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新闻 >> 临海新闻
字号:    [打印]

半生岁月过 一番天地新

——记市民项仁统那些年住过的房子

作者:金晓欣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9年09月12日

  每天晚饭后的散步,是67岁的大洋街道泾头项社区“老土著”项仁统多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路上听到的话题,和这座城市一样时刻在变化,却又永远保持新鲜。楼盘、地段、房价,这是他听到最多的词。半生岁月过,一番天地新。霓光掠影下的高楼大厦和记忆中的低矮平房大相径庭。

  回字形的四合院、稻草充当窗纸的窗户、一发大水就遭殃的房间……这是项仁统少年时期所住的“老屋”。100平方米的小院子里住了4户人家,朝南的正屋和堂前半边是他们一家所有的居住面积。榫卯结构的木制建筑通风透气,夏天凉爽,冬天却冷得吓人。雪子透过缝隙纷纷扬扬地落在床前,晚上睡觉躺在几床被子里,却还得穿着双层的夹袄,上面严严实实地压着蓑衣。正屋用木板隔成了两个小房间,项仁统一家四口就这样局促地挤着生活,直到项仁统18岁那年。

  “讨老婆,先看屋”。在当时,这是大环境下约定俗成的婚姻前提。1971年,同村的婶子给18岁的项仁统介绍了一个对象,父亲和爷爷赶紧给他准备婚房。集体经济那会儿物资匮乏,怀揣着借来的几百元钱,父亲特意跑到了白水洋的集市上买来盖房子用的大椽和木料。经过半个来月的辛苦,一间40平方米的小房紧挨着正屋落成,随之敲定的是项仁统和郑美秋的婚事。“人家都说‘筑巢引凤’,我这间屋就是为你盖的。”一直到现在,项仁统还会拿这件事打趣老伴儿。在上世纪70年代的泾头项村里,像项家这样的老屋和新屋不在少数。

  3年过去了,当初盖婚房欠下的几百元钱终于还清了。1980年,项仁统拿着500元的退伍费回到了家乡,盖了一间20多平方米的猪栏房,养了一头猪,还请木匠师傅做了几件家具。同年,他进入临海城东机筛厂担任会计,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时光飞逝,两个孩子陆续出生,一间住房已不能满足一家人的居住需求。项仁统东拼西凑借了4000多元钱,总共花了8000元盖了一幢80平方米的2层小楼。窗明几净,粉皮墙干净整洁、绣有花纹的窗帘为生活增添了几分精致,住进崭新的房子,项仁统直呼“滋味不一样了”。

  “原来的老屋,风大的时候我都能听到榫头摩擦的‘咯吱’声,我们吃饭睡觉都在一楼,有时睡得正香,冷不丁一只臭虫掉在脸上,吓人一跳。窗户拿稻草塞着,阳光和雨雪都能透过缝隙进来,别提多难熬了。现在不一样了,雨打不着,日头晒不着,家里浇了水泥地、刷了粉皮墙,干干净净的。”郑美秋告诉记者,这一年村里又兴起了第二波“建房潮”。水泥、钢筋也在此时取代蜃灰,当年最流行的房屋“黏合剂”,用它们建的房子别提多牢固了。看看邻居们,2层小平房一幢接着一幢拔地而起,泾头项村盖房盖出了名气,成了当时远近闻名的“示范新农村”,一时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参观。

  1989年,孩子们小学即将毕业,让每个孩子都有独立房间迫在眉睫。虽说分田到户了,谷仓里的粮食堆得满满的,但家家户户的钱都还“紧巴巴”的。那一年,正值物价最高,水泥直线涨到了每吨500元。夫妻俩一合计,硬是咬着牙借了4万元,在东大河边买了60平方米的地基,盖起了村里第一幢4层楼。每层3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都用木板吊了顶,给粉皮墙上了漆,铺上了光滑的木地板,还成了村子里第一幢自带卫生间的房子。

  “房间多了,东西也不愁没地方放了,原来一直吵着没房间的女儿现在一个人住一整层了。老家有亲戚进城打工,也能上我们家来住。”项仁统开玩笑说,虽然盖了新房,但背了很多债,家里的经济是“一夕回到了解放前”。夫妻俩工资每月加一起不过200元,4万元的外债他们用了六七年才还清。为了还钱,他们将原来的2层楼租了出去,妻子没日没夜地在车间赶活,家里连买条带鱼都得想上一会儿。而此时,一股“进城买房热”正逐渐兴起。

  1997年,厂里盖5层的集资房,项仁统出资9万元,分得一套160平方米的套房。这是他们住过时间最短的一套房。2005年,夫妻俩将它当作给女儿的嫁妆,这在当时也是村里的“头一份”,曾被当作新鲜事议论了很久。

  最后一次与房子有关的故事发生在2002年。彼时,花街等地许多高层民房拔地而起,一条条主要道路基本贯通,城市框架已然拉开。项仁统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在张洋路买了3间地基盖了5层楼。这次盖房,不再是为了自家居住,更多的是长久的投资。50多万元的成本,有30多万元是借的。为了更美好的生活,一家四口充满了动力,一齐拼命赚钱还债。4年一晃而过,当初欠下的盖房钱终于还清。项仁统迈入了退休队伍,他将一楼出租给人家作店面,一年收入万把块不成问题。和其他“老土著”一样,收租成了项仁统晚年生活里最主要的事情。

  “发展太快了。我盖2层楼的时候就和朋友说这辈子满足了,以后再也不想房子的事了,谁能想到后来一次又一次地盖房,更想不到会带来这么好的生活。”临海县成了临海市,各处房子倒了又盖起来,让项仁统感慨万千。

  房子,是中国人对于家的具象体现,更是岁月里永不磨灭的根基。每一处住房的小小变迁,都深藏着各家冷暖与人间喜怒,最终汇聚成城市的蜕变和历史的更迭。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