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临海专题 >> 灵江评论 >> 言论
字号:    [打印]

千年传廉迹 古城有清风

作者:黄 远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9年11月04日

  台州,位于浙江中部沿海,负山面海,山水秀奇。喻长霖在其所著的《民国台州府志》中提到:“台州地僻东南弹丸之地,然常异才突起,群贤多能立光明俊伟事业以惊动人世,他郡莫之若先。”临海自唐代以来,一直为台州府治,人文亦昌盛斐然。尽管朝代更迭,但总有一批批鸿儒豪杰于当时名扬华夏。

  俗话说“滚滚长江东逝水”,任何丰功伟绩也敌不过历史的洪流。然他们中的有些人却因廉迹为当地人民所铭记,他们的事迹没有如璀璨的流星一划而过。明朝名相徐阶有云:“台(州)俗多俭质,其士多廉节,其俗有以成之也”。他们不仅自己“守法度,惜名器”,勤勉为官,清廉为政,而且使社会“相沿成习”,蔚成风气,从而在百姓口中口口传颂,以受崇仰。

  廉是安贫守节的高尚情操

  北宋徽宗整合年间,平江府一处豪宅里哀乐声声,凭吊者往来如鲫。原来该宅主人为六贼之一的朱勔。当时大宋皇帝为宋徽宗,也就是为金国俘虏,史称“靖康耻”的昏庸皇帝。宋徽宗喜爱书面,其瘦金体举世无双,但从管理国家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而这朱勔投其所好,向宋徽宗敬献了奇花异石。宋徽宗大喜,于是设立了苏州应奉局,专门来运送奇花异石,朱勔也青云直上。与朱宅相隔不远的有一处府学馆,一名先生依然如常教授学生。一名学生建议老师也去拜访。先生正色回道:“祸国殃民之辈,我决不与交。”

  原来该先生为陈公辅,浙江临海人,字国佐,号定庵居士。因太学上舍考试拔了头筹,被直接授予平江府教授,后担任谏官。对于如日中天的朱勔,其不仅不依附,而且多次上书弹劾,使朱勔搜刮百姓、鱼肉乡民的罪行为圣上知,终于促成了朱勔最后的灭亡。后来为避免可以弹劾大臣,又可以向皇上建言献策的台谏一职为奸相蔡京所掌握,其又向皇帝谏言:“愿择人臣中朴茂纯直,能安贫守节,不附权倖,慷慨论事者,列之台谏,则所任得人,礼义廉耻稍稍振起,敌国闻之,岂不畏服哉!”陈公辅忠言刚直,其对朱勔等贪官的谏言并不是一种政治投机,借此攫取利益。其安贫守节,实为国家谋利益。《四朝名臣言行录》对其清贫晚年的描述亦可印证:“训家以俭素,不问产业。属纩之日,几不能具后事。”

  廉是严以用权的自觉约束

  嘉靖年间,奸相严嵩斗倒了不结党营私,不拉帮结派的内阁首辅夏言后,贪污受贿、结党营私无度,罪行罄竹难书。1522年,明代第一硬汉兵部员外郎杨继盛死劾严嵩,痛陈其十大罪状,但奏疏中“愿陛下听臣之言,察嵩之奸,或召问裕、景二王”一句,被严党利用,理解为裕王指使杨继盛,借攻击严嵩之名逼宫犯上,而挨了一百梃杖。杨继盛的死谏引起了部分正义感未灭的大臣的愤怒,上书要求释放杨继盛,其中就有秦鸣雷。上书即意味着得罪权相严嵩,这倒符合秦鸣雷的做派。

  秦鸣雷,字子豫,号华峰,浙江临海人。嘉靖二十三年进士第一。其入朝为官时,正逢严嵩乱政时期,在对异己不断打压的情况下,他仍不投其门下,更不跑官,一身傲骨正气。其晚年所写的“瘦尽秋容容傲骨,函多霜意对寒天”正是当时其心志的写照。于是其虽贵为状元,却不得重用,“严嵩当国,遭忌栖迟”。后来,名相徐阶看重他廉洁勤政,有正气傲骨,遂不断提拔秦鸣雷,逐渐升至礼部右侍郎、左侍郎。秦鸣雷在担任要职期间,严以用权,廉洁自守,不兴土木工程来捞取油水、拿回扣贪污发财。长陵神道上桥圯坏了,他认为不需要重建,只需简要修缮,遂一边请旨缓行,一边机智地以“岁行不利”让一心求道的嘉靖皇上打消重建念头。秦鸣雷还洁身自好,对因官员荣升而送礼祝贺的陋习嗤之以鼻,认为其给贪婪者提供了腐败的机会,故其从不收受礼金。

  廉是勤政为民的初心不忘

  明嘉靖年间,有“天府之国”之称的成都忽然发生一件简单的纠纷,但奇怪的是在繁忙的春耕时节,众多乡亲放下手里繁杂的农活聚集到府衙门外,静待案子的审判结果。原来,该纠纷很简单,两位老农的耕牛打了架,没想到却一死一伤;但这个案子又并不简单,因为成都平原虽然富庶,但耕牛为一户人家重要的生产工具,如何划分责任已经够让人头疼,若要一户人家赔偿另一家损失,更是难上加难。双方到了府衙后,仍是又吵又嚷,谁也说服不了谁。知府大人让其肃静并耐心听取案情后,只见他对双方说了几句话,双方沉默一阵后,握手和解。那知府大人到底说了何话,能够效果顿显,定纷止争,破解了多年未解决的难题呢?原来,他说的是“两牛相争,一死一伤,死的共着吃,活的共着耕。”

  这对这位知府大人来说,其实是小菜一碟。看看他是何许人也,就无足为奇了。何宽,字汝肃,号宜山,浙江临海城关人。嘉靖二十九年得中进士后,历任观政兵曹、南京刑部湖广司主事、浙江司员外郎、广东司郎中等职。在成都任知府前,刚由刑部郎中转任,善于断案,判案公正,多年的老吏都难以望其项背,其“宅心平恕,听讼明慎,曲当情法”也为朝中上下所知。他曾说,朝廷制定法律,设置法吏员,就是让我们来平息民众的纷争,如果我们办案有违于法,就是毁坏其职。他还勤政有加,每到任一个地方,争取做到“剖决立尽”。

  除了明决善断外,何宽还是打击虚假诉讼的先驱。一日,有两名路人为遗金发生争执闹至府衙,何宽观其相貌(一个满脸横肉,一人贼眉鼠眼),疑其来历(双方各执一词,银两如何得来表述不一),问其出处(两人祖上数代非商非官),并结合邻郡库银被盗的情况,断定其名为遗金,实为分赃不均,引发讼争,经审讯后,果然是盗贼,而且供述出同伙十余人。

  除了上述几名清官外,临海还有因本人和子孙居官清廉,百姓送“万民伞”,并留存“十伞巷”的王宗沐,有着“台州式硬气”,品行端正,居处被家乡父老命名为“二元巷”的陈璲等数十名清官。临海素有“小邹鲁”和“文化之邦”的美誉,在这些清官廉迹的照耀下,千年古城巍然屹立,清风徐徐。“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正衣冠”,我们是否也应从繁忙的卷牍中抽身出来,养养廉心,正正廉衣,再“日夜兼程,整装待发”呢?!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3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