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渊源悠长话胜坑

——小芝镇胜坑村纪略

作者:李忠芳 文 李萍娟 摄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8年11月23日

  胜坑村是临海东部小芝镇的一个自然村,距离临海市区约40公里,处于牛头山水库上游的一个峡谷中,海拔平均100米,东、南、西三面环山,北面稍为开阔。因为地处山区,山地多而耕地少,祖辈长期以种植水稻、小麦、番薯为主,传统产业则有竹编、草编和养蜂。胜坑溪自东向西绕村而过,溪下村通往岙陈的公路缘溪而上。另有一支发自南面崇山的溪流,自南向北将村子一划为二,然后在村北汇入胜坑溪,最后注入牛头山水库。

  胜坑村原来叫西坑村,得名于村子北面的西坑溪。西坑溪是逆溪上游的一条支流,发源于桐峙山,擦肩流过村子后往西注入逆溪,因溪水是往西流动的,故名西坑,村子则以水而得名。西坑村解放初属广营乡,因与其他村子重名,1984年3月改名为胜坑村,西坑溪也随之称为胜坑溪。

  胜坑村是南宋名相杜范后裔的聚居地,是一个渊源悠长的古村落。据杜氏宗谱记载,迁居台州的始祖叫杜羔,陕西西安人,唐时任延陵令,因避战乱,从江苏润州迁徙黄岩柏枝岙,后又迁居黄岩北城翠屏山下的杜家村,耕读传家,繁衍生息,一直到第十二代,出了个杜范,这杜范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曾被称为“南宋第一相”。杜范的第六子杜渊,为避元兵之乱,由黄岩杜家村迁居临海东部的广营乡大广营村,被称为临海杜氏的始祖。明成化三年(1467),十八世祖杜訚从广营迁至西坑,从此拉开了杜氏在胜坑村繁衍的序幕。即便以此算来,胜坑村至少也有550多年的历史了。

  山清水秀宜居地

  在临海市区至小芝镇的公路旁,有一个溪下村,这个溪下村,是每年秋天红树林的最佳观赏地。在村边101路公交站牌旁,有醒目的指示牌指向5公里外的胜坑村。大约十几分钟的车程,便从溪下村来到胜坑村的北入口。至此,道路一分为二,一路继续往前直通岙陈村,一路向右折向胜坑村。一条自东向西的溪流将公路与村子隔离开来,一座五孔石桥连接着公路与村道。溪岸用石头垒砌,整洁而坚固。最醒目的当是石桥边的一对大石象,石象的一对大耳朵紧紧贴着脸颊,长长的鼻子一直垂到地面,神情逼真,憨态可掬。石象的底下原本就有一个莲瓣环绕的基座,后来人们又在底下砌上一层卵石镶嵌的台基,石象就显得更加高大了。这对大石象就像是两个忠实的卫兵,无论风雨,不分昼夜,牢牢地把守着通往村子的入口。

  在石桥的上游不远处,有双排的石矴步。矴步的石材棱角分明,凿痕犹新,显然未经岁月的打磨。另外,这双排石矴步不是用来连接村道的,不起往来通行作用,应当是近年村里为了旅游的需要而特意设立的。

  村口的这座五孔石梁桥,四个桥墩虽是条石砌就,但桥面却是水泥所建,年代应当不会太久远。跨过这座石桥,没多远便进入了村子。一条笔直的村道,将人们引向两山夹峙中的村落核心。站在这里举目远望,青山重重,绿树层层,回首眼前,石路泛光,溪水映碧,环境非常清幽。这里最引人的景观,自然是眼前的溪流了,这条溪流自南向北将村子一划为二。溪中铺满洁净的细沙,溪水透明澄碧,游鱼清晰可见。溪中每隔不多远便有一道矴步,有人统计过,溪中的矴步最多时曾达20多道。如果矴步上下水位的落差大一些,就形成一挂挂小瀑布,水声哗哗,悦耳动听。有趣的是,有些矴步与村民房前的石级相连接,直接将人从矴步引向家中。这些石矴步在为溪流两岸村民的往来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成为了现代旅游的一道亮丽风景。

