈光芒之下,开始了被忽略乃至被嫌弃的命运。

  那时候,几乎所有的亲戚,都喜欢我弟弟远胜过我。然而,有一个人除外,这个人就是我的爷爷。

  其实关于爷爷的记忆,在我的心里留下的并不多。我只记得,有一个午后,爷爷左手牵着弟弟,右手牵着我在街上闲逛。路过一个橘子摊时,爷爷用身上仅有的钱给我们买了两个橘子。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大的递给了我,小的递给了弟弟。然后,我就听到弟弟有些不满地问:“为什么姐姐的橘子大,我的橘子小?”爷爷笑着回答他:“因为姐姐年纪大,你年纪小啊!姐姐大,所以吃大橘子。弟弟小,所以吃小橘子。”听了爷爷这个答案,弟弟虽然还是一脸的不情愿,不过也只能作罢。

  一路上,我手里拿着那个大桔子,蹦蹦跳跳,满心都是欢喜。到家时,我剥开橘皮,将橘肉塞进嘴巴时,只感觉无比的甜。甜,不仅仅是因为橘子,更是因那份心情吧!那一刻,那甜到心底的味道,就此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在我读师范的第一年,爷爷走了。此后,我对爷爷的怀念,就开始凝聚在每一年秋日的橘子里。

  爷爷是我童年里的一抹暖阳,奶妈家也是。

  幼年的我,在奶妈家长大。奶妈无比地疼爱我。奶妈家有3个哥哥姐姐,也是对我百依百顺,什么都让着我,宠着我。

  奶妈家在车口溪,那里四面环山,山上有很多橘子树,是别人家种的。有一个秋日的午后,我和哥哥拿着一个白色的麻袋,准备去山上偷别人家的橘子吃。哥哥在前,我在后,当我们偷得不亦乐乎时,听到一个大人的声音:“谁在那里?”我和哥哥一听,提起麻袋就跑,直跑得满头大汗,慌不择路。幸运的是,那橘子树的主人并未追上来。我们拖着一袋橘子逃到家时,累得直喘气,却兴奋得满脸通红。

  时光飞逝,一晃我已近不惑之年。我的爷爷,在我读师范那年不幸离开了人世。而我的奶妈,我的哥哥姐姐们也逐渐远离了我的生活。因为天各一方,加上忙碌的现实,让我们彼此的交集越来越少。

  此刻,我的桌上,静静地躺着一袋买来的橘子。我看着它们,拿起其中几个,吃着吃着,恍然间又想起了旧日的时光。我想起了爱我的爷爷,想起了车口溪的奶妈和哥哥姐姐们。那些时光,那段快乐的童年,美好得就像一个梦。而我知道,从此,它们只能留在我的记忆里。

  所幸,记忆不会磨灭,正如那些爱。它们已经刻进了我的心里,时不时地跳出来,温暖着我在这个苍茫世界里孤独的心。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