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教育
字号:    [打印]

泥土芬芳

作者:台州中学高三(7)班 项冀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9年07月29日

  淙淙流淌的小溪,习习吹来的山风……老家的乡村风景不止一次地从我的记忆木箱中溢出,就像是岑寂多时的古刹钟,在我的脑海里悠悠回荡。老家,那个生我、陪我度过童年的地方,继那次离别后不知不觉竟已过了十数载。可不知,那一捧故乡的泥土,是否芬芳依旧?

  村头走到村尾,或许不过20分钟。村子里没有青石板铺就的小路,更没有让人感到隔阂的水泥地。满地都是棕红的泥土,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青草香。夏天一场暴雨过后,泥土变得松软粘腻,像一大团棉花。一个脚印下去就会有一大团泥迅速裹住你的脚趾。轻轻抬起,它会偎依在脚板上,很是凉爽。孩子们总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大迈着步子冲向村边的溪塘,水坑的雨水被急促的脚步踩踏飞溅得老高,欢声笑语在狭小的村道上久久不散。

  泥土,这个中国人永远无法忘却的情结,在老一辈人身上得到更深刻的体现。我依稀还记得,村里每年都会有一场隆重的拜土地爷的仪式,大人们总是会布置几张大圆桌,在上面分别放置祭品、水果,以及各种糖与饼。小孩子自然无法领会大人们叩首祈祷的用意,更不会晓得来年丰收与他们之间的关系。相反的,我们则无法理解大人们将平凡的、四处可见的,甚至因为软塌而无法塑为我们泥人的东西奉若神祗。轩昂的锣鼓、腾飞的烟花将我们的窃窃私语掩盖。我们将手不间断地伸向桌上偷摸食物,悄悄地看着桌布后大人严肃而认真的神情,被他们的模样逗笑得花枝乱颤。直到我们中的一个小伙伴,一下激动而失手打翻掉瓜果盘子,一颗颗果子落地滚动的声音让沉浸在快乐的我们霎时愣住。嘴巴咬着未吃完的饼子与瓜果拔腿就跑,身后的大伯大娘提着扫帚紧追着我们不放。遍布红纸的泥路上,留下了点点我们兴奋却又紧张的汗滴。

  后来,稍微长大一些,我开始学会用挡板在自家院子里围出一方空地。铺上厚实的棕土,轻轻地将一棵小树的根深入,再倒上一层浅浅的风沙;在桌前摆上一小盆花,书看得累了,抬起头便是用目光与一份美丽撞个满怀。

  在星空满天的夏夜里,我喜欢和长辈到田野的田垄上去走一走。那踏实的田垄上,就像父亲的宽厚的肩膀。我可以倾听清风吹拂着麦田飒飒的声响,欣赏它们在风中肆意轻摇;我也可以感受到清风徐来就像淡淡的吻接触我的肌肤。听着老一辈人那一段遥远的历史,感受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难人生。直到明月高高地挂在山头上,我们才依依不舍地与田野作别。

  有人说,岁月是把无情的镰刀。因为我们无法阻挡它在人们脸上所刻出的深厚皱纹,如同田垄那般纵横交错。就在不知不觉的时光中,我的小树,不知何时已在院内长到我的高度了;我的花,也挟着泥土的芳香依在桌旁绽放数载。

  当我再次站在田野的面前,企图再一次眺望那一片绿色的麦浪,田间野草已经蹿到我的腰间,稻苗不留一丝痕迹。远些的土地被翻新种上的一棵又一棵树木,此刻也成了一片树林。可惜的是,当我再度抬头,村子里缓缓飘动炊烟如今的我却是无处寻觅了。

  又是一年夏季,一场暴雨过后,我望着此刻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通达四方的柏油马路。却不知何时,才能重新踏上那一条泥土芬芳的故乡小道。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