  在村子的中心位置,有一座古石桥,东西向横跨于溪流之上。此桥正规的叫法应该是“双孔石梁墩桥”,始建年代已不可考,长约6米,宽1.5米,高约2米。河床中间有一座用条石垒砌的桥墩,桥墩迎水的一面设计成分水尖,以减少上游来水的冲击。每跨桥面各以四块长形条石纵向平铺,条石的一端搭在桥墩上,另一端则搭在溪岸边以块石垒成的桥台上。

  村中的民居大多建于清末民初,多数依水而建,分列于溪流两岸,沿河的一侧,各自让出两米左右的余地,作为往来的通道。由于特殊的南高北低、南窄北畅的地势,民宅大多朝向北面。民宅中以长排屋居多,但也相杂着少量的四合院,不管是长排屋还是四合院,一般多以二层楼结构为主,石墙石窗,木门木檐,青色筒瓦。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这里民居的斗枋、梁柱、柱础大多不加雕饰。世世代代的安身之所,质朴如此,不知是宰相的后裔害怕露富,还是俭朴的家风使然,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外人无法得知。

  这些建筑的墙体,大多采用就地取材的块石垒砌,有些一通到顶,有些至一人多高时改用青砖。这些石墙不曾抹面,也没有嵌缝,石块间的缝隙很大,每到做饭时节,炊烟有时不是从烟囱里冉冉升起,而是从石墙的缝隙中蜂涌而出。个别家庭的外墙上,还遗留有“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等特殊年代的政治口号,字体的赭石颜色在长年雨水的冲刷下,顺着墙体往下流淌出长长的“血痕”。还有的门板上画着一个大大的“忠”字,这是人们在那个动荡年代对“伟大领袖”盲目崇拜的遗存。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些极左的政治运动,依然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值得称道的是,尽管村里有些老宅已经老态龙钟,破败不堪,但村民很少对其进行改建,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众多传统建筑能很好地留存下来。

  纵观整个胜坑古村,见不到一户显赫的名门大院,也见不到一处华美的建筑装饰,这么多年来,杜氏家族简朴务实的生活态度,恐怕与其“求实效”“守本分”“讲节俭”的良好家训是密不可分的。看来,杜氏家族在褪去了昔日的辉煌之后,返璞归真,重新又回归了淳朴的田园生活。

  威名显赫相门后

  要提起该村杜氏先祖,那可是名人辈出,人文蔚然,文臣武将,群星闪耀,而最为名声显赫的,恐怕非南宋丞相杜范莫属。

  杜范(1182—1245),字成之,号立斋,是台临杜氏第十二世祖,幼时聪明好学,师从其叔祖、著名学者杜烨和杜知仁。南宋嘉定元年(1208)考中进士,历任金坛县尉、婺州司法参军、户部架阁文字、大理寺司直、军器局监丞。端平二年(1235)十二月,升任监察御史。次年,任秘书监兼崇政殿说书。未几,蒙古军进犯江陵,杜范上书建议沿江统帅兼任江淮制置大使,急调淮西宋军增援江陵。理宗准奏,江陵顺利解围。面对当时襄蜀俱坏、江陵孤危、两淮震恐的局面,杜范忧心如焚,与太学诸生再三弹劾郑清之和李鸣复等人误国,理宗不从。杜范愤然说:“鸣复不去则臣去!”嘉熙元年(1237)元月,杜范返回了故里。

  嘉熙二年冬,朝廷重新起用杜范,任命为江西宁国知州。其时该地大旱,饥情如火,杜范急发太平仓米粟4000斛救济灾民,同时礼请城中富户开仓,使之渡过难关。当年十一月,杜范回京任吏部侍郎兼中书舍人,未几,升兵部尚书,此后又调任礼部尚书、同签枢密院事、同知枢密院事。因不满史嵩之与李鸣复当权,愤然离京而去。理宗闻讯,一面遣人急追,一面命城门不准放行。太学生们闻讯,也纷纷上书要求理宗对杜范加以挽留。

