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临海专题 >> 大爱临海 温暖之城 >> 冯玲玲
字号:    [打印]

玲玲的难题,该怎么解?

作者:胡慧红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6年09月16日

目前只有爸爸,是她可以沟通的对象。面对以后的人生道路,玲玲很苦恼。胡慧红摄

    去年12月21日,本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这个女孩,她叫冯玲玲》的新闻,讲述了涌泉小炉头村16岁女孩冯玲玲的不幸遭遇:她由于患先天性椎管闭合不全,随着年岁的渐长,脑脊液从椎管中不停渗出,最终在背部腰上形成一个排球大小的肿块、已经烂了的脓疮。
    这个女孩,背负着肿块和脓疮,不能站立,不能翻身,甚至下半身已经失去知觉。严重到什么样的程度呢?曾有一个夏天,半夜里,一只老鼠将这个女孩的一个脚趾头咬掉,她竟然毫无知觉,直到第二天醒来,看到那一滩血迹才明白发生什么事。
    就是这样一个女孩,从懂事起,从床上爬到地上,从二楼卧室爬到一楼厨房,然后,依靠小板凳支撑,切菜、洗碗,或者洗衣服。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她一样也没落下。
    这个女孩,家中除了爸妈,还有两个妹妹,全家五口人,全靠将近60岁的老父亲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养活,此外,别无其他收入。
    就在这样的条件和环境下,这个女孩,通过漫画书和电视机,学会了基本的认字和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即便没有上过一天学。
    你还记得这个女孩吗?

在地上爬了16年的女孩,可以坐了
    去年底,因感冒引发背部脓疮感染,冯玲玲被送到台州医院治疗,医生说很危险,要赶紧手术切除脓疮肿块,可是玲玲家里拿不出手术的费用,懂事的玲玲哭着跟爸爸冯桂信说:“爸爸,我们不治了,我们回家吧。”
    玲玲跟爸爸的感情最好,因为是爸爸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心疼她。
    后来,好心的医生和媒体将玲玲的情况告知社会大众,善款纷纷而来,玲玲也从台州医院转至省儿童医院,进行手术治疗。经过前后共5个月的治疗,玲玲后背的肿块成功切除,而闭合不全的椎管也通过手术修复,彻底清除了病源。
    在地上爬了16年,玲玲终于可以坐起来。而后,好心人又为她专门定制了一款电动轮椅,只要按动按钮,控制掌握方向的扶手,玲玲就可以坐在电动轮椅上四处转动。
    这简直是奇迹!玲玲也从未有过这样的奢望。
    而好心人捐助的40万元善款,除去医药费,还剩下一半左右,除了购置必备的生活必需品,5万元保管在玲玲自己的账户,用作近几年的后续治疗和生活费用;剩余的12.5万元,以玲玲的名义捐赠给恩泽医疗救治基金,让爱心继续传递下去。

“每天感觉很无聊,我不想这样”
    对玲玲身体上的关心,至此告一段落。然而,对她心灵上的关怀以及基本的生存技能教育,却成为接下来摆在大伙面前的一个难题。
    她才17岁,聪明,懂事,长得又清秀干净,她还有很长、很长的人生道路要走。可是,这条人生之路,玲玲到底要怎么走下去呢?
    上天给玲玲关上了一扇窗,必然也为她打开了另一扇窗,那么,玲玲的这扇人生之窗,又在哪里?如何去开启?
    今年5月5日,玲玲的治疗过程告一段落,出院回家。如今,已经在家待了4个月的玲玲怎么样了?她的现状如何?她有什么样的想法?9月6日,记者来到玲玲在涌泉小炉头村的家,了解详情。
    来到玲玲二楼的卧室,只见一切干干净净,玲玲的精神也很不错。相比去年因感冒住院体重降至约35公斤的她,现在的她看起来白白胖胖。“有50多公斤了。”她指着自己说。
    我们来的时候,玲玲正在看电视。她说,这几个月来,她主要就是看电视,现在的家务活,爸爸也很少让她做,“每天感觉很无聊,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兴趣在哪里?”对此,玲玲很苦恼。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状态,她不愿意自己一辈子就这样度过。可是,她能做什么呢?

“我不想拖累爸爸,可是不知道怎么办”
    “你有没有想过看书、学习,自学写文章?”记者问。
    “我不知道该看什么书,原先看穿越小说,现在觉得这种小说不太现实,太虚幻。”玲玲说。
    在她的床尾,有一个纸箱子,里面装着大家送过来的书,记者打开看了下,是一些经典文学著作,随便拿出一本萧红的文集,翻看其中一页,有一段诗歌。玲玲将书捧在手里,很自然地就朗诵起来,咬字清晰,吐词流畅,还有停顿感,怎么听都不像是从没上过一天学的人的水平。
    “可是,我不会拼音,不会写字,我只能认字。我不知道怎么去学习,也不知道从何入手?”玲玲一脸的茫然,“或者我可以学一点手工活,能帮助爸爸减轻负担,爸爸实在太累了。”
    玲玲想学东西,可是,她全然不懂外面的世界,她没有朋友,没人跟她沟通,她仅有的沟通对象,就是爸爸,“也就是简单的日常对话,比如爸爸问我饭吃了吗?问我今天感觉怎么样?”玲玲的世界,太简单了。
    除了电视,玲玲有一个手机——因为实在太无聊了,爸爸给她买了一部500元的手机,可以聊QQ,QQ是玲玲与外界交流的唯一方式,“QQ的朋友,都是打游戏的朋友。”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想一直这样下去。”玲玲说。
    玲玲的爸爸快60岁了,现在玲玲上下楼,都得由爸爸抱着,可是,总有一天,爸爸会抱不动。玲玲不可能一辈子依靠爸爸,“我想自己照顾自己,我不想拖累爸爸。”
    玲玲的难题,该怎么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3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