  淳祐四年(1244)十二月,杜范在任右丞相兼枢密使期间,整肃朝纲,选拔贤才,驱逐史嵩之党羽,居功甚伟。理宗亲书“开诚心,布公道,集众思,广忠益”十二字,对杜范进行褒奖。杜范一向以诚待人,时江陵守将孟珙拥兵自重,朝廷也有所忌惮。杜范以诚感之,使其得以听命,并在抵抗元军中发挥重要作用。杜范性格耿直,对理宗纵情声色,任用权奸,崇尚道学,也敢于犯颜直谏。

  淳祐五年(1245)四月,杜范因病去世,终年64岁。理宗悲痛不已,辍朝减膳三日,赠少傅,谥号“清献”。五月归葬,灵车所过,百姓聚祭巷哭。七月,葬于黄岩县西靖化乡黄杜岭(今牌门)。一生著有《古律诗歌》5卷、《杂文》6卷、《奏稿》10卷、《外制》3卷、《经筵讲义》3卷。

  如果从杜范往上追溯六代,台临杜氏六世祖杜衍,曾任宋仁宗朝的宰相,如果再从台临始祖杜羔往上追溯,杜羔之祖杜佑曾在唐德宗、顺宗、宪宗三朝为相。称胜坑杜氏为“威名显赫相门后”,一点也不带吹的。

  杜氏家族在历史上虽多文臣,但也不乏武将,最为著名的当属宋末抗元英雄杜浒。杜浒(?—1279),字贵卿,号梅壑,杜范之侄,少时游侠四方,有以身殉国之志。南宋德祐元年(1270),元兵逼近临安,文天祥起兵勤王。时杜浒任县宰,聚民众4000余人起兵响应。

  次年初,太皇太后谢道清授文天祥为右丞相兼枢密使,赴元营议和。杜浒力陈厉害:“敌虎狼也,入必无还。”文天祥以国事为重,矢志不移。杜浒以宣教郎、兵部架阁文字之职相随。到达北营,文天祥被拘,随从四散,只有杜浒、吕武、李成三人不离。二月二十九日押至京口(今江苏镇江),杜浒向守将刘千户行贿,四人得以逃脱,路上杜浒向樵夫乞食以供天祥。行至板桥又被元兵所执,杜浒买通守兵后再次脱身,雇人抬天祥到高邮,再从长江口沙洲入海至椒江,过黄岩,舍舟陆行到温州,一路历尽艰险。

  同年五月,益王即位,任杜浒为司农卿、广东提举、招讨副使、督府参谋,前往台温两地招兵募财,组织抗元。次年八月,空坑(今江西吉水附近)兵败,文天祥与杜浒退守循州。景炎三年(1278)六月,奉命护海船至崖山(今广东新会县)。当年十二月,文天祥兵败五坡岭。次年二月,张世杰血染崖山,至此宋亡。杜浒被执至五羊城(今广东),在狱中与文天祥最后聚见,数日后卒于狱中。文天祥悲伤不已,作《哭杜贵卿》一诗悼之。

  除了上面提到的杜范、杜浒,杜氏家族在历史上还出过不少名人,有台州首位进士杜垂象,有著名学者杜烨、杜知仁兄弟,有载入《宋史·孝义传》的孝子杜谊,真可谓是人文荟萃,光耀史册。

  巍峨壮丽祖宗祠

  村内原有一座老宗祠,始建于1522年,1821年和1911年进行过两次较大规模的整修。祠堂为四合院结构,清晚期建筑风格,拥有大殿、厢房、门房和戏台。除了戏台,其余皆为两层楼结构,二楼三面通畅,临天井一面建有简易的木栏杆,院子四角各有一座楼梯通向二楼。旧时在祠堂里还办过小学,村里不少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曾在这里上过学。可惜的是,因年代久远,风雨侵蚀,虫蛀蚁咬,近些年坍塌严重,目前原址已改作它用。

  旧祠不存以后,族人们又重建了一座新祠。这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坐落在村子的最东边一个叫王加园的地方。此地青山环绕,绿水潆洄,地势开阔,环境清幽。祠堂建筑群整体坐北朝南,白色的砖墙,青色的筒瓦,高耸的马头墙,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于2007年由杜氏族人筹资兴建,历时两年告竣。宗祠处于建筑群的中间,东边一路之隔为樊川书院,西边相隔一路是杜园。这是三个并不相连的建筑,各自有着不同的功用。

  宗祠是这个建筑群的主体,气势宏大雄伟,拥有大殿5间,左右厢房各6间,门楼7间,以及戏台一座。樊川书院为四合院,两层楼结构,共有13间,是杜氏后裔进行学术交流和研究的场所。“樊川”,是杜氏先祖杜佑在陕西长安城南的居住地,书院以此命名,当有继承先祖遗愿之意。杜园也是合院式结构,两层,9间,正门上方书着醒目的“杜园”二字,是杜氏族人祭祀先祖时休息的地方。从杜园门右挂着的“台州学院艺术学院美术写生基地”的铜牌可以看出,这里同时还是高等学府的活动基地。

  平时,祠堂的正门是紧闭着的,人们只能从右边的侧门进出。肃立在祠堂前宽敞的广场上,雄壮的石狮,威武的门神,高悬的匾额,不由让人产生敬畏感。迈进院内,让人惊讶的是整个建筑的繁复和富丽堂皇。迎面是五开间的大殿,这是这座院落的主体建筑,因此也最为壮观。整个大殿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气宇轩昂。大殿中间一排排的廊柱高大粗壮,尤其是正中的两根柱子,装饰有腾飞的金龙和缠绕的祥云,非常华美。屋脊上灰塑的戏珠双龙,张牙舞爪,怒目相向,神情生动,形态逼真。大殿的廊檐设计成券顶状,彩绘有各种传说故事、神话人物和山水花草,内容多样,绚烂多姿。

  大殿正中的后壁,是一个巨大的神龛,镶嵌有“杜氏谱牒寻根考源图”,供奉着杜氏列祖列宗的神位。两旁的柱子上挂有一副楹联,上联是:“春祀秋祭遵万古圣贤礼乐”,下联是:“左昭右穆序一家世代源流”。高高的横梁上,悬挂有“名贤世泽”“开济有唐”“理学名贤”“丹心铁骨”等黑底金字的匾额。相传其中的“开济有唐”,为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母亲杜氏的笔迹。周边的墙上,则挂着杜赫、杜佑、杜羔、杜范等历代名人的画像和简介。肃穆的氛围,辉煌的史迹,不由得让人对杜氏一族肃然起敬。

  院子左右各有厢房6间,上下两层楼结构,底层不加间隔,也不设门窗,明亮通透,与大殿、门房连接形成了回廊。厢房的板壁、屋柱、横梁,全都刷成棕黑色,虽然并无过多装饰,却也显得庄严肃穆。

  院子的南面,隔着天井,正对着大殿的是一座戏台。宗祠的戏台主要是用来娱乐神灵的,装饰得十分考究。戏台前两个高高翘起的檐角,斜斜地刺向蓝天,气势不凡。藻井、斗拱、梁枋,不留一点儿空白,都被密密地画上了各种彩绘,富丽无比。台前的两根柱子上也挂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当代岂无前代事”,下联是:“座中常有剧中人”。围绕大殿、厢房、门楼一圈的柱子上,挂满出自名家手笔的楹联。这一圈金光闪射的黑底金字的楹联,除了增添建筑的气势之外,更给人一种走进书法长廊的感觉。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